• 第二十五章 你知道孤独吗(三)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3980字

    “洺”酒吧。金守恩走进酒吧里的时候,酒吧里依然人声鼎沸,那股汗臭味和香水味混合在一起的古怪气味比先前更浓烈了,似乎是在这个密闭闷热的空间里发酵了。金守恩捂住了鼻子向里面张望,然后就看见了那个趴在吧台上的身影。

    “你来了啊。”徐明双颊红红的望着守恩。

    “你怎么搞的,涂胭脂了?”金守恩没好气的瞥了徐明一眼。

    “这不陪着夏辰多喝了几杯嘛。”

    “走吧。”金守恩说着就走到了林夏辰身边,然后拉过她的一条胳膊想要把她架起来,结果他整个人却差点向前面栽了下去,徐明立刻跑上去扶住了夏辰。金守恩偷偷瞄了一眼徐明的表情,然后清了清嗓子,理了一下领带,“这家伙怎么这么重啊。”

    “哎呀算了吧,金部长,你从来不锻炼,体力不好就直说呗。”徐明笑着看了一眼金守恩,“你看我把夏辰扶得多稳。”

    “谁说我体力不好的?总比你这个涂胭脂的花姑娘有力气。”金守恩看了徐明一眼,然后就把林夏辰拉到了怀里,结果脚下又踉跄了两步,“嘶,我这双皮鞋是不是买小了?”说着,金守恩就扶着林夏辰一步一步颤巍巍地朝门口走去。

    “金部长!”徐明笑着在后面大叫了一声,一只手还翘起了兰花指,“等等花姑娘嘛!”

    到了酒吧门口,金守恩让徐明先扶住了夏辰,然后蹲下去,“来来,你让她趴我背上,我背她。”

    “哎呦,金部长,”徐明笑得牙龈都露了出来,他用他的兰花指轻轻点了一下金守恩,“今天倒是有点做老公的样子嘛。”

    “你别在这儿发神经了,快点。”

    “讨厌。”徐明妩媚地白了守恩一眼,然后就走过去把夏辰的手搭在了守恩的肩上,让她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背上。“好了,起来吧。”徐明退到了一边去。

    金守恩拉住了夏辰的胳膊,刚抬起上半身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又蹲了下去。

    “干啥呀,还不走?”徐明盯着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金守恩。

    “嘶。”金守恩一只手撑住了腰。

    “闪着腰啦?”徐明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我就说金部长你不行,”徐明走过去作势要拉过夏辰的手,“还是我来吧。”

    “闪开闪开。”金守恩像个孩子似的把徐明的手拍开,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慢慢把腰直了起来,托住了夏辰的两条腿开始慢慢朝前走了起来。“你还不回家?”金守恩瞥了一眼跟在他身边的徐明。

    “还不是担心你。”徐明朝着守恩抛了个媚眼。

    “切,”金守恩转过头看着前面的路,“你家老婆要吃醋了。”

    “哎呦,金部长你好坏坏呀。”徐明在一旁用小拳头敲着守恩的肩膀。

    “哎呀好恶心啊。”金守恩加快了步伐把徐明甩在了后面。

    “嗯……”冬日深夜的风就像是一双冰凉的大手一样拍了拍夏辰的脸颊,夏辰微微把眼睛睁开了,脸颊上的红晕却依然没有丝毫消褪的迹象。

    因为加快了步伐的缘故,金守恩的腰又开始痛了起来,他便停下了步子,然后慢慢把腰弯了下去。“啊啊啊!”当守恩刚刚把腰弯下去的时候,头上的两只手却紧紧地揪住了他的头发,硬是在他头上揪出了两个羊角辫,弯下去的腰又被拉得直了起来。

    “为什么要把结婚戒指丢掉啊!”林夏辰脑袋晃晃悠悠地说着,一张口浓郁的酒精气味就把金守恩熏得晕晕乎乎了。

    “啊啊啊!很痛啊,松开……”金守恩又开始像孩子一样轻轻拍打着夏辰紧握的小手。林夏辰好像是听懂了什么一样,手慢慢松开了一些,然后头埋在了守恩的脖颈间,好像又睡了过去。

    “呼。”金守恩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慢慢把腰弯了下去。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要把戒指丢掉啊!”林夏辰的两只手又突然用力扯起了金守恩的头发。

    “啊啊啊!”金守恩的腰又跟着直了起来,“放手啊林夏辰!痛啊!”

    然后夏辰又好像是听懂了一样把手慢慢松开,金守恩又叹了一口气慢慢把腰弯了下去,然后又听到金守恩的惨叫,腰又直直地挺了起来,就这样反反复复了五六次,直到被甩在后面的徐明追了上来。

    “啊啊啊!救我啊!”金守恩的脸都涨红了,刚刚弯下去的腰又直了起来。

    徐明看到金守恩一会儿弯腰一会儿又直起的模样,就把两只手往后一背,然后在他周围绕了一圈,弯着腰仔细打量了金守恩一遍,最后一脸深沉地走到了金守恩面前,“金守恩你干嘛呢?晚上吃多了要这样消食啊?”

    “不是啊!白痴!手!”金守恩的眼睛向着背上的林夏辰瞥了瞥,“林夏辰的手啊!”

    徐明这才把视线慢慢上移到金守恩的头顶,结果就看到了两个高高翘起的羊角辫,然后就开始转身往前面跑。

    “喂!徐明你去哪里啊!喂!”金守恩刚刚想要跟上去,结果脑袋上的那双手又开始发力,“啊啊啊!”,金守恩又被拉回了原地。“徐明!你不能那么不讲义气!”

    “我去前面店里给你买两个蝴蝶结!让夏辰给你抓着多累啊,也不懂体谅人。”徐明转过身,装作生气的模样,两手叉腰。

    “喂,不是这样的……啊啊啊!”

    “哎呦不用解释啦,我懂的,谁没点特殊癖好。”徐明对着金守恩露出了一种好像已经看穿了一切的笑容。

    “不是……啊啊啊!”

    “喂!”突然一旁民房里二楼的一扇阳台门被拉了开来,一个穿着宽松的睡衣也难以掩盖腰间一层一层叠起的肥肉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半夜了大喊大叫什么啊!”那女人的声音粗哑得像个男人,两手叉腰,两只眼睛像是青蛙一样瞪得滚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金守恩抱歉地向那女人点点头,然后扭过头轻声对林夏辰说:“听见没有,被骂……啊啊啊!”

    “你!”楼上的女人伸出她那像是腊肠一样的手指指着金守恩,被脂肪塞满的眼皮好像快要把两颗眼珠从眼眶里给压出来了。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金守恩朝着女人微微鞠了两躬,然后扭过头就看到林夏辰又在摩拳擦掌。

    “等等等等等!”金守恩的声音都有点发颤。

    “所以你,”林夏辰的两只手又抓到了金守恩的脸上去,然后两只手把金守恩的脸颊拉了开来,金守恩的整张脸就像是电脑桌面的背景图选择了“拉伸铺满桌面”以后的效果一样。“为什么把结婚戒指给扔了?!”林夏辰说完又打了一个嗝,努力撑起的眼皮又开始往下垂,然后又撑起,又下垂,脸颊依然红红的,小嘴还微微撅了起来。金守恩看着这样的林夏辰,嘴角忽然慢慢扬了起来,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到。现在的夏辰,就像是小时候一样,他还记得每次自己要是做了什么让夏辰不开心的事情,夏辰都会像这样对他发脾气。“呼”,林夏辰突然对着金守恩的脸长长吐了一口酒气,嘴唇还跟着颤动着,唾沫星子都喷到了金守恩的脸上。“啊,真是的,脏死了。”金守恩用手在面前挥了挥。

    “你才……”话还没有说完,林夏辰的脑袋终于“啪”地砸在了金守恩的背上,本来捏着守恩脸的手也慢慢放松,然后滑落到金守恩的肩头。金守恩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声,然后就准备扭过头,结果一瞥就看到了夏辰手上那道红褐色的疤痕,他微微把眉毛皱了起来。

    “喂!金守恩!”徐明从饰品店里走了出来,然后朝着金守恩挥了挥手,“你喜欢红色的蝴蝶结还是粉色的呢?要不要两种颜色都来一对?”

    “神经病。”

    林家。林勋从那辆黑色的跑车里下来,“啪”,他把车门关上,然后朝着那栋笼罩在深蓝黑色雾气中的白色别墅走了过去,客厅的窗户里透出幽幽的暗黄色的灯光。他用钥匙打开了门,屋子里很暗,只有餐桌顶上的天花板那里的一圈装饰灯亮着,而那装饰灯的灯光在触及到餐桌之前就已经被屋子里的黑暗给吸光了。

    “嗯……”门旁的沙发上忽然传来响声,林勋一个激灵,整个人往后一靠,结果就撞到了墙上的开关。“啪”,整个客厅一瞬间就好像是变魔法一样呈现了出来。

    “把灯关掉。”躺在沙发上的夏睿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林勋看了看桌子上,大大小小四个空酒瓶。

    “你真的是疯了。”林勋的声音仿佛一进到这个家里就会变得阴冷起来。

    “把灯关掉!”夏睿的眼睛依然紧紧闭着,但是一只手摸到了桌上的空酒瓶,她抓起来就朝着林勋的方向掷了过去。

    “啪”,林勋朝旁边一晃,那个酒瓶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上,那些晶莹的玻璃渣从地上弹起,溅到林勋的裤脚管上,然后又落回地上。“疯子!”林勋压低了声音闷吼了一声,转身打开门就准备离开。

    “怎么?现在就要走了?”夏睿又勾出了平日里那种让人听着耳膜都会打颤的尖锐的声音。林勋却停下了脚步。“你是不是觉得你爸爸现在要和我离婚了,你也已经和守恩结婚了,所以你就可以不管我了是不是?没良心的东西!”夏睿想努力撑起眼皮却怎么都不行。“以前我每次喝醉的时候,你不是都会给我倒杯水的吗?怎么,现在嫌我烦了?你也想甩了我是不是?”夏睿缓缓抬起一只手,然后伸出一只手指指着林勋。

    林勋没有说话,他轻轻地把门合上了。

    “给我水啊!”夏睿拍着沙发上的靠枕忽然大声喊了起来。林勋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走到厨房里倒了一杯温水出来。

    “起来。”林勋把躺在沙发上的夏睿扶了起来,夏睿整个人软绵绵地靠在了林勋的肩上。林勋皱了一下眉头,他本来想伸手把她推开,但是最后却没有。“喝点水。”林勋端起水杯凑到了夏睿的嘴边,夏睿轻轻抿了一下,然后就再也不肯张口了。林勋把水杯放下,然后就听到身边的人轻轻啜泣的声音,林勋愣了一下。

    “夏辰,你爸爸要和我离婚了。”夏睿的声音抖得厉害,以至于林勋感觉她整个人都在颤着。“夏辰,你爸爸真的要和我离婚了。你爸爸真的要和我离婚了。”夏睿把头埋在了林勋的怀里呜咽了起来。

    夏睿哭了一阵子,突然停了下来。“拍拍我的背吧,以前每次我哭的时候,你不是都会拍我的背吗?”她的声音里带着很浓重的鼻音。

    林勋抬起手,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落在了夏睿的背上,一下一下轻轻地。

    “你小的时候不是总问我吗?”夏睿吸了吸鼻子,“你问我为什么不和你爸爸离婚。”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夏睿的声音又开始发颤,她喘了两口气,然后接着说:“但是其实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你在问我的时候也没有真的想过让我和你爸爸离婚的对吧。因为很爱,所以不想离开。因为感觉还有希望,所以还是想要抓住不放手。你就算是每次被你爸爸无视,被你爸爸打,被你爸爸恶语相向,其实心里还是很爱他的吧,其实你还是在等一天吧,等一天突然你爸爸拉起你的手,突然你爸爸拍拍你的头,突然你爸爸对你很温柔。所以,其实我也是一样的。”夏睿说完之后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安静了下来,林勋感觉到压在自己怀里的重量变重了,他知道,她睡着了。但是他还是在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轻轻地。

    我大概是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