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你对我有太多偏见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3338字

    医院。金父正安静地坐在床上朝着靠走廊这一侧的窗子望着,他的头发依然是干净利落的二八分,发胶让他的每一根头发都规规整整地落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这是金母每天早上必修的功课,也只有这样,金父才肯乖乖地吃早饭。然而即便是和以前同样的发型,很多前来探望金父的人第一眼还是没有认出他来,因为他的脸变形得严重,嘴里还不时流着口水,一直支支吾吾地想讲话,但是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的手脚也很不利索,但是却又不肯让别人替他做,宁可让别人搀着他扶着他也要自己亲手完成。他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只有当家人来看他的时候,他会才睁开眼睛,然后安安静静地听他们讲会儿话。现在的他似乎有些着急,这自然是难以从他的表情上看出来,但是他有些发黄的眼珠里闪闪烁烁的光芒泄露了这个讯息。

    “爸。”推开病房的门,林夏辰走了进来。她是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的,金父并没有透过窗子看见她,所以听到夏辰的声音的时候眼睛都瞪大了。

    夏辰笑着走了过去,然后把保温桶从包里拿了出来,“爸,你一定饿坏了吧,今天妈煲了山药母鸡粥,还给你熬了羊汤,正好暖暖身子。”夏辰把盖子旋开,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勺粥递到金父面前。金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身子向后缩了缩。夏辰看到金父这样又开始笑了起来,“我知道,爸您一定是想问我妈去哪里了。妈今天太累了,我让她在家里休息一天,她明天就来看你了,今天就让我先来照顾你吧。”说着,夏辰又把勺子凑近了金父的嘴边,但是金父依然缩着身子,嘴角的口水落到了夏辰的手上。夏辰也没有说什么,放下保温桶,拿了张纸巾擦了擦然后继续喂金父。

    “爸,您就吃一口。”夏辰把勺子伸过去,金父的手哆哆嗦嗦地把它推开。“爸,就一口。”夏辰又把勺子伸了过去,金父的口水又滑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她也没时间擦,那勺子又被金父给推了回来。就这样大概推了五六次的样子,突然“咣”的一声,金父身子朝着夏辰一斜,把她手上的保温桶打翻了,里面滚烫的汤落在了金父的手臂上。

    “林夏辰,你在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金守恩给推了开来,他大步走到床边,然后就看到金父被吓得愣愣的样子以及不断颤抖着的被烫红的手。

    “守恩……”林夏辰看到金守恩的时候愣了一下,“不是的,那个,不是这样的……”林夏辰刚刚想向金守恩解释,但是当她看到他愠怒的神情的时候,她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林夏辰,”金守恩扬起下巴看着夏辰,“你要是不想照顾我爸你就别在这里假惺惺地装什么好媳妇!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了。”金守恩说完之后就转过身不再看林夏辰。“爸,疼吗?”守恩轻轻揉着金父被烫伤的手,“我马上给你叫护士去。”说着,金守恩拍了拍金父的手臂,却忽然看见金父猛地一缩身子,脸忽然变得铁青,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爸,”金守恩看见父亲的模样,忽然停了下来,“你怎么了?”他回头看了林夏辰一眼,然后有些犹疑地掀开金父手臂上的衣物,瞬间,整个病房就静了下来,好像连呼吸的声音也听不见了。那一个个大约有指甲盖大小的淤青扼住了金守恩和林夏辰两人的呼吸。金守恩没有说话,他走到另一边,掀起金父另一只胳膊上的衣服,他抓着衣服的那只手一直在抖着,他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低下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一根一根的红血丝包裹着他的两个眼球。“你给我滚。”金守恩粗重地喘息着。林夏辰摇了摇头,愣愣地看着金守恩。“滚。”金守恩的声音带点哭腔还有点颤抖,林夏辰不敢说话,把头埋得低低的,但是依然站在原地不走。“我让你滚啊!”金守恩忽然冲着林夏辰大声吼了起来,遮住了夏辰眼睛的刘海在她额前轻轻颤着,她慢慢朝门口的方向挪了两步,然后又扭头看着金守恩。

    “爸,你看看,这就是你挑的好媳妇,好媳妇!还好今天被我发现了,否则到时候你还指不定被她折磨成什么样了!”金守恩指着林夏辰朝金父说道,很明显,这其实是说给林夏辰听的。坐在病床上的金父整个人颤抖得更厉害了,口水不停地从倾斜的嘴角淌下来,咿咿呀呀地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林夏辰转过了身,什么也没有说地离开了。“砰,”门轻轻被关上了。

    医院走廊。“你觉得你还配当一名护士吗?”一个护士长站在一个低着头的护士面前。“要不是看到监控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人!你基本的职业操守、道德底线在哪里?我在问你话呢!”护士长大声朝着那名护士吼了起来,整个走廊的人都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这两个人身上,从病房里出来给父亲倒水的金守恩也停了下来。

    “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那名小护士低着头,声音很轻很轻。

    “不敢?这种事情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你以为病人得了脑中风,说不清楚话了,你就可以随便对待他了吗?我告诉你,总会有人来收拾你的。今天中午我看那位老人家的家属还没有来给他送午饭,就让你去给他送点医院的饭菜。但是既然那老人家不想吃,想要等他的老伴来,那你就应该尊重他,大不了再等一会儿再去看看。做护士最重要的就是耐心,你怎么能因为病人不想吃饭就对他又打又骂呢?一会儿要是被4603病房的病人家属看到身上的伤的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人家解释!”

    “那个,抱歉,”金守恩走了上去,他刚刚分明听到4603,而4603病房是单间,里面只有他的父亲。“你们刚刚是在说4603吗?”

    “啊……那个,金先生,您来啦。”护士长看到金守恩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刚刚我说的话您是不是都听到了?”

    “什么意思?”金守恩眯着眼看着护士长,然后又看了看在她身边低着头的小护士。

    “金先生,我们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护士长朝着金守恩深深鞠了一躬,旁边的小护士一看,也跟着一起向守恩鞠躬。“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看到金夫人一直都没有来,我怕令尊等急了,就让这位护士先送点医院的饭菜去给令尊垫垫肚子。但是令尊不想吃,还是想等金夫人来。这位护士也是,年轻气躁嘛,也没有多少经验,可能最近也遇到了一些烦心的事情吧,所以对待令尊的态度就有些鲁莽了。我们在这里向令尊陪礼道歉。”

    “鲁莽?”金守恩的双手插进了裤袋里,“怎么个鲁莽法?”

    “呃……嗯……她可能和令尊发生了一些小的肢体冲突。”

    “肢体冲突?我父亲脑中风了,怎么和她发生肢体冲突?你把话说清楚了。”

    “真的很对不起,”那个小护士的声音抖得厉害,“因为令尊一直不肯吃饭,我还要去照顾其他病人,所以就轻轻掐了一下他的胳膊,想让他乖乖吃饭。”

    “轻轻掐了一下?”金守恩的头朝旁边一撇,轻蔑地笑了一声,“那好啊,那到时候我们就听听法官是怎么理解你的这个‘轻轻掐了一下’的。”金守恩说完转身就走,皮鞋落在瓷砖走廊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只是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里只能听到那一声“砰”的关门声。

    金守恩,你对于她,是不是有太多的偏见了。

    “咳咳”,金守恩从医院里走出来就抬头猛吸了一口空气,本来想要把那种窝在心里酸酸涩涩的感觉给冲淡一些,但是空气里的灰尘还有浓浓的汽车尾气把他呛得不轻。现在要不要回去和她说一声抱歉呢?金守恩低头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在手里转着。“呼,”他叹了一口气,算了吧还是,道歉了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在接近凌晨十二点的时候,金守恩的车停在了他和夏辰的家前面,这是他这一个月里回来得最早的一次。金守恩把汽车息了火,然后就靠在了车座上,他扭过头看着那幢白色的别墅,客厅白色的窗纱里透出淡淡的黄色光芒。她,又在沙发上睡着了吧。真是的,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坏习惯。他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到家门口,“啪嗒”,用钥匙打开了门。果然,林夏辰正斜靠在沙发上 ,身上搭着一条白色毛毯。金守恩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她身旁,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了起来。金守恩刚走了两步,怀里的人就开始不安分地动了起来,“嗯”,林夏辰慢慢把眼睛睁开了。

    “那个……你……你醒啦。”金守恩低头忽然看见林夏辰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自己,紧张得手忽然一松,险些把林夏辰给摔了下来。

    “守恩?”我是不是在做梦。

    “你下次不要老是睡在沙发上了。”金守恩抬起头不看夏辰。

    “那个,守恩,今天的事情……”

    “我已经知道了。对不起。”

    “诶?”林夏辰的手下意识地把守恩的脖子搂得更紧了一些。

    “你醒了的话就自己上楼吧,去你自己的房间睡。”金守恩把林夏辰放了下来,他不知道他现在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哦。”夏辰抬起头朝守恩笑了一下,“那我上去了,守恩你也早点睡吧,晚安。”夏辰朝着守恩摆摆手就朝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