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被遗忘的生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3851字

    清晨,林夏辰被淌到了脸上的清清爽爽的阳光给叫醒了,然后在床上滚了两圈,今天终于不用担心一翻身就会掉到地上了,她从床上坐起来用力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在那里痴痴地傻笑。昨天,肯定不是梦了,不然自己现在怎么会真的躺在床上。想到这里,林夏辰笑得更开心了,随手就拿过了床头柜上摆着的日历,然后整个人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要是不看这日历还真给忘了,今天可是自己的生日啊。结婚以后的第一个生日要怎么过呢?当然是要和守恩一起过了。这时林夏辰的眼睛都笑眯了。只是后来有人在说起夏辰的时候会说她的眼睛好像不适合笑,反而是带着泪水的时候更漂亮。

    夏辰踮着脚尖走到了守恩房间的门口,轻轻推开了他的房门,远远地就看见了那张安静清秀的脸庞,当初的悸动似乎就在眼前。她走到了守恩的床边,看到他平稳地起伏着的胸膛的时候,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她在守恩的床头柜上放了一杯鲜奶,下面压了一张粉红色的小纸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哈哈。

    夏辰又悄悄从守恩的房间里退了出来,重新钻回了自己的被窝里,当她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容。她深信着守恩会记得,就算只是听到这个日期的时候在脑海里模模糊糊有一点印象。因为在他们小的时候,就算夏辰自己忘记了生日,金守恩也会一大早屁颠屁颠跑到她家楼下给她唱生日歌,然后被被吵醒的自己暴打一顿。林夏辰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

    “嗯……”守恩伸了个懒腰,然后用手揉了揉眼睛。“郑妍静小朋友,早上好。不对,美国时间好像已经不是早上了吧。”守恩笑了一下,“算啦,不管了,郑妍静,我爱你。”说完以后,金守恩就双手抱在头后面,望着天花板傻笑。自从郑妍静离开以后,这句话已经成为了金守恩每一天的开场白,是他每一天要完成的温习他爱情的功课。金守恩从床上坐了起来,转身正准备拿放在一旁的衣服的时候,却瞥见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牛奶。她进过自己房间了?守恩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然后转过身继续穿衣服。当他已经整理好衣装也梳洗完毕,准备离开卧室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那杯安静地站在床头的牛奶,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过去,伸手碰了碰杯壁,还是温热的,金守恩揉了揉干涩的喉咙,“总归也不能浪费。”然后就拿起那杯牛奶“咕咚咕咚”喝了下去,随手把杯子放在了一边的办公台上,而那张粉红色的小纸片,依然躺在哪里,随着一声清脆的关门声,那明媚的粉色似乎渐渐变得黯淡。

    中午,林夏辰已经开始准备晚餐的食材了,当她拉开冰箱的时候她才忽然意识到自从住进这里开始,她从来没有好好做过一顿饭,因为守恩不回来吃饭,她自己也就没心思做,随便拿些面包、饼干糊弄过去。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林夏辰笑了起来,两颗门牙咬住下唇,像只小白兔。她关上空空如也的冰箱,拿起钱包就向菜场进发。

    一个小时以后,林夏辰手里攥满了五颜六色的袋子,脖子里挂着她的皮包,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嗯,海蜇、梭子蟹、牛肉、胡萝卜,这些都是金守恩喜欢的。她手上还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蛋糕,透过透明的包装盒可以看见里面的淡粉色蛋糕,蛋糕顶部外围是由一圈又大又红的草莓围成的,里面则是由一颗颗银色的小糖果围起来的。放下蛋糕,林夏辰就捆起头发,穿上围裙,跑进厨房里忙活了起来,“咚咚咚”“哗哗哗”“唰唰唰”,偶尔还有林夏辰传来的一声尖叫,各种各样的声音把厨房塞得满满当当的。

    当黄昏那种分明是暖黄色,但却散着凉气的日光透过窗子斜落在餐桌上的时候,林夏辰终于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她轻轻扯掉脑后的马尾,然后甩了甩头发,取下了围裙,现在要好好打扮打扮自己了。当林夏辰再次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说得俗气一些,她简直就像是坠入了凡间的天使,美得很清雅。白色的长裙一直垂到了脚踝,但因为裙子的布料很服帖,而且是那种软软垂垂的质感而不是蓬松的,所以并没有拖拖拉拉的感觉,反而是一种隐隐透出精干的温柔的感觉。她的腰间束了一条极细的粉色皮带,将她纤细的腰形显露出来,却并不显得妩媚。她的嘴唇上涂上了淡淡的粉色口红,比她腰间的皮带的粉色淡一些,如果不是闻到她唇间散发出的那种口红特有的香气的话,人们会错以为那是她自然的好气色。在她的栗色长卷发上随意地趴着一个水蓝色的长条形发卡。

    6点,7点,8点,林夏辰一个人坐在桌边,看着桌上各色各样的菜,微笑渐渐淡去,不会的,守恩才不会忘记呢,他很忙的,忙好了就会回来了。9点,10点,夏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等着,守恩他现在说不定在给自己挑礼物呢,一定是什么都想给自己买,所以挑不出来,才耽误了这么久,想到这里,夏辰干涩的嘴角微微上扬。

    11点,身旁的大门忽然“啪嗒”一声响,本来窝在沙发上的夏辰忽然跳到了地上,守恩回来了!林夏辰的两颗门牙又咬住了下唇,她感觉自己的牙齿在微微颤抖,磨得自己的嘴唇有些疼。她冲到了餐桌边,然后把插在蛋糕上的蜡烛点燃,用手胡乱扒拉了两下头发就冲到门口,等着他的出现。

    然而,首先闯入夏辰视线的是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而她的身上有着一双不安分地手,那双手,对于夏辰来说是那样熟悉。嗯,是守恩的。

    守恩应该是又喝醉了,脸颊微微泛红,他的手紧紧地揽着那个女人的腰。那个女人要怎么形容呢,反正夏辰看到她的第一感觉是她很像妍静,特别是那双小猫一样的眼睛,当然,她的眼睛是不及妍静的那般纯澈动人的。

    “妍静,妍静。”守恩亲吻着身旁的女人。果不其然。

    “哎呀,你怎么那么急啊,马上就到房间了。”女人轻轻拉扯着守恩的领带。林夏辰把头偏了过去,不看他们,直到那个女人把守恩带到房间,锁上门,然后发出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时,她都没有把头转过来,大概是没有力气了。

    夏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泪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地上,然后走到餐桌前把那个草莓蛋糕扔进了垃圾桶,当然还有那些她烧了一个下午的菜。

    夏辰没有回房间睡,因为她不想经过那里。因为她害怕想象守恩在和别的女人亲热,在他们的家里。她沉沉地栽在了沙发里,整个头好像都埋了进去,没过多久,她的呼吸声就变得沉重起来,但是即便是在她熟睡的时候,泪水也时不时地涌出。

    金守恩,我发现我真的不懂你,一点都不懂。

    第二天早上,金守恩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一转身却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浓妆艳抹地女人,胃里一阵恶心。自己向来最讨厌这种打扮夸张的女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金守恩揉了揉眉头,大概是自己太想那个人了吧。

    “滚。”金守恩从床上坐了起来,瞥了一眼躺在身旁的女人。

    “金总,您可不带这么打发人的啊。”女人从床上下来,拾起落在地上的衣服,慢悠悠地穿着。

    “钱一会儿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的,快滚。”

    “切。”女人白了金守恩一眼,开始一下一下慢吞吞地梳理头发。

    “我数到三,你要是还让我看见你的话,你的钱我一分都不会给。”守恩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地上看着那个女人。

    “你!”女人气冲冲地用手指着金守恩。

    “我说到做到,反正最后吃亏的是你。一。”

    女人看了一眼金守恩的脸色,没有说话,撒开腿朝房间门口跑去。当她跌跌撞撞地跑到楼下的时候,却正好迎面撞上了端着热汤的夏辰,“哗”,热汤正好溅到了林夏辰那只包着纱布的手上,夏辰一松手,碗“砰”砸在了地上。

    “你是不是瞎了眼睛。”说着,女人恶狠狠地瞪着夏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夏辰一下又一下地朝着那个女人鞠躬,不敢抬头,因为她害怕看见她,那个守恩碰过的女人。很久很久以后,当林夏辰每每想到这件事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好笑,自己那时应该理直气壮地把那个女人赶出去,怎么低三下四地反而像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

    守恩听到了楼下的声响,刚想下楼,却瞥见了床头柜上的那张粉色纸片,它依然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守恩伸手把它拿了过来。昨天……昨天……昨天是……金守恩想了一阵子,眼睛忽然瞪得大大的,昨天是夏辰的生日。很多年了,金守恩没有给林夏辰过过生日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在偶尔翻日历的时候看到这个日子都会停一下。她昨天大概准备了什么吧,金守恩慢慢把纸片放到了抽屉里,然后起身走出房门。

    当守恩刚走到通向客厅的楼梯口时,就看见林夏辰一个人坐在地上,一只手用力压着另一只手的食指,但是从指缝间还是淌下了一滴一滴的鲜血,落在了破碎的碗片上。

    “喂,我说你长那么大了,怎么脑子都没长啊,这些碎陶瓷怎么能用手去捡。”金守恩匆匆从楼上下来,站在了夏辰的面前。他并没有看着夏辰,而是紧紧盯着地上的鲜血,不过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夏辰惊讶的目光。

    守恩从夏辰身边绕了过去,没一会儿就拿着急救箱从储藏间走了出来,然后盘腿坐在了夏辰的面前,从箱子里拿出了药膏和创可贴。当守恩的指尖触到夏辰的手的时候,夏辰如同触电一般地把手快速收了回去。

    “干嘛?”守恩有些不满地抬起了头,夏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怯生生地将手伸了过去,守恩拉过她的手然后轻轻握住,一下一下帮她涂着药膏,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创可贴贴了上去。那时守恩那种认真的神情,让夏辰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常常怀念。

    “好了。”守恩舒了一口气,语气依然很冰凉。他面无表情地抬起了头,却看见了泪眼朦胧的林夏辰。

    “很痛么?”守恩皱眉。

    “没……没……没有……守恩,我觉得……我觉得只要这样,我就已经很幸福很幸福了。”我发现,只要在你面前,我就会变成一个傻子,连一句话都说不好。

    守恩听完后,冰冷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你别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吧。”说完,守恩转身就离开了。

    “守恩,我……”

    “你别忘了,我说过别主动和我说话,否则就离婚。”金守恩没有回头,撂下这么一句就上楼了。只是过了一阵子,楼上忽然传来一阵闷响:“喂,楼下的,生日快乐。”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了原则,没有了底线,因为我所有的原则和底线,都是你啊,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