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枉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5:11本章字数:1021字

    中秋之夜,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晃晃的圆月,倾泻下来的月光如同十一月的薄霜,让人心底直发寒。

    圆月已经跑到了高空,夜间的风也跟着吹了起来。

    将军府,一处简略的柴房内,云澜透过小窗望着夜空中的明月,轻声对着躺着的娘亲道,“娘,中秋了,再过些日子,等兄长回来,我们就能出去了,娘你放心,女儿一定会帮你找最好的大夫……”

    话音还未落下,突然,那扇薄弱的小木门倾然倒下。

    “啪”一声,一股子凉意从门中肆意的涌了进来,地上躺着的人许是受凉拼命咳了起来,这声音每一声都像是刀刺在云澜心中。

    来不及询问来人,她忙跑过去抱住娘亲,相用自己单薄的身子温暖着娘亲,奈何一身薄薄的锦衣,自己浑身都已经凉透,刚接触到娘亲,她越发咳的厉害了。

    顾不得自己已经被冻的发紫的手脚,云澜扯着铜锣般的破嗓子对着来人求救,“秦亦,秦亦,求你,快去找个大夫,娘亲病了,秦亦求你了……”

    然而,秦亦却连眸子都不曾抬了起来,站在门口,月光之下,他俊脸依旧温润如常,只是,那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里面满是杀意。

    “将军。”身边的小厮恭敬的唤了一声。

    “还愣着作甚?难道想让姐姐错过了一家人去地下团聚的机会吗?”秦亦并未开口,说话的是云简,秦亦的二房。

    闻言,云澜眸子里闪过一丝悲戚,但很快,她便将情绪给收敛了起来。对着秦亦喊道,“秦亦,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找了大夫救救娘亲。”

    然而,回答她的并不是秦亦,云简缓缓走了过来。

    “姐姐。”云简冷笑的走到她的面前,身后跟着她的贴身丫鬟桃溪,桃溪端着个盘子,亦是对她阴笑。

    看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恐慌,云简笑的越发的灿烂,黑白分明的眼神中满是嗜血,“姐姐,今儿个可是月圆之日,妹妹来送你和干娘去跟干爹,姐姐不用感激与我。”

    “你想对娘亲做什么?”云澜心口一跳,抱着娘亲越发紧了些,就见云简一招手,身后的桃溪将托盘放在了她的面前。

    桃溪蹲下了身子,拿起盘中的月饼扳下一块,一边笑着看向云简,“小姐,这可是九方斋的师傅做的月饼,一直都是您和夫人爱吃的口味。”

    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想毒死她和娘亲吗?云澜抱着娘亲往里缩了缩,“不,不,秦亦,秦亦……”

    桃溪不耐,一只手狠狠的攥住云澜的小脸,使劲的捏着,稚嫩的脸上顷刻间露出渗人的狠毒来,“小姐,您还是少费些力气,乖乖将月饼吃了,跟着夫人早些去了地下,也好少受了些苦。”

    那一大块月饼塞到嘴里,云澜感觉自己呼吸不过来,痛苦的想要吐出来,却被桃溪用力的塞着,死死不能动。

    她唔唔挣扎着,露在外面的手脚被柴房的枯枝碎叶划的鲜血淋漓,整个眼睛都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