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不甘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5:11本章字数:1233字

    许是人到了危急之时,都有了求生的念头,她抬起脚用力的往桃溪的肚子上踹了一脚,一下将桃溪踹到了地上,将嘴里的毒月饼给吐了出来,“咳咳……”顿时,一股新鲜的空气,让她重新活了过来似得。

    “死贱人,居然敢踹老娘!”桃溪爬起来,朝着她脸上吐了一大口口水。

    “桃溪,你毕竟年纪还小,这么点事情都办不了,先送干娘走了,姐姐自然会跟着去了。”云简看够了云澜痛苦的挣扎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

    “夫人。”桃溪谄媚的唤了一声,紧接着有凶狠的撇了眼云澜,“贱人,你当你还是这将军府的主人?”

    说着,捡起方才云澜吐出来的那块沾满污垢的月饼又扑了上去。

    从来不知道桃溪会这般狠毒,直到她往自己攥着自己的脚,将她甩到一边的时候,她甚至都还未反应过来,这就是从小跟在自己身边那个天真烂漫的丫鬟吗?

    云简不知道何时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望着云澜,墨黑的秀发早已经沾满了尘土,面色惨白,脸上沾了桃溪方才的口水,混着这里的污垢,让人望不真切她原来的样子,干涩的唇紧紧抿着,手脚周围都是狰狞的血口子。她唇角扯过一丝笑意,用脚尖轻轻的托起云澜的下巴,盯着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得意的笑了笑。

    “姐姐,以往妹妹可是最羡慕的就是你的样子,姐姐可是出了名的大美人,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说罢,脚尖一用力,云澜被她踢到在地,张口吐出一大滩血水来,里面还混着两颗细白的贝齿。

    云澜根本就不看了她一眼,只是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对着秦亦喊道,“秦亦,你若是觉得我阻了你升官的路,我死没关系,但到底娘亲将你当儿子一般养了那么多年,她对你这般的好,求求你惦念着以往的恩情,找个大夫将她医治了。”

    门外的圆月已经升到了爬到了最高处,将这个柴房照得透亮,人仿佛都可以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云简眼神一冷,上前便对着云澜甩了两个巴掌,“贱人,你当现在这将军府还是你做主吗?今日便是你和这老贱人的死期。”

    语毕,她便亲自上前,一把抢过云澜怀里已经虚弱不成样子的云夫人,美丽的眸子中闪过嗜血,像是九重地狱爬上来的厉鬼般,还未等云澜恳求,她用力的将云夫人望堆放柴火的地方抛去,就见一个瘦小的身影这般落在柴火中。

    “噗。”有什么东西穿透的声音,眼前的一幕像是在做梦。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云澜的心刹那间像是被人撕成了一块快,呆呆望着挂在柴火中的娘亲,眨着眼睛……

    “娘亲……”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如黑曜般的眸子瞬间猩红一片,温热猩红的液体缓缓的从眼角落下,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是饮了血的罗刹。

    “云简!”她用尽最后一口气爬了起来,朝着云简扑了过去,满是鲜血的手很快就要掐上了她纤白的脖子。

    云间唇边带笑,恶毒的眸子中映出秦亦依旧温和俊美的脸还有那匕首的寒光。

    鲜血,一点点从体内流了出来,她吃力的向娘亲望去,周围已经开始慢慢的空白起来。

    她好像回到了以往的日子,她好恨,好恨!

    尤其是秦亦,这个自己爱了那么久的男人,她不顾世人的看法,硬是嫁给了他,甚至活生生的气死了爹。

    就因为她是他掌握将军府最后一块的绊脚石?所以,他们便想尽了法子处理了他们。

    都是云家养的一对狗男女!

    她好不甘!

    真的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