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说三道四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5:11本章字数:1020字

    “你这丫头倒真是会让人疼到了心窝子里去。”将军夫人一听,对桃溪的欢喜又上了一层,看看云澜,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女儿……

    然而,云澜坐在床上,像是不曾听闻了桃溪的这般话一样。

    见着云澜无动于衷,桃溪便越发的欣喜起来,只要这蠢女人越会闹,夫人定是会觉得她越识大体。

    “夫人。”桃溪说话越发的轻柔了起来,拉了将军夫人的袖子轻轻的撒娇道,“奴婢自打来了云家之后,便伺候了小姐,夫人难道不信了奴婢吗?夫人若是再不去歇息,这若是有个万一,到时候小姐会更加伤心的。”

    “桃溪,小姐方才才醒了过来,你却在夫人这边撒娇,实在是太没了规矩。”乳母杨氏这几日担忧云澜病情,方才去了寺庙向菩萨许愿,这才回来,听闻小姐醒了,慌忙跑了过来,一进门。便看到桃溪这般样子,立马责备了起来。

    见是杨氏进来,云澜的眼睛又红了些,前世桃溪三番四次的在娘亲面前挑拨了乳母,让娘亲以为她与自己不合,是乳母在暗中教唆,打了乳母二十大板,将她丢出了府,她听闻,乳母不到家三日,便过世了,好不凄凉。

    见着云澜红了眼睛,杨氏有些担忧的走过来,“小姐,许是还难受?这好端端的怎么眼睛便红了?”

    “奶娘,您刚来便这般大声,小姐本就胆小,如今出了这般的事情,哪能经得起您这般的怒吼。”桃溪皱着鼻子轻哼了一声,一脸天真的望着杨氏,眸子里闪过几丝的责备,“奶娘,您方才去了哪里,奴婢找了您好久。想着小姐醒来,怕是要吃些什么,这府里小姐也就爱吃您做的东西。”

    桃溪这话明里暗里分明是在告诉将军夫人乳娘才是与她最亲之人。

    杨氏早听不下去了,但奈何小姐心善,她规劝了小姐许多次,桃溪这小蹄子心大,压根没存了好心。可是小姐总怜悯着她没爹没娘,处处纵容与她,反而是觉得她在背后挑拨了关系。于是,只能气呼呼的瞪了眼桃溪,将目光转向了一边的云澜,“小姐向吃了些什么,老奴这就去做。”

    “奶娘,夫人刚让人炖了燕窝汤给小姐,小姐还未喝呢。”桃溪有些不悦的望了眼杨氏,转而,咬着唇有些担忧的望了眼将军夫人,”夫人,小姐从小便是奶娘伺候的,自然与奶娘亲厚了些,奴婢……”

    “砰——”她话还未说完,只觉得左边脸一疼,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左脸已经微微肿了起来。

    “娘亲生我怀胎数十月,这般辛苦,我自是知道,这世间哪个孩子与娘亲不亲厚?桃溪,你身为丫头,竟然处处编排与娘亲与我,这到底是什么心思?乳母是与我亲厚,但亦不能与娘亲相比,若是没有娘亲,何来的我?我与娘亲的关系岂容你一个丫鬟在这里说三道四?”清冷的嗓音带着些喘气。桃溪整个人楞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