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八卦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0本章字数:2072字

    “王瘸子,跑那么快干啥子啊?”京城,天子脚下,东街菜市场上,一个佝偻的男子一瘸一拐的在往前跑,旁边一个摆摊的大婶在叫嚷着。

    菜市场上人声鼎沸的,大婶那一嗓子还是盖过了嘈杂的人声,成功叫住了那个王瘸子,王瘸子刹住了往前冲地步子,装过身提着耷拉的裤腿一瘸一拐地往大婶那儿快走了两步。

    “看热闹去,定国将军府,李大婶,我跟你说,快点,晚了就看不着了!”王瘸子催促着说完就要走,倒是大婶旁边那位独眼大叔成功被勾起了兴趣。

    “借你几个胆了,竟然还敢跑定国将军府去看热闹,不怕那些杀人不咋眼的,一个不爽,手起刀落,嗯…”那个独眼大叔姓杜,早年走南闯北见过些市面,菜市场上有些个纠纷都仰仗他来调停,所以,周围那些摆摊的都喊他一声杜大爷。

    “这回不一样,全京城的人都跑将军府门前去看热闹去了,还能差了我这一个,我可跟你们说,晚了,就看不着了,别拉着我,要不,就一起去看看!”王瘸子说着用力甩掉杜大爷的手,急冲冲往前赶去。

    “什么热闹呀,我也瞧瞧去!”李大婶按耐不住了,冲后头在摇头晃脑背书的儿子嚷着,“大贵,我去看看,你看着摊位!”

    那个瘦弱的读书人站起身,冲李大婶摆摆手,“母亲大人,这等热闹定是那非礼之事,有违孔圣之道,不可凑趣,母亲大人,万不可去呀!”

    “死书呆,这热闹比那梨园班里头唱得都好看,错过了多可惜啊,李大婶,快走!”后头跑过来的汪二狗大嚷着。

    “唉!”李大婶答得爽快,“你看着摊子就行,有人来买也别出货,不然这一个摊子还不够你亏的!”

    “我跟你一起去!大贵啊,帮你杜大叔我也看着点!”说着杜大爷随着李大婶一起跑了,留下了李大贵一人在摊位边上手足无措,蹬脚干着急,嘴里嚷着: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前头跑的人谁还理他呀。

    将军府门前是一个送亲,哦不,迎亲,哦不,可能是送亲的队伍,号子喇叭都不吹了,喜娘在轿子跟前手足无措,将军府门前十丈开外的道路上,堵满了来看热闹的人,刚才匆匆赶来的李大婶杜大爷和汪二狗只能在后头跳脚观望了。

    “究竟是啥事啊?”李大婶按捺不住,跟杜大爷嘀咕着。

    “这你还不知道?”前头一个同样是大婶年纪的人回头说着。

    李大婶摇摇头,她也是稀里糊涂跟着人跑来的,哪里能知道个前因后果,只知道是个热闹呀。

    “这将军府里头有一位将军,一位小姐!”前头的人小声地津津有味地说起来,“今儿个是将军府里头大小姐出阁的日子!”

    这事呀,杜大爷知道,前几天宫里头颁了旨,说是念着老将军在世时战功卓绝,三年前在与西齐和戎狄的战争中更是为国捐了躯,留下一对儿女,儿子世袭将军府爵位,常年居于兵营之中,这个女儿呢,生的是倾国倾城,奈何父母双亡,兄长常年不着家,眼看这守孝期也过了,到了出阁年纪,皇后怜惜她,就做了主,定了门婚事,就是今天过门。

    “嘿,这算哪门子稀奇事,皇家自个儿大婚也没见着人看热闹起劲的,现在只是个将军府里头的小姐出阁,怎么就挤了那么多人来看热闹?”杜大爷有些不满地说着,大概是这么急冲冲赶来,却碰上这么个事儿,是对自己往日在菜市场上的江湖地位的一种侮辱,因此,心头就有些不舒服了。

    “我还没说完呢,就只看个出阁,那哪里是个稀奇事儿,是今儿个大小姐出阁,少将军回来了!”

    “这少将军回来参加妹妹的婚事,有个什么稀奇的!”李大婶哼哼地接着话。

    “他大婶子,怎么老爱岔话,听这位大婶子说完!”汪二狗在一旁提醒着。

    汪二狗也是跟着人跑来的,具体什么热闹,他也不晓得。

    “这大小姐许配的是当朝礼部尚书文尚清的二公子,去年刚高中了状元的那个!我听说呀,这文尚书跟这傅老将军走得近,所以两家小孩打小就玩在一块儿,尤其是这文二公子和傅家两个兄妹!”

    “他大婶子,这你都知道,这些可都是官家里头的事呀!”李大婶凑过去,眼里装了些崇拜的眼光。

    “我那大舅子的亲侄女的干闺女在将军府里头当丫鬟,自然就能打听到这些!”那个大婶说得眼里头有点得意劲。

    “后边的事呢?我听到现在也不觉得哪里稀罕的!”杜大爷在一边有点儿不耐烦了。

    “今儿个本来是文府来迎亲,可这少将军今儿个就急冲冲从军营里头赶了回来,说是与文家二公子自小就属意,要搅了这门婚事,和文家二公子拜堂去呢!”那个大婶说着掩嘴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不,将军府里头的喜堂都摆好了,少将军刚刚还站门口要堵来迎亲的文二公子呢,哪里知道这文二公子昨儿个去喝花酒,醉死在了春风楼,文家让小叔子来迎二嫂呢,这不就让少将军扑了个空!”

    “刚刚少将军气得发狠了,撂下迎亲的人,跑春风楼里头抢新郎去啦!”那位大婶的笑声是再也压不住了,咯咯笑开了,笑出了声又觉着不妥,赶紧掩住了嘴。

    “这少将军还没回来?”

    “是呀,我们都等着看呢!”那位大婶说着又伸长了脖子朝着将军府门的方向盯着。

    “这倒是大越朝两百年来未听见过的事情,就是邻邦蛮夷都没出过这种事情,皇上皇后那头没个人来管管!”杜大爷这回没了不耐烦,咂巴着嘴说着。

    这是快入夏的季节了,眼看日头都快摆正了,这迎亲的队伍耽误了时辰,可就过了拜堂的良辰吉日了,喜娘在喜轿旁边慌乱地踱着步子,没了主意,这本来是美事一桩,新郎新娘也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是郎才女貌的美谈,哪里能料到竟然被哥哥搅黄了妹妹的喜事,可真是够这喜娘倒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