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出兵河西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41本章字数:3565字

    15年后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

    长安城下,一万汉家军队列队整齐蓄势待发,放眼望去铁甲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初春的长安染上几分凉意。

    在军队的正前方,一位年轻的将军正端坐在汗血宝马之上,一身玄铁宝甲,包裹着他健硕的身姿,棕红色的披风迎风扬起。棱角分明的面容上,一贯的冰冷,没有一丝表情,无惧无喜,一双宛如苍鹰般的眼睛,看着远方的天空,清澈的眸子却散发出阵阵寒意,即使不看他的眼睛也总是让人不寒而栗。这就是汉武帝新封的年仅二十岁的骠骑将军——霍去病。

    汉武帝刘彻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这个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爱将,一改两年前的默默无闻,已然成为了汉军核心,虽是从小看着长大,但有时候就连他也摸不透霍去病到底想的什么。他用兵不按章法,不循规蹈矩,但总会出奇制胜,所以对于霍去病,刘彻还是极为放心的。对于河西之战的胜利,汉武帝刘彻势在必得,只要打通了这条通往西域的通道,他不仅仅能和西域各国取得政治经济上的往来,更可以联合西域诸国共同对抗匈奴。特别是根据张骞带回来的关于西域各国情况的介绍,他对于和西域各国建立友好的关系充满了信心。不过首先就是要从匈奴人手中抢过河西腹地来。

    漠南一战,虽已树立了霍去病在军中的威信,可是若真的要让他取代他舅舅卫青的地位,还要看这一战的成败。汉武帝嘴角微扬,这步棋很险,不过他相信霍去病,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能力,更信任他的忠心,十几年的抚育,在汉武帝眼中霍去病不光是爱将,也情同父子,这次河西之战霍去病只率万余骑兵奔袭百里,刘彻也不免有些担心,但他相信霍去病必定全胜归来。

    而他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又怎会逃过一旁卫子夫的双眼,她脸色微暗却不改那一张绝色面容,明眸微动,却用笑容掩盖的极好。都说女子心思最为缜密,可是这么多年来她却一直看不透身边这个男子。

    当年她本以为他是真心宠爱于她,才会将陈阿娇废至冷宫不闻不问,在陈阿娇死后竟也不曾见他难过,甚至为了巩固地位以防外戚暴乱,他勒令秘不发丧,仅将陈阿娇的尸骨在汉文帝的霸陵之旁草草下葬,连皇后的礼仪都没有用。而且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对她疼爱有加,在外人看来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她却没有丝毫的甜蜜之感,她总觉得好像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戏,他们都在各自的位置尽力的演着。

    “子夫,在想什么?”刘彻轻轻攥住卫子夫的柔夷,微笑的看着卫子夫。

    卫子夫从刚才的思绪中抽离,不着痕迹的回应刘彻“臣妾只是有些担心去病,他今年刚二十岁,资历尚浅,就让他全权统领一只军队,臣妾总是心中不安,虽说上次漠南一战,他建立奇功。可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啊?臣妾有些担心他能否胜任这一位置。”一席话合情合理,让刘彻看不出半点破绽,果然久在深宫中的人总是这样善于伪装自己。

    刘彻的眸子暗了暗,他当然明白卫子夫这番话背后的深意,这次河西之战,刘彻并没有派卫子夫的亲弟弟卫青去,而是让霍去病独当一面。卫子夫当然心有不甘,她怕卫青在军中的地位有所动摇,会危及到她在宫中的地位,她的心思,刘彻看得一清二楚。

    刘彻安抚着说道:“子夫多虑了,去病可是你的亲外甥,别人不了解他,你还不了解吗?他可是你我看着长大的,况且是朕一手调教出来的,难道你是不放心朕的教诲之道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当年吕后怀疑韩信有谋反之意,设计将其杀害,却让我大汉损失一员良将,如今可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刘彻眼睛看着霍去病远去的身影,声音极其温柔,看似是在开玩笑,却不禁让卫子夫冷汗频出,心头微颤,卫子夫自然明白刘彻言语中另有玄机,他提起吕后无非是想要提醒自己后宫不得干政罢了。吕后的下场着实是太惨了,想起来,卫子夫都觉得微微心悸,她总有一种感觉,可能她最后的下场将比吕后更加凄凉。

    卫子夫连忙改口,浅笑着说道:“臣妾愚钝,臣妾自然相信陛下的能力,也相信去病定能得胜归来。”虽然嘴角带着笑意,但是眼神中却闪烁着惧意。这就是身处帝王之家,常伴皇帝左右,就连堂堂的一国之母也要谨慎行事,或许只是一言之失,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刘彻转怒为笑,把卫子夫拥入怀中,说道:“哈哈,朕只是一句笑言,子夫何必如此惊慌呢?”。大手轻轻抚摸着卫子夫的后背。

    卫子夫靠在刘彻的胸膛上,那宽厚的胸膛本应给她带来温暖,可是不知为何她却心慌的要命,好像这个怀抱本就不属于她,好像一眨眼就会消失不见,她只能用力的抱紧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为了能够得到他的爱,她费尽心机,她不能失去他,绝对不能!

    众人站在城墙上,眼看着这一万骑兵向西北奔去。

    大军已经长途奔袭三日三夜,已经来到陇西,大军马上就要出塞了,前方就要进入匈奴管辖的地区,霍去病决定在此安营扎寨,稍作休息,伺机而动,为不久之后的大战积蓄力量。

    营帐中,霍去病正在查看地图,时而用手在地图上比划着,考量着地形,计算着前方可能遇到的危险和制敌之法,河西是中原联通西域的咽喉要道,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都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而且这里水草丰美,适宜放牧,对于匈奴这样的游牧民族来说意义非凡,所以盘踞着多个匈奴部落王国,且实力强劲,敌军的兵力数倍于我军,所以为今之计,必须要采用快速出击,在敌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将他们消灭。这不仅仅需要一只军事素质过硬的队伍,更需要能够适应草原的环境,熟悉匈奴人的生活习性,才能够准确的给敌人致命一击。

    不过霍去病对自己的军队十分放心,这支军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士兵的选拔,训练,他都亲力亲为,甚至他让匈奴的俘虏来当教官,就是为了能够更加深入的了解匈奴人。他相信这支队伍绝对会如同一把利剑,穿破河西走廊,消灭一切阻止他前进的敌人。

    这时营帐的门帘被拉开了,赵破奴走了进来。看见赵破奴走进营帐,霍去病眼前一亮,放下手中的地图问道:“可有消息?”

    “ 回禀将军,属下已经查过了,目前为止还没有笑儿姑娘的准确消息。”赵破奴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说道。

    霍去病脸色一沉,说道:“再去打探,一定要把她找到。”

    “诺”

    赵破奴刚要走出营帐,但心中的疑问让他忍不住问道:“将军,属下斗胆问一句,为什么将军非要找到这位姑娘呢?”说实话,这两年来,霍去病一直都在寻找这个名叫笑儿的女子,但是这个女子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任他们如何寻找都杳无音讯。可是,不管怎样劝霍去病,他都从未放弃过。这让赵破奴着实不解,按理说依照霍将军的品貌家世,这天下那个女子不想嫁给他啊,就说这皇城中,也有无数的皇亲国戚想与他攀上亲戚,哪怕只是作妾,只要他肯点头,都会高高兴兴的把掌上明珠送来。

    可是,霍去病今年都已经二十岁了,仍然孑然一身,甚至身边的女子,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却在这两年中苦苦的寻找一个没有音讯的女子,她到底哪里好?让霍去病这般念念不忘?赵破奴着实不明白。

    其实,这个问题,就连霍去病也想不通,为什么独独对她牵肠挂肚?只是这两年来,她的身影总会在脑海中回荡着,让他的眼里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了。但赵破奴真的这般问道之时,霍去病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想了许久,霍去病喃喃说道:“因为我欠了她一个承诺。”

    赵破奴疑惑的问道:“什么承诺?”

    霍去病轻轻收起本来冰冷僵硬毫无表情的面孔,眼神中透露出几分温柔,轻声说道:“我答应过她,要带她看尽长安花开。”

    这也算是个理由?赵破奴的表情带着几分惊讶,可当他看见提起那女子时,霍去病眼中闪过的柔光之时,赵破奴就已经了然于心了。他跟在霍去病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见过霍去病对谁这般温柔过。看来真的要把这个女子找到,只有她才能让将军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

    霍去病连赵破奴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有发现,思绪已经飘到了两年前,漠南之战,让他们相遇。不知这次出征匈奴是否能够与她重逢,但是霍去病总有一种感觉,笑儿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

    【注】卫子夫——汉武帝的第二任皇后,在皇后位38年,大司马大将军卫青是她的弟弟,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去病是她姐姐卫君孺的儿子,她的外甥。

    韩信——西汉开国功臣,官拜楚王,上大将军,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他对楚汉战争,汉高祖刘邦最后取得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率军出陈仓、定三秦、破代灭赵、降燕伐齐,直至垓下全歼楚军,无一败绩,天下莫敢与之争锋。但后来汉高祖刘邦病危,皇后吕雉掌权,因有人告其谋反被吕后设计害死。后人用“成败一萧何,生死两妇人”来概括他的一生。

    吕雉——吕后,汉高祖刘邦的皇后,汉高祖刘邦驾崩后,吕雉立其子刘盈为帝,史称汉惠帝,吕雉则在在幕后执掌大权,残害先皇嫔妃,诛杀开过功臣,公元前188年,汉惠帝刘盈驾崩,吕后立年仅两岁的太子刘恭继位,自己临朝称制,行使皇帝职权,朝廷号令一概出自太后,为中国历史上太后专政第一人。她也开启了汉代外戚专权的先河,他执政期间大肆提拔吕氏家族成员,吕家人官拜王侯,冲击了原本刘氏家族在朝中的地位。激起了朝中矛盾日益深化。

    吕雉死后,刘氏皇族和吕氏外戚展开了一场流血争斗,最终皇氏集团胜利,大肆屠杀吕氏家族,“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吕后一生荣耀,她死后却惨遭灭族,让世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