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离间之计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8本章字数:2004字

    话说静公主本想拿着自己亲自做的糕点去找慎品尝,无奈发现慎不在房间里,于是将糕点放在慎的桌子上,自己便走了出来,正巧刚走出来就碰到了水冶国的皇子川野。

    “好巧,公主怎么在这里?”川野问。

    “刚刚做好了糕点,想请慎哥哥尝一尝,发现他不在这里。。。”

    “慎果然好福气啊。。。”川野不禁感叹,突然又觉得自己言语有失,咳了一声,说道:“那个,我听说烟雪表妹病了,我正要去看她,所以路过了慎殿下的房间,这又看到了公主,我们不如一起去看望一下烟雪吧!”

    静公主点点头,说:“嗯,自赏完烟花还未与临雪国的公主做正式地自我介绍呢,烟雪公主病了也没去看看,论礼也该去看看才是。”

    当下,二人一起朝烟雪的房间走去。

    烟雪这边,为了能够在阴月皇朝多呆些时日借此机会好好亲近一下七夜,于是借烟火大会说自己感染了风寒身子虚弱受不住路上颠簸,顺理成章留了下来。为了彰显自己身子娇贵坐实自己生病这件事,也是放着零雪出去闯祸。便处处使唤着零雪,让零雪端茶倒水一刻不得闲时刻陪在自己身边。

    今天看见大皇子邀零雪一同出去,心中暗喜:“看来慎对零雪有落花之意,不如撮合他俩。慎虽为大皇子但资质平庸,天天只知琴棋难成大器,如果他俩真的成了一对,这样既可除去零雪这个眼中钉,又可把此事透露给静公主,让她们彼此生嫌隙,自己可坐收渔利之利。”遂也没有难为零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零雪同慎去了。

    此时,川野同静公主已到门外,烟雪看见忙起身来迎,起身时还不忘表现出吃力之感,静公主看见连忙走过去扶她回床边坐下。

    “你身子不好,怎能再起来,快快休息吧。我和水冶国的皇子就是不放心,来看看你,有无大碍?”静公主问道。

    “多谢公主关心,论身份真不敢让公主来看,我就是一个小国的公主怎能惊动您的大驾,您肯屈尊便是我三生有幸啊!”烟雪笑呵呵地答到。

    “你若这么说,反倒显得生疏了。你我同为公主何来尊卑之分,以后以姐妹相处便可。”

    烟雪点点头:“如此倒是因病得福,得了个天仙似的姐姐。”复又笑了起来。静公主听完,不好意思起来。

    川野知静公主素来娴静,便说:“人家似天仙还用你说。对了,零雪那丫头哪里去了,怎么也不照顾你。”

    烟雪听完,叹了口气说:“我哪里敢使唤她啊,她不冲我发火已经谢天谢地了!今早起就看见她在梳妆台前打扮,不知干什么去。方才听丫鬟们说,她往大皇子的房间去了,也不知干什么去。。。”

    烟雪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看着静公主。烟雪自那日同静公主他们一起赏烟火,便对静公主处处留心,知道静公主为人谦和又知书达理,且静公主又貌美如天仙,七夜对她又格外偏心,所以烟雪自视她为劲敌。

    虽然静公主表面并没有什么异样,但烟雪知道没有哪个女人听见自己心爱的男子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心里能好受,所以又添油加醋道:“要说这个零雪啊,天天缠着二皇子,天天缠着我要我带她来阴月皇朝,上次来被二皇子羞辱地那么惨,这次还是兴高采烈地和我们过来贺寿。你说哪个女子有这么厚的脸皮,现在想想估计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借着二皇子去找大皇子才是真的!”

    川野听烟雪说这话,怕静公主听后心里难受,便说:“我那个表妹长相平平,又毫无灵力可言,又无公主之尊。慎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就算她真想。。。慎也不可能接受啊。”

    静公主若有所思地站在那里,抿了抿嘴冲烟雪说:“那你可知他们现在哪里?”

    烟雪一听知道已勾起静公主的醋意,于是马上起来,“虽说不知道,但是我大概知道往哪个方向去了,我若带姐姐过去,必能寻到他们。”

    于是静公主跟随烟雪向心湖方向去了,川野不放心遂也跟来。

    等三人到了心湖,发现无法进入,只能在百米之外驻足。

    “奇怪,这鬼地方怎么进不去呢?”仿佛有一股气场将此地隔绝。烟雪用灵力也无法破解。

    “这就是了。”静公主答道:“此湖名叫心湖,只有阴月皇朝的皇族才能涉入,或者得到心湖主人允许才可以,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第二人若想进去必是此人心中之人才可。。。”

    虽进不去,但里面的景却可看见。静公主远远望去,只见慎的肩膀处倚靠着一位女子,遂不多言,独自离开,川野顺势望去,默而不语。烟雪见了自是高兴异常,追上静公主又是一番添油加醋。

     静公主回到房中,郁郁寡欢,本是大家闺秀心中苦闷又无处发作,遂忧郁成疾。七夜听闻,马上遣阴月皇朝的圣灵前去诊治,圣灵只回:“心病还需心药才可,否则阴郁之气集结,此病恐难消去。”七夜听后,衣不宽带地照顾静公主。

    烟雪一听静公主病了,七夜连夜在那里照顾,于是打扮一番前去看望。刚一进静公主的房间,就哭道:“可怜的静姐姐,都怪我那个不争气的妹妹啊,天天勾搭谁不好,明知慎哥哥已心有所属,还横刀夺爱啊。。。”

    七夜一听连忙问怎么回事,烟雪擦着泪摆出楚楚可怜状,又把心湖的事说了一遍给七夜听。

    静公主本就忧思难消,听烟雪又说一遍,那场景就又在静公主脑中浮现一遍,咳地更剧烈了。

    七夜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心中自是焦灼万分,吩咐丫鬟们好生伺候静公主,自己独自前往慎的房间找他算账去了。

    烟雪看见七夜走了,也就撂下几句寒暄之话,也匆匆离开想着可以看好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