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梦想成真”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8本章字数:2033字

    七夜这边听完慎的话,并未理会,只是回到了魔王身边。

    魔王此时正令圣灵们为静儿诊治,知道已无力回天便哀叹了一声。要说魔王怎么知道这边所发生的事,那是因静儿跑出去找七夜的时候正被川野看到,之前川野碰到了气势汹汹的七夜,他料事情不妙,又考虑单凭自己之力是无法阻挡七夜的,毕竟七夜的灵力普天之下无人能及,连阴月皇朝的圣灵合力也难是他对手,于是他马上跑去见魔王,魔王毕竟是七夜父亲,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川野虽邀了魔王来,但也没有办法,他此时只能看着静公主的尸体冰冷的躺在地上,心中的哀痛自然也无处名状,他对静公主爱慕已久,自知自己配不上静公主所以将对静公主的爱深藏心底未曾表露,看到静儿已死,他自然也是万念俱灰。

    七夜俯下身去想要抱起静公主,手刚触碰到她的发,突然之间静公主的身体化作千万只蝴蝶翩翩飞去,七夜望着蝴蝶无限感伤......

    正当静公主的身体变成蝴蝶的一刻,零雪突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种感觉与静公主在长廊相见是一样的,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眼下这么乱她也无暇顾及这种奇特的感受了。

    魔王看着零雪,抚慰道:“零雪公主没事吧。”

    零雪一听连忙行礼:“魔王客气了,我本不是什么公主,怎么敢劳魔王如此关心真是受宠若惊。”

    魔王笑道:“零雪公主体内留着的乃是临雪国帝胄之血,怎不是公主。既然静儿已死,我看零雪公主温婉贤惠,不如将你许给我的二皇子七夜如何?”

    若是此前,零雪听到这话必定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但经历了这番波折,她也成熟了许多,连忙跪下,说:“小女子出身没落小国怎配得上七夜哥哥,何况.....”

    正欲往下说时,只见七夜说到:“父亲为儿臣考虑得周到,儿臣愿娶零雪为妻。”说完用无比阴险的眼神看着慎,此时的慎已面如土灰。零雪不知七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思忖间七夜已走上前来扶起零雪,低声耳语:“我必让你生不如死!以报静儿之仇!”零雪听后感觉自己凶多吉少。

    慎听到七夜的回答有如晴天霹雳,遂走到魔王跟前,跪下请求道:“父王,二弟素来不喜欢零雪,有一次还出手将她给伤了。您若将零雪许配给二弟,恐怕是断送了零雪一生的幸福。再者,二弟生性孤高,而零雪身上虽流有帝胄之血,可从未封公主之尊,恐怕许给二弟名不正言不顺。”

    魔王看着慎,若有所思,将慎扶起来说道:“虽零雪并为封公主的身份,但本王一直将她视为临雪国的公主,看待她与静儿烟雪都没两样。况且夜儿刚刚已经同意,你的这些担忧不足为虑!”

    “可是父王。。。。。。”慎正欲恳求时,川野走上前制止道:“静公主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如今尸骨未寒,怎见你也不是很伤心,反倒操心起零雪和七夜的事了,莫非慎太子真是如此无情的人,那我真是错看你了!”

    川野现正为静公主之死悲痛不已,所以见慎处处维护零雪,便为静公主感到不值,这才上前制止一番。

    慎见如此也不便多说。

    遂魔王说道:“那就这样定了,七夜和零雪择日完婚!”

    慎久久地站在那里,头深深地埋了下去,一动未动。此时魔王已经离去,让人将静公主的死讯报知高渺国。七夜则冷眼看着慎:“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死的,我要她活着,让你们两个一起生不如死!”撂下这句话便也离开了。

    此时天开始下起雨来,慎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零雪,慢慢地走上前,深情地望着她。零雪看着慎,哭着说:“这曾是我一辈子的梦想,一辈子的,我曾幻想过无数个场面,但没有一个场面像这样七夜对我冷酷无情又夹杂着无尽仇恨的,没有一个啊,这是为什么!”

    慎看着零雪,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安抚她,零雪仍旧哭着:“难道我真的是不详的预兆,是我害死的静公主吗?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零雪仰着头望着慎问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七夜这么恨我?如今我真的要嫁给他了,你告诉我他是真心的,他是喜欢我的,他没有记恨我,没有!”零雪哭得更加歇斯底里了,慎摸着零雪的头说:“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守护你的,不要害怕,一切有我。”

    烟雪这边正为自己导出的一出戏正洋洋得意,得知静公主已死更是开心,自己不用出面便轻而易举地除掉了这个她认为最强劲的对手,还让零雪成为了众矢之的。正得意着,烟雪的贴身丫鬟丰儿突然进来,嚷着:“不好了,公主!”

    烟雪看见丰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问道:“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丰儿道:“刚刚阴月皇朝的魔王将零雪公主许配给七夜皇子了!”

    丰儿刚说完,烟雪“啪”地扇了丰儿一巴掌骂道:“零雪何时成的公主?你怎么叫她零雪公主!临雪国只有我一个公主!凭她算什么身份,敢嫁给七夜!真是不知死活!”丰儿捂着脸,连连说:“就是就是。”便将此事来龙去脉告诉了烟雪,“公主打算怎么惩治零雪。”

    “哼,人家马上要成为阴月皇朝的王妃了,我怎么敢惩治她!你就等着看好戏吧!”丰儿不解其意,就退下了。

    “零雪你敢夺取本来属于我的位置,你以后的日子可有的受了!”烟雪冷笑道,此处暂且不提。

    七夜随魔王回到大殿,七夜问魔王:“父王,为何将零雪许配给我,您明知孩儿一向讨厌零雪,况且她没有公主身份如何配得起我阴月皇朝。”

    魔王笑道:“我怎不知,临雪国国君素来最厌此女,说她是不详化身,我也不曾留意于她,只当她是个中等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