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母后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8本章字数:2064字

    王后一听零雪喊她母后,她不觉又走近了些仔细端详着零雪问:“你是零雪?”零雪点了点头。

    母女相认的场面本应激动壮烈温暖人心,可也许是因为零雪与王后许久没见,隔阂反而没有被瞬间的亲情所打消,二人只是平静地接受眼前的事实。零雪虽然对母后有许多疑问,但对于从小就已习惯冷漠的零雪对此并不十分抱怨什么,只是平淡地叙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遭遇,王后听完她的叙述也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太多的情感表露。但当零雪把她嫁与阴月皇朝皇子七夜的事情告知给王后时,王后平静的脸上泛起了涟漪。

    王后说道:“既然你要嫁到阴月皇朝,那么有一些事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了。”零雪正诧异母亲到底有什么事要告诉她,只见王后说道:“自古以来,临雪国的皇位都是有留有临雪国帝胄血统的女子继承,因只有女子才可达到至真至纯的境界才能守护好临雪国,男子都是浑浊污物无法担当临雪国大任。而我便是当年的继承人选,是临雪国的圣女,在临雪国我的灵力无人可匹敌。”

    “那为什么最后是父王当上了临雪国的国君?”零雪问道。

    “我想这个原因你猜也猜到了,我爱上了你的父王。当年你的父王是开国功臣之后,俊朗不凡,又才思敏捷所以母后倾心于她。但如若临雪国的圣女坠入爱河,那么临雪国的王位便不能由圣女继承而是由圣灵长老们推举另立。我既然已爱上你的父王,当然心甘情愿退去圣女的身份,委身嫁与你的父王。可你的父王却另有所想。”

    说到这里,王后的眼睛透出一阵寒意:“你父王早已觊觎临雪国国君的位置,骗得我的心是他计划中的一步,他收买圣灵长老,推举立他为国君,然后为了斩草除根,他将我所生的孩子也就是你的灵力封闭,让你永生不再有临雪国圣洁无比的灵力。然后又让圣灵长老们演了一出好戏,让他们说你是不祥的化身。而那时被情所伤的我心早已化为冰晶,失去了七情六欲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所以对你不闻不问。”

    “可是母后,我毕竟是父王的亲生骨肉为何他待我如此苛刻,而待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烟雪百般疼爱?”

    “因为烟雪也是他的女儿,是他与火国妖女涅儿所生的女儿,因烟雪的母亲是污浊阴暗的妖女所以无法被接纳。而你的父王就想出这样的方法来补偿。但妖女被他找到之前早已被火国的人所杀,所以只能将烟雪以养女的名义带回抚养。”

    零雪听后感叹世事无常,想想自己的身世又想想母后的遭遇便难受起来。

    王后还接着说道:“零雪,记住。你是临雪国唯一的继承人,你是唯一拥有至纯帝胄血统的人。倘若一日机缘巧合,你的灵力封印被解开。那么你的灵力将无人可挡,但前提是你必须是处子之身且不能动半点感情。母后与你的心一样都是晶雪所做,当心为情所伤封冻起来,那么你将失去爱人的能力,虽然动了感情灵力的能力会失去一半,但那时也是你继承大统之时,断情绝爱,是临雪国世代君主共同的特点。”

    “那母后既然已经断情绝爱,为何不继承临雪国的大统?”

    “因为我还抱有一丝丝希望,对你父王的希望。。。”

    零雪听后默然,想着:“也许今生都无法继承临雪国的王位,因为七夜哥哥。。。”

     零雪正独自思忖着,王后说道:“雪儿,临雪国的未来就靠你了!你父王为人阴险狡诈,根本不配担任临雪国的国君。你才是真正拥有临雪国世代至纯帝胄的血统,你才是临雪国国君的最佳人选!”

    “可是母后,雪儿并无此非分之想,雪儿只想平静地度过这一生。况且女儿自出生起就没有灵力,又不懂破解封印灵力之法,如何担当此重任?而且女儿即将出嫁,又怎么能做到断情绝爱?”

    王后听完零雪的话,笑了笑说:“孩子,你不懂。一切机缘巧合早已命中注定,等你遇到有缘人自然可破解封印之法。你要嫁给阴月皇朝的七夜皇子,这一切也都是命运安排好了的,个中因果还需你自己慢慢体味。等你真正做到断情绝爱之时,母后自会为你指明道路。”

    零雪越听越疑惑刚想询问,只见王后说晚膳已用过,叫零雪退下。零雪怕惊动外面守卫,就退出了临绮阁。将红门关上之时,又看了她母后一眼“自此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母后一面”,然后零雪黯然离开。

    零雪走后,只见王后站在寝殿中央,脸上一抹笑意,冷笑道:“我的复仇大计终于可以开始了!临雪国、阴月皇朝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零雪自见了母亲,仇恨已然在看见母亲的一刹那已经烟消云散,可零雪一直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觉得她所见到的母亲没有一点儿熟悉的感觉,除了冷漠决绝更多的是陌生,零雪正疑惑着,突然被走进房间的珠儿声音打断。

    公主,王说明日便是吉日,让你速速准备嫁去阴月皇朝。”

    零雪惊诧地问道:“这么匆忙,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呀。”零雪见珠儿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此去如此匆忙必有隐情,于是问珠儿:“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我这么快就嫁到阴月皇朝去。”

    珠儿头也不抬,小心翼翼地说:“听说....听说....七夜皇子要先迎娶红缨姑娘;然后....顺便来接咱们....”

    “顺便?什么叫做顺便,我是正妃,何有后嫁之礼,七夜他...他把我当成什么了!随便给人的施舍吗?还是只是一个小小的附属品?”零雪的眼泪瞬间留了下来:“哈,也许这就是命,母后说的对,命运注定我零雪只能是附属品,附属品。”

    珠儿见零雪如此,便劝道:“公主不必太过伤心,你毕竟是正妃,又恢复了公主之名,论身份那个红缨必是比不过公主的,公主何必与那种人计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