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黑衣人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8本章字数:2119字

    零雪听完珠儿的话,看着珠儿道:“我哪里是气红缨,我是在气自己。本就配不上七夜皇子,怎么就还糊涂地做着这个美梦,七夜本来就不喜欢我,是我一厢情愿。就算是正妃又如何,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此次出嫁之行,先娶红缨后娶我已经说明了问题,名义上我虽是明媒正娶,但若如此好像这嫁娶礼仪并非为我而摆,而是为了那个红缨,我便好像那个红缨的陪嫁丫鬟一样!在外人来看堂堂的一个公主还不如一个出身烟花之地的女子!”

    珠儿又劝道:“兴许七夜皇子被未考虑这么多。”

    “他没有考虑这么多,那父王呢?他难道不觉得这样对我很不公吗?”零雪问道。

    珠儿说:“这都是圣灵长老们的主意,说明日是大吉之日,虽七夜皇子此次礼数不周,让临雪国有失颜面,但毕竟阴月皇朝是大国,临雪国只是个边陲小国,就是不满又能如何?”

    “哼,圣灵长老们的主意?恐怕这就是父王的主意吧,毕竟不是公主,封了这个名分我也不是公主,起码在他心中是这样想的。”零雪说道。

    珠儿不解其意于是也就不说话了。

    这时有两个丫鬟在外求进,零雪叫她们进来,两个丫鬟行完礼说道:“公主,这是阴月皇朝那边送来的新娘子的衣服首饰,快来试试吧。”

    零雪冷眼看着红服,说:“我不要这些,既然心里就没有我,何必还要装模作样,明日我就穿我平常的衣服就可以了。”

    丫鬟们为难了,刚想说话便被零雪制止了,叫她们退下。

    珠儿上前来劝:“毕竟是新娘子,还是换上衣服的好,否则落人口实。”

    零雪望着珠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临雪国难堪,我自有办法。”

    新婚大典那天,临雪国好不热闹,对于一个边陲小国而言一位公主能够嫁到阴月皇朝那里是无尚的荣耀,别说是嫁到那里当王妃了,就算是在那里谋一份伺候人的差事也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即使临雪国的这位公主并不受他所嫁夫君的重视。他们甚至认为像零雪这样不详之人能够嫁到别国已属不易,还介意什么礼数的问题呢?于是好奇的人们都跑了出来,特来观赏这一辈子都难见的热闹场面,都各自猜测着阴月皇朝来时是何等气派与荣耀。

    而披着一袭红衣薄纱的零雪则独自站在石阶上,看着满脸笑容的父王和依偎在父王身边的烟雪。“父王,你说零雪妹妹这次嫁到阴月皇朝也真够可怜的了,七夜哥哥竟然先迎娶那个出自烟花之地的红缨,真是没面子!还放出话来说是顺便一起娶回零雪去,你说如果不顺路的话零雪妹妹还嫁不过去了呢!”说完,烟雪咯咯地笑了起来。

    临雪国国君也笑了,“都说你那个妹妹是不祥了,不是你说临雪为了能够嫁给七夜害死了静公主。我倒是低估了这个丫头了,竟然能能有这种魄力。可阴月皇朝可不是凡人能够呆地长久的地方,那里卧虎藏龙,你那个妹妹又不被七夜疼爱,以后恐怕连性命都难保。到那时我临雪国也算是江山永固了......”

    烟雪听完国君的话,不高兴了:“零雪死了,怎么就和江山扯上关系了,她哪里有那种本事!从小到大,她当我丫鬟我都嫌她苯呢,她哪里能够配得上七夜哥哥!”

    临雪国君安抚道:“是是是,零雪那个丫头怎么能跟我的掌上明珠比,等她死了,为父自然有办法让你当上阴月皇朝的王妃,此时她只不过是为父的一块垫脚石罢了。放心,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烟雪听完此话立刻笑逐颜开。

    “公主,按例新娘子是不能露脸的,你又穿得这样单薄小心着凉。”零雪正看着国君与烟雪父慈女孝的场面哪里顾得上自己,看珠儿拿着斗篷过来为自己披上,说道:“别人结婚都有父母兄妹在身旁,只有我是孤零零地,既然没有人在乎我,我又何必在乎那些可有可无的礼数呢?你看,临雪国又下雪了。”

    珠儿抬头望去,只见零星的雪花从天而降,忙说:“公主回去吧,真该着凉了”。零雪没有答应,只是伸出手来接住一片雪花,“你也是孤零零地,别人都洒在了地上,独你偏偏要落在我的手中”。

    “也许正因为落在你的手中它的命运才有所不同。”零雪正望着手中的雪花,听见有人搭腔,抬起头来看,发现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俊俏男子正面对自己而立,一袭黑袍,眼神透出一丝邪气,谈话间流露出放荡不羁的风流气质。

    “你是什么人?”零雪问道。那人只是笑笑说:“听说零雪公主今日大婚,特来庆贺,你我是旧时相识,说起来我也算是你与七夜的媒人。”

    “胡说,我家公主并不喜交友,何况又与阴月皇朝有干戈的人认识的更是寥寥无几。你到底是什么人?”珠儿怕此人对零雪不利连忙出来护主。

    那人看着零雪,不语。

    零雪也正疑惑着自己从未结交过类似于这样的人,要说是媒人更是不可能。但是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袭上心头,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像是初次见静公主的那种感觉一样。“静公主”零雪心中默念着,抬起头来惊诧地看着那个黑衣人,那人看着零雪笑了笑,消失在风雪之中。

    “难道他是静?不可能,刚刚那人明明是位男子,况且静公主已经死了,怎么可能。”零雪心想着,越想越害怕。珠儿不解只说那人真怪。

    还不容零雪多想,只听远处传来了丝乐之声,零雪抬眼望去,那浩浩汤汤队前领头骑在马上的人便是七夜皇子。虽是大婚七夜也未着正装,只是一身素服黑袍,但也难掩他的帅气与骄傲,风雪之中他的神色始终如一,似与风雪融为一体,好像此刻他不是新郎而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零雪此时又怎不知这种感觉,她站在石阶之上,等待迎娶她的新郎。她明白这新郎不想要她,她等的只是一个看似欢乐的庆典,一个满足各种人不同需求的华丽的仪式。但那又怎样,谁让新娘的心中还未舍弃这一颗爱慕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