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拓跋部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9本章字数:2574字

    千焰看红缨分析得头头是道,心想这个红缨果然不能小觑,“哼!虽然你先于我嫁给七夜,但是人的出身是改不了的,你也知道你是什么出身,我如果要是你早就离开阴月皇朝了,你根本不配做七夜殿下的妃子,现在居然还在这里恬不知耻敢于我平视对话!”

    红缨笑了笑,“以出身评资格未免太过迂腐,既然七夜娶我为妃就说明他就喜欢我这样见识广阔的女子,懂得情趣,“说到这里红缨饶有情趣地看了千焰一眼,”不像你们这些笼中的金丝雀,从小养尊处优,不懂得男人心,无趣得很哪!”

    “你!谁说我不懂男人心,你知道我身边围绕多少追求我的男人吗?本公主也不是你说的什么金丝雀,我自小就戎装参战,见过大大小小无数惨烈的战争!”

    “哦?!原来妹妹从小就这么彪悍异常,果然四肢发达呀!可惜七夜殿下喜欢温柔似水的女子,不知妹妹是否能够投其所好呢?”红缨讽刺到。

    千焰听红缨这么说,已经忍不了心中怒火准备动手了,被身边的随从拦了下来。

    红缨见千焰已经怒火中烧,也就不继续激怒她了,“妹妹火气不要这么大嘛,你今天来我这里无非是气不过我得到了殿下的宠幸,你与其在这里与我斗气不如多花点心思在三日以后的欢迎拓跋部落的晚宴上大显身手,以求得七夜的心。”

    “拓跋部落欢迎晚宴?!”千焰原本抬起的手渐渐放下。

    红缨见千焰有兴趣,便继续说道:“这个拓跋部落的首领和咱们魔王是拜把子兄弟,原本他们是想赶来参加七夜殿下的选妃大典的,但是路途耽搁了,所以欢迎大典延期了。这次欢迎大典定是热闹非凡,你不如好好把握这次的机会。”

    千焰听后虽然觉得机会难得,但也疑心和红缨并无交情,她为什么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

    红缨从小练就察言观色的本领,看穿了千焰的心思,于是说道:“就算我告诉你,你也未必能够得到七夜殿下的心,姑且可以试试去!”

    千焰听后又气不打一处来,但目前心思全不在与红缨争论这里,一心想着迎接拓跋部落的欢迎仪式,于是连告辞也没有说就走了,红缨则一直笑着目送着千焰离开。

    “欢洁公主,你和你姐姐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呀,不,不,反倒比静公主更加纤细动人”烟雪被选入后宫以来,也是百无聊赖,为了达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目的,所以当她除掉绮罗郡主这个大热门以后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欢洁公主,这几日有意无意地和欢洁套着近乎,无奈欢洁生性孤傲,完全没有理睬她的意思,大多数时候都是烟雪自讨没趣。欢洁公主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觉让想亲近她的人都产生了疏离感,自然都对她印象不佳,但烟雪还在锲而不舍的对她笑脸相迎。

    拓跋部落的首领名叫拓跋奥奇,本是阴月皇朝的将领,自小与魔尊在阴月皇朝一同长大,辅佐魔尊将魔道发扬光大。后七夜降生,其灵力无人可以企及,5岁时奥奇已不是他的对手,故魔尊十分倚重这个儿子,拓跋奥奇因此被渐渐忽视,奥奇本人生性桀骜,自觉被一个黄毛小子比下去颜面尽失,所以辞去阴月皇朝的爵位负气出走,回到祖先所在的地方生活,但他并没有像其他告老还乡的人一样不理世事,他野心尚在,凭着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成立拓跋部落,并娶妻生子生下儿子拓跋绍。

    拓跋奥奇有大将之才,在阴月皇朝期间曾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所以他自视甚高,有时甚至不把魔尊放在眼里,其实表面上行君臣之仪,但内心深处其实从未将自己当成魔尊的部下,甚至认为他们是平起平坐的,但七夜的降生改变了这一局面。逼迫他不得不放弃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功绩,累积的人脉,因为他知道七夜不像魔尊那么好对付,他同他一样也是一位野心家而且不顾念骨肉亲情,就算此刻的太子是慎,但总有一天七夜会夺回原本就属于他的位置,一旦七夜掌权肯定容不下他。

    本来拓跋奥奇在有生之年是死活不想再踏入阴月皇朝半步的,但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太多了。临雪国的零雪公主原本是七夜的妃子却无端死去,虽然外界说零雪大逆不道意图刺杀七夜太子,但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骗骗不了解阴月皇朝和七夜的人就算了,可骗不过拓跋奥奇,七夜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假使零雪真有弄死七夜的心,以七夜看人观察入微的本事一早就能够察觉,何必要多此一举娶了零雪,不娶她将她直接解决掉不是更方便?而作为七夜的女人是没人敢伤害的,所以零雪也不可能是被人杀死的,所以结论只有一个,零雪是被七夜亲手杀死的而且不是因为外界所传的理由,但七夜办事不可能没有缘由,他为什么要杀了零雪?

    其次,这个举办的甚为蹊跷的选妃大典。零雪公主刚死七夜就宣布举行这无比盛大的选妃大典,就算七夜不爱零雪,她的死没有给他造成丝毫影响,但是他起码要考虑到世人的感受和议论吧。凭奥奇的直觉,已身为太子的七夜不会因一己私欲下这么蠢的一步棋,况且以他的观察了解七夜根本不好女色,为什么他这么快就要举办选妃大典?

    这些谜团让奥奇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道和传说中的圣物有关?不可能,没人见过噬龙珠,这只是阴月皇朝的一个传说。。。传言得噬龙珠者可以掌握天地人三界,那么。。。”奥奇虽惧怕七夜,但直觉告诉他这些事情和圣物有着莫大的关系,为了自己的野心他还是想以身犯险,何况他和魔尊一同长大,看在这个情分上,魔尊定能保护他。

    拓跋奥奇带着部落人马前往阴月皇朝,这对于慕野而言实在是太好了,本来自选妃大典落幕川野哥哥走后她的生活就了然无趣,现在她听说阴月皇朝为迎接拓跋部落要举行欢迎大典,爱玩爱热闹的慕野一下子就又高兴起来。

    其实自打她被选入阴月皇朝为妃时,慕野就开心不起来了,虽然她的使命完成没有辜负父王母后的期望,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七夜总是冷冰冰的板着脸,他总给她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女人们都为他倾倒,在她看来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地位尊贵些;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不爱这些女人,为什么还要选择她们为妃。

    “小野花,这个阴月皇朝实在是太无聊了!走!咱们出去看看!”慕野给她的贴身侍女取了一个名字叫“小野花”

    “这个阴月皇朝诡秘阴森,又有多处禁地,万一错入了禁地,下场有可能比零雪公主还惨呀。公主,要不我们不要出去了。。。”

    慕野看着眼前胆小怕事的小野花,哑然失笑“你怕什么!有本公主保护你哩,你不要忘记了我可是踏平万蛇古窟,赢过一众候选人的!”

    “公主当然厉害,但是。。。”小野花还想进一步劝说慕野。

    “哎呀哎呀,我的小野花,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嘛!阴月皇朝那么大,怎么就能走到禁地去了,走嘛走嘛!”

    小野花抵抗不住慕野的撒娇攻势,服了软,“好吧,好吧,公主真是长不大,哎!”

    慕野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拽着小野花就往外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