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沐浴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9本章字数:2433字

     拓跋奥奇当年是因为惧怕刚诞生不久的七夜才离朝自立门户的,一位曾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将领因为惧怕一个孩童而离开实在羞愧难当,但无奈七夜自降生就是神的旨意,灵力天赋颇高,自己虽然远不是七夜的对手,但事事不愿落人后的拓跋奥奇自妻子怀孕后就有了精神寄托,他寄希望于自己的后代能过胜过七夜,于是拓跋勇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成人,他一直活在七夜的阴影之下,他不论做什么自己的父亲都要拿他和高不可攀的,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七夜比较,渐渐地他从钦佩七夜的灵力修为到渴望成为另一个七夜到如今比不过却又无法让自己的父亲失望而隐藏着对七夜的恨意。

    “怎么这个招式教了你十遍你还是不会!这么蠢钝,真不知道我怎么生出了你这个窝囊废!不练好这一招今天你就别吃饭了!”这是父亲对他最长说的一句话,在拓跋勇的记忆里父亲除了严厉就是冷漠的背影,他唯一放松的时刻就是跑到拓跋部落驻扎营地附近的林子里吹笛子,笛子是一个被他们部落收留的一个流浪人送给他的,不仅送给了他笛子还教他如何能够掌握这门乐器,每当他心情烦闷的时候,都会带着笛子走向树林深处,吹起老师教给他的乐曲,这曲子像是代替他向落叶向野花向露水倾诉他的苦闷。虽然拓跋勇很努力,很勤奋,但七夜毕竟是天赋异禀这个他后天再如何弥补资质也有着缺陷。拓跋奥奇不信命,他的儿子经他的严厉调教如今灵力大成,超过许多封国属地的王公贵族,他认为儿子比不过七夜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个噬龙珠在作怪,他相信如果让他能够得到噬龙珠,那他们父子统一三界指日可待。

    此时,拓跋奥奇拍拍拓跋勇的肩膀,安慰到:“为父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那个绮罗郡主突然来到阴月皇朝确实也很蹊跷,本来一个噬龙珠就难寻下落,现在又来了个会失传已久的凌云之舞的绮罗郡主,这个阴月皇朝相比我离开之前更加波云诡谲,更难以应付了!”

     绮罗依旧被囚禁在阴冷潮湿的天牢之中,触景伤情,她又想到了因她而死的至臻仙子,“你是临雪国唯一的希望,要好好活下去。。。”也许是冷婆婆在保佑着她,绮罗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峰回路转,她非但没有死还阴错阳差的嫁给了慎哥哥。绮罗对慎的感情其实很复杂,她对他没有男女之情更多的是把他当作一个知心的大哥哥,他视名利为烟土,爱护弱小,就算那时候他高居太子之位也从来没有摆过架子,绮罗对她钦佩赞赏但绝没有爱慕,她也一直相信慎对她也是同样的情感。

    “这次幸得慎哥哥出手相救,可是他为什么要救一个萍水相逢只见了一面的绮罗郡主,我虽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慎哥哥不应该知道呀?他为什么要救我呢?倘若我真的嫁给了他,我又要以何种面目与他相处,我要向他吐露我的真实身份吗?“大婚将至,绮罗也是烦闷异常,她重生来到这阴月皇朝,本来有冷婆婆相扶持,现在冷婆婆死了就剩她一人孤军奋战,”恐怕这世间除了我自己外无人知道我就是零雪了吧。“想到这里绮罗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她又可以重新规划一个她想要的没有束缚的人生,悲的是她过往的种种付诸真情的举动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终于在忐忑中还是迎来了大婚的日子,让绮罗感到诧异的是过来为她装扮打点的不是她预先设想的慎的贴身丫鬟欢儿,而是七夜的近前侍卫王勇。

    王勇微微向绮罗行了一个礼,没有任何解释就吩咐带来的丫头婆子们开始忙活起来,她们的焦点自然是新娘子绮罗郡主,扶将着要带绮罗去沐浴更衣,绮罗随搀扶的丫头起身,但不忘转头询问王勇:“怎么是你来?不应该是慎殿下派人过来吗?”

    “是太子殿下的意思,让我服侍郡主。”

    “太子殿下—是七夜。。。”不等绮罗回过味儿来,早已被丫头们扶出天牢但依旧在万蛇古窟中,绮罗不禁问身边的丫头,“怎么?要在这万蛇古窟里沐浴更衣?!”丫头默不作声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天哪!这个万蛇古窟除了毒蛇毒虫就是腐烂的尸体枯骨,如何在这里沐浴?”绮罗突然感觉背后发凉,“怪不得让王勇过来安排婚礼事务,原来七夜还是想置我于死地,让我在这万蛇窟中丧命,神不知鬼不觉,七夜啊七夜,你到底是有多恨我!”

    想到这里绮罗没了知觉,“是丢在蛇洞还是虫冢?哼,反正也无所谓了。”绮罗任由身旁的婆子丫头们摆弄,不多时突然一股奇香袭来,让绮罗渐渐恢复了意识,她抬眼一瞧,正对着她的是一处嵌有龙纹的桌椅,这桌椅丝毫不逊**王所用的甚至比魔王用的更加气派,旁边则是一处卧榻,四周围用紫色的帷幔遮住平添神秘阴暗之感。

    “这里还是万蛇古窟?”绮罗问道,正在为绮罗解衣的婆子点了点头,随后被领到屏风后面,这屏风后面竟有一处温泉水,水面早已铺满了花瓣,绮罗虽有迟疑但还是伸出左脚浸到水里,一股温热之感充满全身。

     绮罗浸泡在温泉水中,四周都是花瓣的香气,“好久都没有这么舒爽了!”自重生以来绮罗在冷婆婆的调教下苦心修炼一刻不敢放松,重回这阴月皇朝心更是绷得紧紧的,小心翼翼唯恐别人察觉到她的真实身份,现在虽然还不能完全放松警惕,但片刻的安逸对绮罗而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但她心中仍有疑团,“没想到万蛇古窟还有这样的地方,刚看到这里的布置似是有人在这里住,从摆放的宝座摆件便知这里的主人一定身份不凡,万蛇古窟。。。王勇。。。”刚想到这里,绮罗的心猛然一颤,“难道是他?!”

    绮罗刚想通过身边的丫鬟再探听点消息。“可还舒服?”突然,绮罗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绮罗努力集中注意力,望见了站在屏风前面那个人的身影,这个身影一看便知是他,从前的零雪今日的绮罗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个人的身影在脑海中抹去,七夜,一个谜一样的男人,一个让她整个青春年华都魂牵梦绕的男人。

     此时的绮罗已经呆住了,她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她顾不得为什么七夜会突然站到她面前,为什么会给她安排这一切,他到底对她还有什么阴谋,她现在只感觉到自己的心狂跳不已,温泉的热气氤氲使她的脸绯红异常,她不能控制自己了。身边的婆子丫头们见主子过来不知何时已经退下了,唯独留绮罗一人在这里应对这眼前的一切。

    七夜没打算要听到绮罗的回应,竟一步一步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现在绮罗上半身裸露在外面正对七夜,相较于绮罗的不安躁动,七夜倒显得非常平静。“怎么?看见我话都不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