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偃旗息鼓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39本章字数:2125字

    绮罗就此以慎妃子的身份在阴月皇朝安定下来,名义上虽为慎的妃子但绮罗心里知道慎并没有真正接纳她,本来慎由于之前被褫夺了太子之位在阴月皇朝已没有地位可言,后魔尊王后的突然去世,让他的嫌疑陡然上升,在阴月皇朝的处境更是每况愈下,这也连累了刚刚嫁予他的绮罗。

    这日,绮罗正在花园散心,近来一连串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好好静下来。“到底魔王和王后是怎么死的?那个冷婆婆说的噬龙珠到底在哪里?。。。”这个阴月皇朝的秘密实在太多,压的绮罗喘不过气来。

    “哟!这不是慎新晋的皇妃绮罗郡主吗?你还真是福大命大,本来以为伤害了欢洁妹妹必死无疑!没想到阴错阳差居然嫁给了慎哥哥,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没少下功夫吧!外界可盛传你就是杀死魔尊王后的幕后真凶,真是没看出来啊,绮罗妹妹!当初一起参加七夜殿下的选妃大典的时候可是没有看出来你这么的心狠手辣!”

    绮罗听见这番挖苦,熟悉的声音压根不用抬眼瞧就知道不远处烟雪就坐在那里,烟雪倒是没有回头望着绮罗,说着这番话的时候都是在低头品茗,不时抬眼望望坐在自己对面的欢洁公主,露出一抹灿然的微笑。

    “是啊,绮罗郡主真是好功夫!静姐姐都抢不来心的人竟被你俘虏还娶了你!”平常并不爱言语的欢洁公主突然也发表言论,应和着烟雪的话继续羞辱绮罗。

    对于这两个人的言论绮罗并不放在心上,只是诧异怎么欢洁公主突然和自己的姐姐烟雪站到了一个阵营,欢洁公主一向高傲冰冷,不倚不靠,怎么此次在攻击自己的方面达成了难得一致的默契。

    “呵呵,一口一个妹妹叫着,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先前烟雪公主也是这么称呼我的吧,怎么转变的这么快,现在直接叫我绮罗郡主了?不管我是不择手段也好,心狠手辣也罢,现在我毕竟是慎殿下的妃子。或许你们应该叫我声王嫂!”

    绮罗的突然反驳让烟雪的笑顿时僵住了,心里暗自思忖:“这个绮罗今儿是怎么了?这样的话竟也能从她口中说出来!”

    “哟!当了王妃果然不一样了!开始摆架子了,王嫂,啊,呸!谁知道你用什么狐媚功夫让慎殿下娶你的,你也配当阴月皇朝的妃子?“烟雪虽对绮罗的反击感到诧异,但也不忘抓住机会再次羞辱她一番,“欢洁妹妹,你说说看,天下竟还有如此不害臊的人,你说可笑不可笑。当初慎哥哥的未婚妻可是高渺国第一美女静公主,静公主美丽端庄,真不知强这个绮罗多少倍。。。”

    “够了!姐姐已经死了,况且怎么能拿姐姐和眼前这个蛇蝎心肠的人做比较,我们走吧!”烟雪正欲往下说可已经被欢洁公主打断了,烟雪见欢洁脸色不对忙收敛起来,随着欢洁一起走出了花园。

    绮罗依旧站在那里,思绪回到了静公主死去的那一天,但为什么她总有一种感觉,静公主没有死,而且就在她的身边。

    这夜,万籁俱静。阴月皇朝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魔尊王后突然被人杀害但可疑的是祭奠仪式迟迟没有举行,身为新魔尊的七夜似乎也没有打算将此事大肆宣扬,还命令皇朝内外禁止议论此事,虽此举让有些大臣们甚为不满但也无可奈何,朝野上下无人不忌惮七夜的灵力,他为人怪戾难测且心狠手辣,对待自己的同胞哥哥都如此狠绝,更何况是他人。

    故而有大事发生,但阴月皇朝却在七夜的领导下保持着出奇的缄默,朝内的事情依旧有条不紊顺利进行,然而正是这种大事前出乎意料的静才可怖,没有人能猜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地位如此尊贵修为颇高的老魔尊都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宫殿内,且凶手一直没有抓到,新魔尊的心思又难以猜测,所以有些趋炎附势的人开始未雨绸缪了,自己摸不透七夜的心思,但枕边人不可能也摸不透他的心思。

    现在欢洁公主便成了大臣们的新宠,各种精贵礼物纷至沓来,大臣奴才们费尽心思竭力巴结。

    “这可是给洁妃炖的雪蛤,要小心伺候!”

    “那是当然!洁妃现在可是魔尊心尖上的人,据说当日魔尊选妃时,唯有洁妃被力保安然无恙度过万蛇古窟一关,那个绮罗在比武赛之上暗算洁妃,魔尊动怒欲处死绮罗,幸而洁妃福泽连绵没有被伤到。可见洁妃自来到阴月皇朝就被七夜魔尊另眼相待,在众妃之中姿色出众也是最得人心的一个。现玉福姐能有此福分能在洁妃跟前近身伺候,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哼!客气,你只要好好听我的话,以后有好处不会忘记你的!小德子。”

    “有姐姐这句话,小德子就放心了。厨房烟气重,姐姐先回去吧,这边雪蛤一炖好,我亲自给姐姐送过去,省得姐姐受累。”

    “哟!小德子服务真是周到呀,怎么没见你对我家主子这么上心。”

    小德子抬眼一瞧,“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朱玉姐姐,姐姐说这话可亏心了,我可也没少帮雪妃娘娘炖滋补品啊!”

    “小德子你真是墙边草啊!为我家主子亲力亲为怎么了?也不看看自己的主子能不能和我家的主子比。”

    “你。。。好你个玉福,竟然说我家主子比不上你家主子,你好大的胆子!我这就回去和雪妃娘娘说,看她怎么治你!”

    “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说自己主子比不上我家主子的。要告你尽管去告,我玉福也从来没怕过别人!小德子,记得雪蛤炖好了亲自给我家主子送过去,我家主子还等着吃呢。”

    “好嘞!”小德子应声到。

    眼看周围没自己什么事了,朱玉负气回去把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烟雪。

    烟雪听完非但没有安抚朱玉,却叮嘱她以后遇到玉福一定处处忍让。朱玉不解,以为阴月皇朝最近发生的事情把烟雪吓傻了。

    “如果此时的实力没有达到和对方硬碰硬的资格,那么就偃旗息鼓,静待时机”烟雪叮嘱完朱玉,走向窗前,心中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