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不能失去你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811字

    慕野公主自从知道自己最爱的哥哥当上了国君,自然喜不自胜,今日小野花提醒她同为七夜妃子这么久,慕野公主可是一直没有去拜见她的那个表姐烟雪公主呢,好歹也是亲戚,慕野公主的母亲正是临雪国王后的亲妹妹。

    “拜见她!凭什么,她只不过是临雪国君捡来的孩子,要算姐妹的话,那个死去的零雪。。。”慕野正要往下说,小野花连忙捂住她的嘴,“哎呦,我的小公主,你难道不知道你刚刚提到的那个人是阴月皇朝的禁忌吗?意图弑君啊!”

    慕野不以为意,将小野花的手拿开,说道:“如果她真的意图弑君,我倒是佩服她的勇气。可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表姐,只听哥哥说起过,但是哥哥又不愿多说,好像她还和死去的那个静公主有关系。。。”说到静公主慕野又发起呆来,“静公主,哥哥倒是提起的很多,说她很美很美,说她也很善良。。。哎呀,我这是怎么了,小野花,走!咱们出去散散心!”

    “现在?公主眼下魔君王后双双暴毙,你我还有闲情逸致在此散心,被别人看到不太好吧?”

    慕野才不顾小野花劝阻抓起小野花的手就把她拖出去了,“哼!我才不管别人怎么想,眼下我倒是羡慕那个你说的禁忌之人,如果她还活在这世上没准我们十分合得来。”

    “除了川野王子看来是没人管得了你了公主,上次散心就散到禁地去了,这次还不定碰到什么幺蛾子呢!”小野花边走边努努嘴说道。

    “哈哈,你说对了!你看前面的树林里,好像有具死尸。”

    “啊!?”

     不顾小野花在旁的尖叫声,好奇心驱使着慕野走上前去,那树林深处躺着的人衣着很是眼熟,好像是,好像是。。。

    “不要过去啊!公主!不要”现在的小野花紧紧抓住慕野的裙角闭着眼睛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

    “哎呀,不要吵!”慕野并没有理会小野花,继续向前,待走进一看,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是拓跋奥奇!

    “拓跋部落的首领!他怎么。。。他怎么了?”小野花此刻慢慢睁开眼,看着地上的那个男子。

    慕野摸了摸拓跋奥奇的脉门,说“他死了!”

    “死了!真的死了!公主我们快走吧!他好歹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别被人误会了是我们杀死的他,那样的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说完小野花拽起慕野就往林子外面走。

    “不行,这件事情得禀告给七夜。”

    “公主,你不是疯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再说这个拓跋部落的首领先是失踪,失踪之前魔君和王后正巧暴毙,然后自己又不明不白的死了。不行不行!这件事情太复杂了公主,我们不能趟这趟浑水啊!”小野花此时吓的已经语无伦次了,只想拉着慕野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

    “小野花,你听我说正是因为他和前魔尊的死有莫大关联,所以这件事情不能不告诉七夜,我相信七夜肯定有他的决断。”说完,就往阴月皇朝的正殿走去。

    “公主!”眼看劝不住小野花也没有办法只能跟上前去。

    “老臣以为拓跋奥奇之死一定是畏罪潜逃后畏惧您的权利故而以死谢罪!”

    “对对对,那个拓跋部落一直都对我阴月皇朝存有二心,而今魔尊您继承大统,能力四海之内无人可及他自知死罪难逃故而自杀,天佑我皇朝!臣附议!”

    七夜坐在王座上,左手托腮,清冷的眸子里透出一丝玩味,他给予底下那群臣子们已经足够多的耐心了,再也听不进那些陈词滥调阿谀奉承的话了,于是打断:“拓跋勇在哪里?他们两父子一个死一个仍然下落不明,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拓跋勇,传我之令,找到拓跋勇者重重有赏!”

    “是!”群臣异口同声。

    “那个拓跋奥奇死了!天哪!怎么会死的?”烟雪带着一副八卦的神情问着赶来报信的朱玉。

    “奴婢也不知道,只听说是那个野丫头慕野公主发现的他的尸体。现在魔尊正派人搜寻拓跋勇的下落呢!”

    “噢?这件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父王,让他也派人帮忙找找那个拓跋勇,如果找到了可是大功一件呢!倘若找不到也不要紧,让七夜知道我有这份心也是好的。”烟雪说完示意丰儿立刻传信给临雪国国君。

    拓跋奥奇死了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心湖,绮罗见慎闷闷不乐眉头紧锁,于是走上前去询问:“可是因为拓跋奥奇之死的事情让你如此烦恼?“

    慎沉默。

    “人一死就死无对证了,拓跋奥奇在阴月皇朝算数一数二的高手,能杀死他的人绝非等闲之辈。慎哥哥这么愁眉苦脸是不是怀疑杀死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好弟弟七夜?”

    慎听到零雪的话心中陡然一震。七夜作为自己的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自小就比自己优秀深得父王母后喜爱,自己虽贵为太子但自知能力远不如他,好在自己生性松散乐观并不自卑,但他对这个弟弟所知实在太少了,虽然一起长大但七夜总带给人一种难以接近捉摸不透的感觉,魔后生前也曾抚着枕在自己膝上的慎说“你们两兄弟啊,一个乐观单纯,一个心沉似海,血浓于水却又大相径庭。你这个弟弟啊,恐难以在你父王身旁久呆,他的羽翼一旦丰满任谁都阻挡不了。。。谁都不能。。。”

    魔后的话犹在耳边又联想起七夜近期种种举动,慎心中也有同零雪一样的怀疑,但他始终琢磨不透拓跋奥奇如果真是七夜杀的,那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以他的灵力修为普天之下还有人能威胁的了他吗?一个小小的拓跋部落为何他要亲自动手?还不容他多想,零雪打断了他的话。

    “拓跋奥奇之死想必与魔尊王后的死有莫大关联,而今重要线索只剩生死未卜的拓跋勇了。但以慎哥哥的能力恐怕也难以追查到他的下落,眼下只能从七夜的身上探寻线索了。”

    “七夜?!”慎听到从零雪如此平淡地提起七夜来很是不习惯,“你能有什么办法?七夜现在贵为新魔尊耳目众多,而今你虽然以绮罗的身份嫁予我成为阴月皇朝的王妃,可你不要忘记了他对你现在也持怀疑态度,从那日大殿之上的对峙就可以看出他对你并无好感.”零雪重提七夜,慎唯恐她又要离自己而去,本来能够娶零雪为妻他已是费尽心力。

    那日零雪在众人面前表演凌云之舞他见七夜看零雪的神情不同于往日他见别的女子,凭七夜的才智即使伪装再好即使脱胎换骨他也不难破解真实身份,故而慎未除去他心中的疑惑故意在七夜面前演了一出好戏。于是在大殿之上故意贬低绮罗,说她使七夜派来监视自己的人,在旬零殿内也不例外,直到拜托零雪以前的心腹珠儿将其诱来这心湖才吐露自己的真实心意。

    零雪现在已是他的妻,他不能也不要再失去她,她不能再和七夜有一点瓜葛,不能!七夜是一个魔鬼,自己都难以明哲保身,所以他不允许零雪再次以身犯险,想都不要想体也不许提“七夜”这两个字,慎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他已经失去父母不能再失去他最爱的女人了。

     “不!慎哥哥,你听我说,与其坐以待毙我们不如主动出击。况且这还涉及到魔尊王后的死啊!”零雪看着面前竭力反对自己的慎仍坚持自己的意见。

    慎望着零雪,突然紧紧抱住了她:“正因为这涉及父王母后的死,我不希望下一个就是你!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知道自从在漪澜围场得知你的死讯,我独自在心湖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吗?我无时无刻不想你,每分每秒都在念你,甚至想尽办法和七夜同归于尽替你报仇!那段日子真的是无比黑暗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我桌案上的纸上写的全部都是你的名字,全部都是!那段日子我的灵魂仿佛被禁锢了一般,知道那是我又见到你,见到你跳舞,那舞似招魂般将我的魂我的心又重新还给了我!雪儿,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知道吗,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