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摆架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679字

    是夜,红缨又来到心湖边,“主上,属下不明白主上为何要安排绮罗郡主在我的身旁,她仅仅是一个落魄小国的公主且并不受宠,为何要她在我身边,还要我善待她?”

    “你不用知道的太多,凡是依计行事,只要知道这个绮罗是我们全盘计划的关键棋子就可以了。”黑衣人冷冷地说道。

    “属下明白,但。。。但是。。。”

    “有什么话快说!别支支吾吾的!”黑衣人明显不耐烦起来。

    “今天七夜来我这里,明显对这个绮罗郡主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怕。。。”

    “怕他爱上绮罗,这样你就失宠了?”黑衣人问道。

    “属下不敢!属下从未对七夜殿下有过非分之想,属下只想尽心竭力完成主上的宏图大业,情爱在属下眼中什么也不是。”

    “哈哈哈”听完红缨的回答一向冷酷严肃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黑衣人居然发出爽朗的笑声,“七夜身为阴月皇朝的魔君,为人深不可测且灵力高强能与神祗抗衡,最重要的是他长了那样一张迷倒千万女人俊朗帅气的脸。你被他蛊惑甚至爱上他也不足为奇啊。”

    听到这里,红缨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属下真的没有对七夜产生情愫,还请主上明察!属下只是觉得要找到拓跋勇本身已经非常困难,现而今还在我身边安插一个不可控的绮罗,这样下去,恐任务难以完成。。。”

    谁知黑衣人和没听见红缨说的话一样,“七夜对绮罗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此言当真!”

    “哦,是!那日。。。”红缨正欲往下说,被黑衣人挥手回绝了。“情况我了解了,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言毕,便离开了。

    “我昨天和欢儿偷偷去看公主,没想到这个红缨从前嚣张跋扈,但对现在身份是丫鬟的绮罗很是友好,比之前那个什么千焰公主好多了!本来还担心公主吃不消的。。。”珠儿此刻又凑到慎的桌案前,笑道:“殿下又在画我们公主的画像,早知道我和欢儿去看公主的时候就带上您了!只可惜您身份尊贵不好蒙混过去呀!”说到这里,立在慎一侧的欢儿也忍不住捂嘴偷笑。

    “真不愧是雪儿的丫鬟呀,这般伶牙俐齿。现在我知她平安就好。”慎放下手中的毛笔,凝视着画中的人,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凌儿,不用擦桌子了,走,随我去趟洁妃的住处,我也好些日子没有看望这个妹妹了,过去关怀慰问下。”红缨笑嘻嘻的说道。

    “带上我?哦,是!”凌儿连忙跟上。

    阴月皇朝太大,再加之洁妃的住处离红缨的住处偏远,故走了好一阵才到洁妃的住处。一路上红缨没少说起这位正得宠的欢洁公主,“她呀仗着自己长得像自己死去的姐姐静公主,很是得魔尊的喜爱呢!”

    “可是。。可是静公主不是慎的未婚妻吗?为何魔尊会以此喜欢欢洁公主?”旁边同往的丫鬟听红缨说起欢洁,忙问起来。

    “呵呵,那位静公主是魔道正道两界都公认的第一美人儿,那姿色是拔尖的!试问这种女人谁能不爱,要我是男人我也爱呀!哈哈哈”红缨说着不自觉笑了起来,旁边的丫鬟也都忍不住笑了,“那这样一等一的美人儿,怎么就死了?听说还未嫁给当时的太子殿下慎就死了。”

    “唉,自古红颜多薄命呗!我没有这个机会一睹芳容也实在可惜,坊间传闻这位欢洁公主长得很似她的姐姐,选妃的时候人太多都没有好好看,现在一切尘埃落定,我也得空带你们来拜访一下。”

    “哟!这院子真是气派呀!”红缨说话间已走到了欢洁的住处,边走边瞧,“这院子真是别致精巧,魔尊还真是偏心呢!”红缨努努嘴说道。

    “洁妃妹妹,我这么老远过来,你也不说过来迎接一下,妹妹好傲气哦!”红缨笑着进去看着桌上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怎么?魔尊刚刚来过了?”

    “恩。”洁妃默默的点了点头。

    “瞧瞧我这位妹妹长得多标致,都说你长得像静公主呢!”红缨笑着坐下。

    “不不,我断然和姐姐比不了了的。”

    “妹妹又谦虚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都顾不上来看望妹妹,先是魔尊魔后突然。。。哎,现在又听说烟雪公主逃跑了!上次魔尊还亲自到我那里和我说要处处留心呢!”

    欢洁听到烟雪的名字冷笑一下,“不过是秋后的蚂蚱了!”

    “哦?听这语气妹妹似乎对雪妃颇为不满呀!”红缨问道。

    “我岂止是对烟雪不满,我是对临雪国不满,如若不是她的好妹妹我也不会失去姐姐!”欢洁愤恨。

    “所以外借传闻七夜为了你夷平临雪国是真的喽?”红缨突然收敛笑意问道。

     欢洁抿嘴一笑:“姐姐说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临雪国君造反天下皆知,七夜惩治也不为过呀!”

    “呵呵,是呀!但一举让临雪国在版图上消失真是太。。。先前魔君在位时,也发生过邻国叛乱之事,魔尊也并没有像这次如此狠绝,也只不过是将叛乱的头领杀了以儆效尤,哪像这次居然将整个临雪国夷为平地,据说屠城了还。。。”红缨边抿茶边说着。

    绮罗在旁听着,拳头攥得紧紧,她怕忍不住哭出来,她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屠城”多么可怕的字眼,她的母亲、孙婆婆可还在?她们是否有危险?还有临雪国的子民,倘若有冰晶的保护是否就不会给他们带来这样的灾祸?

    “听姐姐这样说,姐姐还真是心善之人哩!对这种意图造反的人都开始同情起来了,难不成觉得七夜做法有失偏颇?”欢洁突然质问起红缨。

    红缨嘿嘿一笑,心想:“这个欢洁不像别人说的那般单纯天真,几句对话下来,眼前这位洁妃也真是咄咄逼人啊!”

    “哪里,魔尊的惩罚最为分明,只是听说当初静公主之死多多少少与那个零雪公主有关系,如今她国破人亡,妹妹也觉舒心了吧。”

    欢洁方才没有注意,这才发现此刻站在红缨身边的人居然是先前的绮罗郡主。

    “怎么?绮罗郡主现在成了姐姐的贴身丫鬟了?”欢洁没有接红缨的茬,询问到。

    “呵呵,是呀是呀,我呀之前在我的别院睡得不踏实,后来央求魔尊让千焰和我换一下住处,怕是风水的原因,后来看见绮罗在那里打扫,哎呦,当时看她灰头土脸的好生可怜,心想一定是被那个飞扬跋扈的千焰给欺负了,于是就将她收为己用了。哦,对了,现在她名唤凌儿,我给起的。”

    “看来魔尊还是很宠爱姐姐的,全都依着姐姐的性子来,姐姐方才还说魔尊偏袒我,现在看来姐姐才是最受宠的一个!”欢洁笑道。

    “凌儿。。。”欢洁若有所思,“姐姐你的丫鬟可以借我使一下可好?”

    “当然可以了,只是妹妹身边有这么多丫头还不够使唤吗?”红缨问道。

    “也不是,只是心想着姐姐身边的丫头定是比我的聪明伶俐些。”

    “哟,瞧瞧这张嘴,说吧,什么事?尽快吩咐她!”

    “也没旁的,就是我刚刚给魔尊炖了点汤本想亲自送过去,现在姐姐过来了当然是陪姐姐了,这汤就劳烦绮罗郡主帮忙送了。”

    “哪里是什么绮罗郡主,洁妃唤我凌儿就好了,凌儿这就去送。”绮罗屈膝领命,欢洁示意让人把汤端过来,不接不要紧,刚接这汤绮罗才发现这盛汤的器皿不一般,一般的器皿都是隔热的,但这恰恰是导热的,这汤也是刚刚高温炖出来的,十分烫,那从厨房拿汤过来的小厮垫了许多层布才勉强端了上来。

    “这。。。”凌儿轻碰一下,指尖已被烫得通红。

    “绮罗郡主还在犹豫什么,还不快去送,难道摆架子不成?”欢洁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