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我是你的盟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461字

     拓跋勇进了城门,放慢了骑马的速度,走到中央示意周围的人们停止呼喊,“子民们,我随父亲一起去阴月皇朝为已故的魔王贺寿,本着一颗友好善良的心去结盟。没料到现任魔尊七夜不仅没有以礼相待,竟然还将我拓跋部落的首领也就是我的父亲—拓跋奥奇残忍杀害!”

    “啊!什么?!首领死了!”

    “怎么会?首领灵力那么高。。。他为什么要杀我们的首领?”

    拓跋勇示意民众再次安静下来,“大家听我说,大家听我说,七夜这个人野心勃勃,想吞并所有的国家,他早就觊觎我拓跋的领地,如今他就因为父亲反对他继承大统,更是不顾昔日父亲与阴月皇朝的情谊,竟然杀了他!我拓跋勇发誓有生之年定要手刃七夜!我与阴月皇朝从此势不两立!此仇不共戴天!”

    “杀了七夜为老首领报仇!”

    “对!杀了七夜!”

    民众听了拓跋勇的话群情激愤,此刻站在人群中烟雪被震撼到了,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部落居然能够这么团结,但她此刻更多的是疑问:“拓跋奥奇是被七夜杀死的?七夜没什么要杀死拓跋奥奇,真如同拓跋勇所说是因为他的野心?那魔王和王后的死又怎么解释呢?难道不是被拓跋奥奇杀死的吗?还有就是拓跋奥奇已经死了这件事这里的人居然才知道,那刚刚那个老头怎知我临雪国被灭了?”

    烟雪越想越奇怪,这个拓跋部落很是古怪,先不考虑别的,单从拓跋勇对七夜的态度来说目前烟雪和拓跋部落应该不是敌人,“倘若拓跋勇真想杀了七夜那倒是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烟雪心中默想,“水冶国山高水远,等我到那里了,局势还不定如何,眼下这拓跋部落倒是可以为我所用!”想到这里,烟雪改变了策略,她跟着众人追随拓跋勇而去。

     被众人簇拥的拓跋勇已回到大殿之上,作为拓跋奥奇的独子,拓跋奥奇一死拓跋勇自然就成了拓跋部落的首领,但由于自己能力灵力都不突出所以也受到周遭质疑,现而今摆在拓跋勇面前的难题就是如何服众。

    “首领,外面有个姑娘说是要见你。”拓跋勇正思忖如何在众人面前树立威信,就听门卫突然来报。

    “一个姑娘?问她叫什么名字了吗?”拓跋勇疑惑,问道。

    “名字是你的盟友,难道这还不够吗?”门卫刚想回话,没想到烟雪已经不请自来,径直走到大殿上。

    拓跋勇定睛看了看眼前的姑娘,笑了笑,“姑娘为了报恩居然能找到这里来了,真是厉害!”

    “报恩?!”拓跋勇这句话把烟雪搞糊涂了,“什么报恩?我是来这里让你助我一臂之力的,这个拓跋勇到底在想什么?”烟雪清了清嗓子,“拓跋首领,我不太明白你方才说话的意思。我来这里并无他意,是想一心一意追随首领,帮助完成您的宏图大业而来,至于您说的什么报恩请恕我不解其意。”

    “哈哈哈”,拓跋勇大笑几声:“姑娘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是谁将你从阴月皇朝解救出来带到这里的吧。”

    烟雪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又上前了几步,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拓跋勇,可不是吗!从身形来看眼前的这个拓跋勇和之前救过自己的那个山野村夫毫无二致。“居然是你!”烟雪不禁感叹,“是你救了我!”

    拓跋勇笑了笑,“姑娘方才说是我的盟友,又说要帮我完成我的愿望,还未敢问姑娘的身份,还有就是姑娘要如何帮我呢?”

    烟雪示意拓跋勇摈去身边的人,自己徐步上前说道:“首领还没搞清楚我的身份就救了我,我不信。试问天下有哪个人敢独闯阴月皇朝,你我都是同病相怜的人,都是被七夜玩弄于股掌侥幸逃脱的人。”

    拓跋勇点了点头:”姑娘莫不是前几日被罢黜囚禁在万蛇古窟的烟雪公主?“

    烟雪苦笑:“家都没了,还什么公主不公主。你我都与阴月皇朝都有国仇家恨!我与七夜更是不共戴天!我来做你的盟友,做你最鼎力的支持者,一起完成我们的愿望!”

    “你刚也说你的国家已经被七夜灭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一国的公主了,你能怎么帮我?说的不好听的,你现在只是一只丧家犬,阴月皇朝容不得你,四海之内已没你的安身之所。所以你来我这里不过是为寻求一个可以苟且偷生的地方。”

    “我是丧家之犬,呵呵,没错!但你拓跋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刚刚我走上大殿之前听见几位拓跋重臣都对你颇有微词,你提出的意见他们不是反对就是质疑,说好听点你是拓跋部落的首领,而实际上只是一个权力被架空的傀儡!”

    “你!”烟雪的话使得拓跋勇发起怒来,但烟雪的话也不无道理。

    烟雪看拓跋勇没下文了,笑道:“铲除异己,树立新威。首领可以这样做。。。”

     绮罗被七夜拖拽至自己以前住过的地方,心中一颤,但还是要故作镇静:“为什么带我来这里?魔尊,奴婢实在是不明白。”

    “你当真不知?”七夜转过头凝视绮罗,似在期待什么,绮罗默默低下头回道:“我也是刚来这阴月皇朝,这里这么大,我怎么能知道这里是哪里。”

    七夜默默叹了口气,“是啊!你不是她,又怎会知道!”

    “她?!”她指的是谁,绮罗听完七夜的话又是一惊但却又不敢问。方才七夜还是一脸关切问她手上的伤,此刻见绮罗的反应,态度来了180度转变,“好了,你也赶紧回到你主子那里去吧!”撂下这句话就走了,绮罗望着七夜的离去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她,指的难道是死去的零雪吗?”绮罗苦笑地摇了摇头,“不会的!他又怎么会想起我,我一定是疯了!怎么会以为他在想我,呵呵。他巴不得我死了才好!”绮罗想到这里,立刻收拾心情,重回红缨那里。

    “哟,你可回来了!手上的伤怎么样了?”红缨见绮罗回来了,连忙上前关切道:“怎么还是这个样子,魔尊带你去什么地方了?这压根也没治好嘛!”

    绮罗默默把手缩回,“一点小伤而已,怎能劳烦娘娘魔尊记挂,我自己回去敷点药就好了。”

    红缨笑了笑,“凌儿还真是懂事,要我说,那个欢洁公主也太歹毒了点!居然当着我的面如此待你,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她呀!一定是记恨先前你暗算过她,想要报复!”

    绮罗苦笑一声,“娘娘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奴婢先行告退了。”说完就退下了。

    绮罗独自回到自己的住处,双手仍旧肿痛,却免不了其他丫鬟的冷嘲热讽。

    “哟!公主回来了!听说端个汤就把自己给烫伤了!真是皮娇肉嫩啊!”

    “哎呀,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没准知道魔尊要来,故意演戏的!”

    “是啊是啊,听说还被魔尊带出去疗伤了,啧啧啧,真是有手段!当日比武比不过洁妃,暗算的人也是她!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绮罗充耳不闻,默默回到自己的床位,突然听到窗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公主,公主,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