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504字

    “对呀,之前不是说过等你伤好以后就要派给你活了吗?怎么,伤还没有养好?”

    “不。。。没,既然奴婢伤已经好了,不如还是让我回到红缨娘娘身边服侍吧,奴婢一定恪尽职守不再给娘娘魔尊添麻烦。”

    七夜笑了笑:“不再添麻烦?你本身就是个大麻烦,你呀,留在谁身边都不行,只能留在我身边!”

    听七夜说这话,绮罗不禁诧异抬起头看着七夜,“方才魔尊也说我是个大麻烦,留在魔尊身边,魔尊不更添堵吗?”

    “这世间能让我添堵的人和事实在太少了,有你在,人生多了许多乐趣。”七夜回过头来冲绮罗鬼魅一笑,“还不过来!”

    “是!”绮罗忙走到七夜身边,正巧这时树上有片粉色花瓣悄然落下,落在绮罗的发丝上,魔尊看到抬手将那瓣花取下放在掌心处,脸上流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这场景让此刻在七夜旁边的绮罗看呆了,那年今日,那个安慰自己的小哥哥也是这个样子的;此去经年,长大后的小哥哥却成了自己最大的仇敌!此生恍惚。

    绮罗跟随七夜来到了书言殿,七夜进去坐在宝殿之上,手拿起身旁的一封奏折看了起来,绮罗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就只能静静地立在七夜旁边。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不知道要给本君研磨吗?”七夜低沉冷酷的声音让绮罗吓了一跳,她偷偷看了一眼七夜,七夜表情严肃说这话的时候并未抬头看她。

    “哦,是!”绮罗忙走进案前开始研磨,心里一阵纳闷,“刚刚待人还很温柔,怎么才这一会就恢复了本来面目。真是个怪人!”

    奏折很多,每封又都很冗长,不知不觉七夜已经看了好久,绮罗也一直在他身旁磨墨未敢停歇,手都开始酸痛了。从白天到黑夜,七夜一直眉头紧锁,绮罗在旁边也不敢打扰,这压抑的氛围伴随着手的酸痛,让绮罗有点忍受不了了,随即抬起手来甩了甩。

    “手痛了?”

    “啊,没有没有,只是放松一下。”绮罗左手握着右手手腕放松的时候忽然听七夜在和自己说活,转头偷偷瞟了他一眼,见他也并未看自己,那他是怎么知道的,明明自己的动作很轻。

    “你要是累了,就坐下来歇会。”

    “坐。。。坐下来。。。不不不!奴婢的身份怎么能和魔尊坐在一起。。。这样不合礼数的。。。”

    “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谁让你坐我旁边了?我让你坐地上歇会!”

    “坐。。。坐地上,哦!”绮罗嘟了嘟嘴,慢慢蹲下瞬即坐在了地上,地上虽然有点凉,但也比一直站着舒服多了。坐在地上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一直站了这么久,一坐下来才发觉自己腰也酸痛脚也痛,此刻不用研磨了绮罗没有事情做就用手拄着下巴,仰望着七夜。七夜深邃的眼眸,俊朗的侧脸,身上淡淡的香气,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子,当初看上他也不能怪自己,绮罗想到这里脸上浮现出笑意。

    “怎么露出那种花痴般的笑容,拜托口水擦一擦!”

    绮罗正出神地盯着七夜,谁知七夜突然放下手中的奏折,俯下身向绮罗靠近,绮罗此时没有躲闪因为她已经呆住了,她不知道七夜要干什么,鼻息,能够感受到七夜的鼻息!这时绮罗才发现七夜柔软的唇已紧紧贴在了自己的唇上,什么?!七夜吻了自己?!天啊?!绮罗挣扎的要起来,却被七夜拦下一把抱入怀中。

    “魔尊?魔尊,您在吗?”

    绮罗脸此刻绯红,心跳也难以抑制的加快,突然听到千焰的声音。

    七夜示意绮罗不要起来,自己整了整衣襟又回到了自己的宝座上,“咳咳,什么事?”

    “魔尊。。。魔尊怎么从那出来的?”千焰疑惑。

    “哦,刚刚一封奏折掉地上了,我去捡。”绮罗听到这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七夜低头瞪她,她赶忙捂起了嘴。

    “是什么声音?”千焰听到了动静,侧身往这边看,绮罗赶忙向七夜靠近,免得千焰发现了她。

    “什么什么声音,你今天到底来这做什么?怎么没有我的允许就直接进来了?”

    “臣妾。。。臣妾只是想来给魔尊送汤。。。怕搅扰了您批奏折就没有让通传。”

    “不必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退下吧。”七夜明显已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千焰见也不便久留,于是命人将汤送到了七夜的桌案前。

    “其实臣妾今天的确有事情要和魔尊说,我哥哥得到信儿说拓跋勇还活着并且已经回到了拓跋部落当上了首领,而且。。。而且他们扬言要杀了。。。”

    “要杀了我?”七夜说了千焰不敢说的话,“你认为可能吗?”

    “当然不!魔尊灵力高强,怎么会轻易被那个拓跋勇打败,那个拓跋勇也真是不自量力!但我觉得魔尊还是小心点未妙。”千焰关切地说道。

    “嗯。”七夜点了点头,继续看着手里的奏折,似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纠缠。

    “如若没什么事,那臣妾就先告退了。”千焰看七夜并没有想要留住自己的意思,便独自落寞离开了。

    “拓跋勇还活着,他还当上了拓跋部落的首领,他打算灭了阴月皇朝杀了七夜!”躲在下面的绮罗听到了千焰同七夜说的话,思忖起来,“那这样看来,不只我一人希望身旁这个人永远消失!哈哈,看来我还有盟友了,现如今要赶紧取得七夜的信任,探听到噬龙珠的下落。”

    “你在想什么呢!”

    “啊!没有没有,没想什么,魔尊有什么吩咐吗?”绮罗听七夜在唤自己连忙站起来。

    “方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嗯,奴婢有一事不明,拓跋勇为什么要杀您呀?您和他有什么恩怨吗?不是说是老魔王和王后的死和他有关系吗,按理说也应该是您要杀他呀!”

    “你想知道吗?”七夜的话中明显带着杀气,作为和七夜从小一起长大的绮罗来说再了解不过,她此时发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刚刚的一吻或许并不能代表什么。

    “不,是奴婢失礼了,还请魔尊惩罚!”言毕绮罗连忙跪下请罪。

    七夜没有看绮罗,“你最好记得你自己的身份!”说完甩下手里的奏折就负气离开了。绮罗依旧跪在那里不敢起身,因为她知道,七夜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一定会派人监视她,刚刚说的话已经触怒了他,倘若现在再有行差踏错那她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只是绮罗搞不清楚,七夜为什么要吻她?为什么要关心她?为什么在她即将嫁给慎的时候会如此激动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又为什么把她安排在凝香殿?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绮罗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七夜最应该疼惜的人应该是长得与静公主颇为相像的欢洁公主啊,但是从种种迹象看来,七夜与欢洁公主所谓的“琴瑟和鸣”只是给旁的人看的,别人或许以为洁妃最受宠,但作为和七夜一同长大的绮罗来看,七夜并不爱欢洁,他对欢洁的态度和对待静公主是不一样的,他为什么要演戏?

    还有那个拓跋勇,他为什么要杀七夜?他自己难道不知道与阴月皇朝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吗?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下了如此大的决心?

    最关键的是噬龙珠,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