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进可攻退可守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498字

    烟雪在羌族领地已经呆了有些许时日,但一直未见有机会可以接近羌族的首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眼看羌族贵族也没有什么活动,“敌不动,只能我们先动了!再等下去也是无用功。”烟雪现已沉不住气,她怕事情耽搁得越久越会对局势不利,也会让拓跋勇怀疑自己。

    “这样,你们乔装成依附羌族小部落的商贾,我们不是带着勇殿下给我们此次要结盟的礼物吗?那些金箔首饰就以进贡之名要求求见羌族首领,而我就乔装成小部落的公主随你们一同进去。”烟雪命令跟随自己的随从,如今只有这样才能见到羌族首领了。

    拓跋的两个人按照烟雪的吩咐采购了衣服饰品,三人迅速乔装打扮就立刻动身前往羌族首领居住的地方,羌族首领闻听有人过来进贡,喜不自胜,“哈哈,看来有人听说我要攻打拓跋部落前来支持我了!拓跋勇那个黄毛小儿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话说着,烟雪一行已经走了进来,听到羌族首领如此自大狂妄,那两个随从按捺不住想要上前,连忙被烟雪阻止住,但这一举动还是被羌族首领察觉到了。

    “你们是来进贡的使者?是哪个部落的?”

    “我们。。。我们是黔族部落的。。。”

    “黔族?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征服的部落里有黔族这个部落吗?”羌族首领开始怀疑了,问起身旁的人。

    “黔族?臣好像没有听说过。。。”

    “嘤嘤嘤。。。”羌族首领和大臣正纳闷,突然被哭声打断,眼见面前这位进贡使者中唯一的女子哭了起来:“首领大人,我们部落小且落后,后阿爹带领族人依附了羌族,自从跟随了首领您族人们安居乐业,闻听首领要去攻打拓跋部落,此次特命小女过来带着金箔首饰前来进贡,没成想首领居然忘记我们黔族。。。”

    羌族首领看着面前这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哭成了个泪人,十分心疼,“黔族。。。哦!本首领怎么可能忘记!美人不要哭了!你是黔族首领的女儿?”

    烟雪默默擦干眼泪,轻轻地点了点头,心想:“这个羌族首领果然名不虚传是个老色鬼,我略施了下美人计就被征服了!看来也是草包一枚!”

    “哎呀,黔族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你阿爹看来也很识时务,知道这仗必赢前来支持我,哈哈哈!”羌族首领又开始得意忘形起来。

    “首领威武!拓跋部落当然不是首领的对手!怕只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美人这是什么意思?”

    烟雪笑了笑,“首领此次去攻打拓跋部落,势必倾巢而出争取一击即破,那时部落无人,万一有人对羌族有不轨的意图到时攻打我们,那我们岂不是由于城内空虚而失守?”

    羌族首领一听觉得有点道理,“那谁会对我们有不轨的意图呢?我去攻打拓跋部落是天意,拓跋部落是魔尊的眼中钉,即使到时我们腹背受敌,魔尊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恐怕他不仅不管,还要吞并了羌族也犹未可知!”

    “吞并我羌族,怎么会?我可是为了魔尊去攻打的拓跋部落啊!这论功行赏还来不及为何还要侵犯我羌族部落?”首领不解,见羌族首领已经上钩,烟雪浅笑,说话也放慢了速度,俨然拿下眼前这位羌族首领已经胜券在握了,“那就要问问首领您了,您为什么要帮魔尊攻打拓跋部落?”

    “攻打拓跋部落是因为拓跋勇那个黄毛小子居然公然与魔尊为敌,像这种乱臣贼子必诛之后快!”

    烟雪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看来首领为人正直果敢,但敢问魔尊谁为“乱臣”谁又为“贼子”?据我所知,拓跋奥奇虽为阴月皇朝旧臣,后出走成立拓跋部落,但从未言明自己归属阴月皇朝。而首领您。。。”烟雪冲羌族首领妩媚一笑,羌族首领身体都酥了,”您侠肝义胆有勇有谋,要说拓跋勇是黄毛小子,那七夜何尝不是呢?您啊!攻打拓跋部落恐怕不是为了诛灭什么乱臣贼子,我看您的野心也大着哩!“说完,烟雪伸出修长的食指狠狠地往羌族首领的心窝处戳了戳,“哎呦哎呦!美人说的是!“羌族首领哪里还顾得烟雪方才说了什么,被烟雪这么一看一戳,魂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了。

    “此次拓跋部落与阴月皇朝公然为敌据说是为了报父仇,拓跋奥奇与老魔尊交情颇深,如真如同外界传言的那样,拓跋奥奇是被七夜所杀,那七夜对疼爱自己的父辈都能下此狠手,那对不相干的人更是不在话下了!首领,您去帮七夜攻打拓跋部落,拓跋部落必败无疑,七夜得到了拓跋的领地,您羌族版图横在二者之间也实在碍眼啊!”

    “哼!如若是我亲自攻打下的拓跋部落,拓跋部落的地盘当然就属于我了!为何要给那阴月皇朝?”

    “哟~您方才不是还把七夜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我以为首领有多忠心呢!”

    “你!你这是戏弄本首领!”羌族首领听烟雪在挖苦自己,顿时心生不快。

    “哈哈,小女子没有别的意思,您看拓跋勇是黄毛小子,那七夜刚刚继承阴月皇朝大统也是乳臭未干啊!为何首领不把拓跋勇放在眼里,却十分忌惮那个七夜呢?”

    “你难道不知道魔尊七夜的灵力吗?据说还是孩童时阴月皇朝的圣灵长老们就不是他的对手了,还听说他的能力可以与神魔相抗衡。。。”

    “听说听说,您这都是听说,怎么?我们的首领被这些传言就吓怕了?论版图拓跋的势力范围远不如阴月皇朝,阴月皇朝身为魔道处处压制正道,搞得民不聊生。首领您若想拓展版图为何不叼那肥肉却看中拓跋部落那边的小破地方。”

    “可是公然与魔尊七夜抗衡,我怕。。。我怕。。。”

    见羌族首领已经开始犹豫了,烟雪连忙添油加醋道:“您怕什么,枪打出头鸟,最先宣布对抗七夜的是拓跋勇,您呀只是浑水摸鱼,胜了势力范围重新划分您没准能坐上七夜的位置,即使败了大不了您说是拓跋勇胁迫您,推个干净!可谓进可攻退可守!”

    “进可攻退可守?美人的这个主意甚佳,但我前几日才公之于众我要攻打拓跋部落,现在转瞬与其结盟,这是不是有点。。。”

    “首领,大丈夫行的端做得正,您身为未来的霸主何必顾虑他人的看法,您只要知道您想要什么得到它就好了!”

    “话虽如此,可我又该和拓跋勇怎么说呢?我总不能放弃之前的豪言壮语屈尊去求那黄毛小子结盟吧!”

    烟雪笑了笑,“首领莫要顾虑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我去为首领当说客去说服拓跋勇,让他主动和您结盟,您看怎么样?”

    “凭你?”羌族首领又仔细看了看面前的这位女子,姿色倒是有的,但要代表自己羌族去到拓跋部落做说客,羌族首领还是有所顾虑的,虽然他好色但并不傻,本来这个女子说自己是黔族族长的女儿身份就十分可疑,他从来没听说自己征服的部落里有个叫黔族的,若不是这女子长得俊美,早被他一刀砍了,现在她又自告奋勇去当说客,让羌族首领如何放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