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争宠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589字

    看羌族首领沉默良久始终不说话,烟雪就又凑上前去蛊惑,“反正首领已经和拓跋部落为敌了,情境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我一个女流之辈对局势能有多大影响!再者说了如若此次出师不利,身首异处的人是我,您又没什么损失!您还考虑什么!”

    听了烟雪这话羌族首领心里也在暗暗赞同,“哈哈哈,美人这话怎么说的,本首领怎么会舍得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身首异处,美人既然有这份心,那不如就劳烦美人替本座跑一趟?”

    烟雪听了喜不自胜,但还是要抑制住此刻的心情,脸上只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为首领跑腿当然义不容辞,但我到了拓跋部落那里如何证明我是首领的人?又该如何证明我们要与拓跋部落结盟之事是您授意的?”

    “美人所言极是,这样我即刻命大臣写一封结盟书加盖我羌族之印让美人带去以做凭证,美人意下如何?”

    “这样甚好,那不如首领赶紧命人动笔吧。”

    “对对对!还有就是美人父亲带来的这些礼品不如也代劳帮我转送给拓跋勇吧,先前扬言要杀他,现在又要结盟实在过意不去,你将这些东西带给他,没准还能压压他怒火,更能相信我们与他结盟的诚心!”

    烟雪听到这里心里更是乐开了花,“此次之行不费吹灰之力,不仅说服了羌族首领结盟,带来的礼物也都省了原封不动还能还回去,哈哈,看那个拓跋勇以后还要不要小瞧我!”

    “首领说的对,我都没有想到!那个拓跋勇没见过世面,见到这些一定心花怒放一定答应和首领结盟,首领您就放心吧!”

    不一会儿文书已经写好,烟雪带上羌族首领给的文书,带着原本打算送给羌族的金箔首饰又回到了拓跋部落,将劝服过程一一讲述给了拓跋勇,拓跋勇对烟雪刮目相看。

    “什么?凌儿她成了。。。成了七夜的侍女?”红缨闻听此消息虽感到惊讶但也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起初绮罗成为自己的侍女,她就隐隐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不一般,绮罗虽是婢女身份但是红缨知道总有一天定会锋芒毕露,夺回属于她的一切!红缨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从七夜对她的态度来看,这个绮罗绝非等闲之辈。

    “你们主子在吗?都给我起开!我要进去见你们家主子!”

    “哟!我说是谁在我的地方大喊大叫呢!原来是千焰公主啊!怎么?想念自己原来住的地方了,故地重游来了?”红缨听见千焰在外面闹着要见自己,遂出去去会会这位刁蛮公主。

    “哼!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不愧是那种地方出来的头牌,手段都这么下三滥!”

    “呵呵,对!我不像公主您这般出生高贵,谁都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出身,但是现在,千焰,我和你同为七夜的妃子,你说我的同时可也在贬低你自己啊!”红缨听了千焰的话并不十分恼火,她知道女儿家的心思,她此次特地过来找茬肯定又是因为七夜冷落了她,但红缨不明白为何千焰偏偏要找上自己,而不去找更加得宠的欢洁公主。

    “我说话从不绕弯子,咱们就开门见山。你说那个绮罗是不是你特地安排在魔尊身边的?”

    红缨淡淡一笑,心想“这个千焰公主真是养在深闺单纯的很,竟然以为绮罗是自己安排过去给七夜的。好,不如经错就错,气气这个千焰也好!”

    “对!被妹妹猜中了,这个凌儿啊就是我特地安排在七夜身边帮我服侍的!”

    “你。。。你。。。好,我记住你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慢走!不送!”红缨看着千焰离去的背影冷冷一笑,眼下送走了闹事的人,红缨终于安静下来可以从长计议了。

    是夜,绮罗倚在窗前仰望着明月,七夜今天在书言殿吻她的那一霎还历历在目,她本是要睡下的,但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七夜吻自己,七夜为什么要吻自己,还有她嫁给慎哥哥的那一天他为什么那么激动。。。想着想着就睡不着了,索性也就不睡起身走到窗前,正凝神发呆,突然听见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是谁在外面?”绮罗突然警觉起来,毕竟偌大的院子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她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门,忽见树旁有一黑影,”到底是谁在那里?不要在那里装神弄鬼!“绮罗边说着边试探着走上前去。

    “怎么?吓到你了?”绮罗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便知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魔尊七夜。

    ”参加魔尊大人。“绮罗见是七夜,忙后退了几步行礼。

    孤男寡女站在这空落落的院子里,白天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使得气氛有点尴尬。

    “这么晚了,魔尊来这里做什么?”绮罗率先打破了宁静,想要缓解气氛。

    “思故人。”七夜只冷冷地留下这三个字转身便走了。

    恍惚中,绮罗没有听清魔尊的话,“他在说什么,思故人?!”

    “娘娘,奴婢不明白您为何总找那个红缨的茬,其实以您的身份完全可以不用和这种人计较!”明溪见自己主子在软香阁吃了瘪,忙劝说千焰。

    “是我和她过不去吗?明明是她挑衅在先,我原本住的好好的,她非说什么要和我换住处,结果呢?七夜还真顺了他的意,你说凭什么!我堂堂火国的公主,居然。。。居然比不过那种下三滥的女人!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我和那个红缨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是是是,公主生气再正常不过,但是公主您也要想想她一个那样出身的女子自然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心,公主您从小打打杀杀惯了,哪里懂得女人的温柔就是对付男人最大的武器!您看那个欢洁公主不就是,从来不惹事,也不生事,就最得魔尊。。。”说到这里,明溪特意看了一下千焰的神色。

    “没事,你继续往下说。”千焰见明溪突然停住了,知道她是怕自己不开心,便让她不要在意继续说便是了。

    “呵呵,也没什么,奴婢就是想说那个欢洁公主安安静静乖巧可爱的,甚是惹人怜爱。”

    千焰听了明溪的话,同意地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七夜喜欢的都是那种文静温柔的女孩子,那我呢?明溪你看我,难道我不温柔吗?我觉得我在七夜面前已经很顺从很温柔了啊!”

    明溪笑笑,“这话主子说得没错,我们公主在旁人眼里就是女战神,在魔尊面前可是一只较弱的小猫咪!”说完,便开始捂嘴笑了起来。

    千焰不满的瞪了明溪一眼,“我呀真是把你给惯坏了!说起女战神,我好怀念当年跟随哥哥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时候,和将士们同吃同睡,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勾心斗角,看谁不顺眼直接战场上较量!哪里像现在这样虽然吃得好穿得好,却处处受制,还要温柔还要文静,若不是为了七夜,我才不愿受这罪呢!”

    “公主当年也是费尽心力才能够嫁给魔尊的,现在成了魔尊的妃子不会因为红缨就打了退堂鼓了吧!”

    “那倒不至于,但是我实在搞不清楚红缨为什么要把绮罗安排在七夜身边,难道是要绮罗做她的眼线时刻留意七夜的动静?可是七夜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容忍被人监视?这个红缨到底在干什么,她难道不知道当初这个绮罗进来也是为了当七夜的妃子的吗?现在把她安排在七夜身边不是引狼入室吗?”

    “答案很简单公主,为了争宠。”明溪回道。

    “争宠?”千焰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