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426字

    “对!那个绮罗自从被慎殿下休了贬黜为奴后,咱们一直就没把她当回事,就当一般丫头使唤她。但我听说那个红缨待绮罗可是不一般,对外宣称当丫鬟使唤绮罗还给她起了丫鬟名,可实际上没怎么让绮罗干活。那次洁妃伤了绮罗的手,红缨还特地去找洁妃理论呢!”

    “是啊!欢洁可是七夜心尖儿上的人,红缨居然为了一个奴婢敢去招惹欢洁,简直是昏了头了!”

    “在奴婢看来那个红缨可不是昏了头,她这样做无非是想利用绮罗去与欢洁一争高下。公主您想,虽然绮罗是一个小小的奴婢,经红缨这么一闹让大家都认为堂堂高渺国的公主使出这种伎俩去伤害一个奴婢,欢洁公主苦心经营的与世无争的高冷姿态形象瞬间崩塌,而且魔尊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难免别扭。”明溪的话虽有道理,但千焰还是疑惑。

    “心里别扭有什么用,那个欢洁现在还不是最受宠的!”

    “受宠是受宠,但红缨利用了魔尊对绮罗的同情心,将绮罗安排在魔尊身边。那个绮罗虽是小国公主,不比我们火国,但公主不要忘了,当初选妃,呼声最高的可是她,一舞凌云那可是威震四海。虽然后来被七夜囚禁在万蛇古窟,但她居然还能脱身而且竟然嫁给了慎殿下,由此可见这个女子肯定不一般!现在她是七夜身边的侍婢,所谓日久生情。。。”

    “够了!”听到这里千焰怒不可遏,“既然如此,红缨那个贱人为什么要把她安排在七夜身边?”

    “为什么要把她安排在魔尊身边,针对的当然是欢洁公主!论资历那个红缨和零雪是最早嫁给魔尊的妃子,现在零雪已死,这个红缨待在魔尊身旁侍奉这么久连一儿半女都没有,现欢洁公主嫁给魔尊却倒是备受宠爱,相信红缨已经黔驴技穷,不得不物色新人替自己争宠,要不公主您想,她为什么要对绮罗那么好?”

    千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她就不怕养虎为患?”

    “怎么会!公主怕是忘了绮罗郡主和欢洁公主本来就有过节,就算绮罗不是为了红缨,为了自己也不可能让欢洁独占鳌头,所以公主您现在不如就做那“渔翁”,静观其变。”

    “可是。。。可是红缨那个贱人!我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千焰说道。

    明溪知道千焰的性子,她这位公主从小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且千焰性格直爽素来不喜玩阴谋手段,要让这位公主能够安安静静沉住气,那可是比登天还难,所以眼下明溪也只能搬出七夜来压制住她。

    “公主难道不想和魔尊长相厮守了吗?公主难道愿意和这么多的女子公侍一夫吗?”

    “你说什么呢明溪,我当然不想,所以我要反击!从红缨开始!”

    明溪摇摇头,“公主现在即使除了红缨那又能怎样,她是平日处处针对公主,可是公主有没有想过即使为了解气杀了她,魔尊最喜欢的人依然是欢洁公主啊!公主您除了背上心狠手辣杀人的罪名,其余什么都没有得到啊!”

    “那我们就坐视不管,任由那个女人欺负我吗?”

    “所谓枪打出头鸟,现而今红缨已经和欢洁宣战了还把绮罗郡主卷了进去,谁胜谁负都全凭着魔尊的意思,公主不如置身事外,积蓄力量扳倒胜出的那位!”

    千焰觉得明溪说的话有道理,“但是让我静观其变我也很难做到啊!毕竟一天不见七夜我都不开心,你又不是不知道!”

    明溪听了千焰的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是啊,火国谁不知道我们骁勇善战的千焰公主唯一的软肋便是魔尊,一向在战场上意气风发以一敌五的飒爽奇女子,偏偏就被当时还是二皇子的魔尊殿下打败了,嘻嘻嘻。”

    听了明溪调侃自己的话,千焰并没有恼怒反倒是陷在了回忆中,那时的自己无忧无虑只懂和哥哥们舞刀弄棍,直到那日听说阴月皇朝来犯,父亲大人忙写求和信愿归顺于阴月皇朝,但唯独自己不服气,“父亲为何怕那阴月皇朝,火国的江山就这么轻易拱手让人吗?”

    “唉,千焰,你还小,许多事情你还不懂。那个阴月皇朝的二皇子七夜据说灵力十分强大,他轻轻挥动一下手指一个国家就要覆灭呀!”

    “哈哈哈,父亲这样的鬼话您也信吗?轻轻挥动一下手指,您以为他是神吗?”千焰不屑。

    ”妹妹,不要胡闹!这里是男人讨论事情的地方,不是你们女人可以呆的地方,平日里让你跟着我们,有我们的保护在战场上演练瞎胡闹就算了,现在这个局势迫在眉睫,容不得你捣乱!赶紧回去!“大哥炎武看父王劝说千焰不行,忙摆出长兄的姿态试图劝服千焰,因为他知道父亲的话不是危言耸听,七夜可怕之处不仅在于他有着与神可以匹敌的灵力,父亲所说的”他手指动一动“更多指的是七夜可怕的指挥作战的能力,七夜头脑冷静且素来判断局势十分准确,在军事指挥方面近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谁要是与他作对,那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

    “我以为就父亲懦弱!没想到哥哥你也这么胆小!好!你们弃自己的子民国家不顾,那我——火国千焰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刚说完,千焰就跑出大殿。

    火国国君和炎武先是一愣,知道自己的劝说对千焰无效。

    “哎呀!不好,这个丫头平日里被我宠坏了,现在跑出去可别惹出什么事情来!”火国国君知道自己女儿性情刚烈,现在这种情况搞不好她单刀赴会去找阴月皇朝算账,这不是去送死吗!

    炎武听父亲这么一说也缓过神来知道事情不妙,“父亲,求和信您写完了吗?”

    “啊。。。哦!早就拟好了。”

    “父亲快把这求和信给我!我拿着它去追妹妹,保佑我在她没有干出傻事来及时把她带回来!”

    “对!快去把你妹妹带回来!可千万不要。。。唉!”说到这里火国国君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千焰那边已经束发穿好了盔甲拿起她平日里最爱的红缨枪,跨上自己的战马,直奔阴月皇朝的大营而去。

    炎武那边听手下报告了千焰的踪迹,脸色一沉“不好,这个丫头!果然!快去给我备马!”

    就这样千焰直奔阴月皇朝的大本营而去,而炎武则带着一队人马紧随其后。

    但炎武终究是晚了一步,他这个性格火急火燎的妹妹如今已经手持武器单枪匹马来到了阴月皇朝的大本营前。

    “你们快去通报,火国千焰公主在此!速速让你们的二皇子出来与我一决胜负!否则我将血洗你们阴月皇朝!”千焰现在满腔怒火,她搞不明白一向威武果断的父亲,勇敢善战的大哥为什么没有和敌人交手就以她认为最可耻最懦弱的方式选择投降,他们可以,但我千焰不行!她要证明给自己的父亲哥哥看,火国没有懦夫,即使死也绝不会投降!

    把守的士兵看一个自称是公主的人居然单枪匹马,敢独闯阴月皇朝的大本营都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