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杀鸡儆猴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0本章字数:2557字

    “慎哥哥,相信我!”绮罗几乎带着哭腔说的这句话,她慢慢松开慎的手,转过身就又朝着七夜的方向走去。这里是阴月皇朝,而七夜是魔尊,没有谁比他的权力更大了,如果她想复仇,她就要活着,如果她要活着,她就不能忤逆七夜的意思。她转身的那一刻轻轻说了一句:“慎哥哥,你走吧!不要再为了我做傻事了。”慎听了却仍不肯离开,呆立在原地,不同的是他也转过身来,为的是看绮罗离去的身影。

    正巧此时天居然开始下起雨来,绮罗满腹委屈无处发泄,这雨正好是个契机,让她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此刻雨水夹杂着泪水,裹挟着绮罗阴郁的心情。她走得是那样慢,似乎很想在雨中多淋一回儿。

    七夜就这么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冷冷地看着绮罗,他似乎很有耐心并不急于离开,他就这样看着绮罗一步一步走向自己,不论有多慢。

    而慎呢,他心疼绮罗,但他知道他又做不了什么,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他视线也模糊了,此刻他的心中好像有什么消失了,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他现在不再看绮罗的背影,他看的是七夜,站在高阶之上,不可一世的七夜。

    而七夜好像察觉到了,此刻他也看着自己的哥哥,这两个男人,虽是一母同胞却好似前世的宿敌,两个留着皇族血统男人之间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绮罗终于迈上了台阶,但她最近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在将要靠近七夜的那一刻她眼前突然黑了。

    就这样,绮罗眼前漆黑一片,顺势要倒下去。七夜见状立马上前去扶,就这样绮罗倒在了七夜的怀中。

    七夜用手轻抚了一下绮罗的左脸,“绮罗,绮罗...你怎么了?”见绮罗一直没有反应,七夜知道事情不妙,不顾大雨滂沱抱起绮罗就往凝香阁走去,红缨见这情形心情十分失落却又不好说什么,只是拿了把伞追上七夜默默跟在身后为他撑伞。七夜抱着绮罗与此刻还站在大雨中的慎擦身而过,慎失落无助般望着七夜怀中的绮罗,口中呢喃:“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又受伤了......”

    七夜没有理会慎,径直带着绮罗离开了。

    自烟雪不费一兵一卒,一金一银说服了羌族首领与拓跋部落结盟以后,她的地位在拓跋部落陡然提升。原本质疑她怀疑她的人都对她刮目相看,甚至有人还说烟雪是他们拓跋部落的福星,而拓跋勇也对她很是倚重。但毕竟拓跋勇刚刚当上拓跋部落的首领,又公然与阴月皇朝魔尊七夜做对,虽然成功促成了与羌族的联盟,但拓跋部落还是有人不服。

    为了压制住这些质疑,拓跋勇没少花心思,但收效甚微。

    “如今我们已与羌族成功结盟,接下来我们就要商讨一下该如何联合羌族对付阴月皇朝。”今日拓跋勇坐在帷帐内上询问群臣下一步的计划,群臣皆不语。

    “怎么?大家都没有意见吗?”

    “少主...不,首领,臣认为此刻不是攻打阴月皇朝的好时机。”

    “这话怎么说?”拓跋勇问道。

    “阴月皇朝势力太过庞大,他们的魔尊七夜更是不好对付,我们虽与羌族联盟,但攻打阴月皇朝,恕臣直言,无异于就是以卵击石!”

    “哈哈哈,说得对!拓跋勇你别以为你当上了首领,我们就都服你!你充其量也是从阴月皇朝逃难回来的,我们是看着老首领的面子上才勉强让你当了我们的首领,你说你乖乖当个首领就好了,现在还异想天开想要去攻打阴月皇朝,你想去送死就算了,何必拉上我们当垫背的!”其中一个黄毛武将听有人也反对,自己也就来劲儿了,本来让拓跋勇当首领他就不服,现在看文绉绉的书生也反对他,自己当然也要站出来掺和一脚。

    “呵呵,今天我烟雪也是开了眼界了,原来拓跋部落都是些贪生怕死之徒,听说要攻打阴月皇朝全都吓破了胆,老首领之仇难道就不报了吗?”烟雪由于羌族结盟一事立了大功,所以拓跋勇特准许她留在自己身边议事,烟雪见拓跋勇主张攻打阴月皇朝的计划群臣都反对,怕自己复仇的愿望达不成了,于是按捺不住为拓跋勇发声。

    “你算老几?我们拓跋部落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黄毛见烟雪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还骂自己是贪生怕死之徒,于是摆出要打人的架势反击道。

    “哎,你个大老粗,怎么能对一个姑娘家这么无礼!”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拓跋勇的文臣又出来发表言论,“人家毕竟是姑娘家,见识自然不比我们!能不计较就别计较了!”

    “你!”烟雪以为这个人站出来的人是看不过去来维护自己的,没想到说话更加尖酸刻薄,“哼,我见识不如你们?不知当日首领说要派人去说服羌族首领时,你们中间有谁主动站出来过?一群人都是纸上谈兵,等要动真格的了便一个个的都像缩头乌龟一样!”

    “呵呵,敢问姑娘是哪里人?不是我们拓跋部落的人为何要掺和我们拓跋部落的事?纸上谈兵也好缩头乌龟也罢,姑娘过过嘴瘾就好了,真到国事决策的时候你连插嘴的资格都没有!”那个文臣又站出来开始叫嚣。

    拓跋勇一直隐忍不发,但看这些人实在是太嚣张于是开口:“是我让她参加此次议事的,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哈哈,既然是首领准许的我们自然不敢有意见。敢问首领是否是看上了眼前这位姑娘的美色,被牵着鼻子走还不自知啊!哈哈哈!”黄毛武将又口出恶言,烟雪实在是忍无可忍,想着我烟雪再怎么着好歹也是一位公主,也曾是阴月皇朝七夜的妃子,现在虽国破但也没有沦落到被眼前这个无名小卒羞辱的地步。想到这里,烟雪集聚力量在左手食指,指尖瞬间幻化出了如针一般的冰晶,烟雪看着黄毛武将就是一挥,这冰晶不偏不倚正好扎到了他的脖子上,黄毛武将伸手去摸,没想到手还没有够到脖子,便已气绝身亡身体瞬间冰冻住了。

    周围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姑娘竟有如此强的灵力。

    “你!”烟雪摆动着手指还不忘指着刚刚还在得意洋洋讽刺自己的那个文臣,“现在你和他对我的看法还是一样的吗?”

    “不不不!”那个文臣见状都要吓尿了,怕得居然跪到了地上,“姑娘见识是我远远不能及的!是我鼠目寸光,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姑娘饶我一命!”

    “呵呵,饶你一命?这得问你的首领了,你问问他同意吗?”烟雪看这个人求饶的样子觉得十分恶心,想着杀他也是污了自己的手,索性卖个人情给拓跋勇,帮他树立一下在拓跋部落的威信,这样以后自己办事也方便。

    “男儿膝下有黄金,亏你还身为文臣,一点该有的傲骨气节都没有,我留着你也是日后的祸害!”说着拓跋勇已经抽出了挂在自己身后的佩刀,手起刀落,那人已气绝身亡。

    “现在,还有人反对我的计划吗?”拓跋勇说着,手中还握着沾满血的刀,那刀反射出的明晃晃的光映在一张张恐惧的脸上。“没有人说话?”拓跋勇又问了一遍。烟雪这时像看好戏般看着眼前的人,责怪自己早知道这群人这么容易震慑住,那刚刚就不应该废话直接杀掉一个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