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至臻仙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608字

    “支持首领攻打阴月皇朝,杀了七夜,为老首领报仇!”终于,一个识时务的人站了出来率先打破了僵局,以此人为突破口剩下的人也都站出来力挺拓跋勇,纷纷附议。

    拓跋勇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烟雪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计划?”

    烟雪笑着回答:“攻打阴月皇朝肯定是势在必行!但毕竟阴月皇朝不是小国,我觉得开始计划之前,我们要去拜见一下羌族首领。虽然我已成功说服了他,但打仗毕竟不是儿戏,我认为首领您亲自走一趟表明合作的诚心还是有必要的!首领您看呢?”

    拓跋勇看着烟雪心中思忖:“这女人果然厉害!知道我多疑,特邀我亲自去会那羌族首领。看她刚刚杀人立威似乎是站在自己这边,这次不妨听了他的建议,去羌族看一看,顺便摸清他们的兵力如何,能否帮助自己攻打阴月皇朝。”

    想到这里,拓跋勇同意了烟雪的建议。

    烟雪看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很是高兴,心想着离报仇的时刻越来越近了。现在拓跋部落羌族都已为自己所用,但是烟雪心里清楚两个部落即使联合起来,其势力也是远不如阴月皇朝的,所以她才提议拓跋勇先去拜访羌族首领,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巩固这个联盟,一部分原因也是为自己争取时间,她还需再想想如何联合更多的国家来和她一起对抗阴月皇朝。

    自从绮罗那日在大雨中晕倒以后,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苏醒过来了。这是七夜始料不及的,他没想到绮罗受了风寒竟病的如此严重,他很后悔,早知道当时就不对她这么凶了,但他又很矛盾,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居然把她放在心上了,可是他搞不清楚对绮罗是什么感觉,他只觉得她身上有种独特的气质吸引着他,这个气质让他感觉很熟悉又很遥远。这矛盾的心态使他不敢靠近绮罗,他怕他,但他具体怕什么他也不知道,所以索性就避开绮罗,只吩咐了御医及两个婆子帮忙照顾,自己也就没有再过问了。

    欢洁公主不知是从何处听说了此事,此前因绮罗手被烫一事过意不过去,所以如今听到绮罗昏迷不醒便决定亲自过去看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眼下便到了凝香阁了,看见两个婆子无所事事在围廊外正嗑着瓜子闲聊天,便知这两人好吃懒做,她们过来照顾绮罗纯属是为了应付差事。欢洁没有理会这两个婆子,径直就往绮罗的住处走去,两个婆子看是欢洁公主进来了,连忙扔掉手中的瓜子,簇拥上前,“哎呀,恭迎洁妃大驾,您怎么过来了?”

    欢洁没有言语,倒是身后的玉福开了口:“这问的不是废话吗?我们主子来这凝香阁当然是来看望绮罗的呀!”

    “哎呀,一个奴婢而已,怎么能劳烦娘娘您亲自过来,再说她正感染着风寒呢,娘娘这样过去,万一也被感染了,我们不好和魔尊交代啊!”其中一个婆子笑脸相迎,奉劝欢洁不要进去,但欢洁的倔脾气上来谁都拦不住,两个婆子见状连忙也随同欢洁一起进了绮罗的屋子。

    就这样欢洁来到了绮罗的病榻前,看着绮罗苍白的脸干裂的嘴唇,便问道:“她的嘴唇为何这样干?你们平常都有没有给她喂水。”

    “喂了喂了,怎么没喂!只是喂了又吐出来,老奴也是没有办法啊!”

    “哎!是啊!我们俩又不是医生只能照顾绮罗姑娘的日常,她现在喂了又吐,我俩也是没有办法啊!”两个婆子一唱一和,互为佐证。

    “那没有医生吗?魔尊不是派了医生过来,怎么不见来瞧瞧?”欢洁问。

    “洁妃,您是有所不知,人家堂堂也是个御医,怎么可能费尽心力给一个奴婢看病呢!他呀,也就是应付差事,过来瞅了眼,开了副药就走了,我俩也按着医生的方子抓了药,可是姑娘也喝不进去呀!只能让我俩干着急。”

    “干着急?!我看你俩也清闲的很!”欢洁不满地说道,“你,去叫御医过来,说我不舒服现在在凝香阁呢!”

    “啊...啊...啊,是!”两个婆子看欢洁发火了,赶忙一溜小跑去找御医。

    “公主,您消消气,为了这两个婆子犯不着,咱们还是外面等吧,这个绮罗现在还感染着风寒呢!万一传染给您怎么办?”玉福看欢洁真的有点生气了,连忙劝说。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等那个御医过来。”欢洁答道。

    御医一听是洁妃病了,连忙赶到凝香阁,“洁妃娘娘,听说您凤体有恙,臣特来诊治!”

    欢洁坐在椅子上,抬手指了指病榻上的绮罗,“你要看的人不是我,是她。”

    “这......”御医皱了皱眉。

    “怎么,娘娘的话都不听了吗?还不过去看!”玉福见御医面有难色,责难道。

    “不是微臣不看,实在是...绮罗姑娘这个病甚是奇怪,微臣也无法诊治啊!”

    “奇怪?不就是一个普通的风寒吗?怎么就不能治了,我看你是推脱吧!”欢洁听御医这么说自己不高兴了,这小小风寒一位阴月皇朝的御医居然医治不了,这换谁也不会相信的。

    “臣说得句句属实,绮罗姑娘脉象平稳,从脉象来看身体健康的很,微臣也搞不清楚她怎么就突然昏迷且昏迷了这么多天,所以微臣开的方子也都是补血益气的并无实用。”

    “哦?”欢洁听后思考了一会儿,又问道:“那魔尊知道这件事吗?”

    “魔尊日理万机,微臣不敢因这点小事打扰,所以...所以并没有向魔尊禀告这件事。”

    “我知道了。这样,你现在随我一起去见魔尊,把绮罗的病况一五一十告诉给魔尊,看魔尊怎么处理。”欢洁让御医一起随她去书言殿见七夜,御医连忙应允。

    “呵呵呵,你看这不是还有人在关心你吗?”

    “你是谁?谁在同我说话?这里是哪里?”朦胧中绮罗来到了心湖,远方传来了一位女子的声音,声音很是熟悉,但绮罗却死活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你在问我吗?你猜不到我是谁了吗?”声音又出现了,越来越近,心湖突然起了雾,绮罗只能通过辨识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向说话的人靠近,“这里是心湖?是谁带我来这里的?我明明......慎哥哥呢?慎哥哥在哪里?还有你,你到底是谁?”

    “零雪公主,我族唯一的希望,临雪国唯一的女皇!现在临雪国被七夜那个魔头吞并,公主难道还要坐以待毙吗?”

    “零雪?冷婆婆!冷婆婆是你吗?冷婆婆”绮罗听见这话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冰晶守护者至臻仙子无误。

    “哈哈哈,没错,就是我呀!”说完突然迷雾散去,站在绮罗眼前的人是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人,“好美啊!”绮罗不禁感叹。

    冷婆婆笑笑,“这就是我本来的面目啊,我的公主!”

    “冷婆婆,这里是心湖吗?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其他人呢?慎哥哥呢?哦,对!你应该不认识慎哥哥。”

    “我怎么会不认识,我守护冰晶的同时也一直在守护着你啊!”冷婆婆慈爱地看着绮罗。

    “可是你怎么又活了?那日你为了救我在万蛇古窟不是已经.....”绮罗问道。

    “所以这里并不是现实的世界,这是你的梦境,我的公主。”

    “梦境?那为何梦境这样真?”

    冷婆婆走进绮罗,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说:“还是有这么多的问题,我这不是不放心你!所以才用灵力召唤你过来”

    “灵力召唤我过来,冷婆婆你死后也会有灵力吗?”

    “当然了!我非凡人,我可是至臻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