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回到小时候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557字

      第二天一早儿,欢洁就带着玉福又来到了凝香阁。

    “绮罗姑娘可还好?”欢洁一进来就询问御医和两个婆子。

    “绮罗姑娘还和昨日一样,脉象平稳但不见苏醒。”御医答道。

    “但是已经好很多了!之前连水都喝不了,现在水呀药呀都能喝了!”

    “就是就是,这都是托了娘娘的福啊!娘娘人美心还善良,能这么关心绮罗姑娘,真是她上辈子修来的!”两个婆子你一言我一语,说话功夫还不忘拍拍马屁,毕竟像她们这种身份的下等人能见到魔尊和欢洁的机会实在是难得,所以尽量利用这种机会阿谀奉承。

    欢洁没有继续理会她们,而是询问魔尊有没有来过,两个婆子皆摇头。其中一个说:“魔尊殿下没有来过,不过他身边的侍卫王勇大人倒是来看过绮罗姑娘。”

    另一个没有发言的婆子捅了捅说话的那个,“别胡说,你又没见过王勇大人,怎么知道他就是。”

    “怎么不知道!你想想一个普通的侍卫能够半夜自由行走在各个别院吗?除了权利大点的,哪个可以!”

    欢洁不想听这两个婆子继续斗嘴了,忙制止说:“行了,你说王勇来过?他来干什么?”

    “老奴也不知道,兴许是魔尊派过来看看绮罗姑娘情况的吧。因为他也没久留,看我们几个都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也就走了。”

    欢洁进了绮罗的房间,看绮罗的脸不似之前那般毫无血色,感觉她的身体状况似在好转也就放心了,因为红缨那边今天相约众妃赏花,自己虽不想去但也不便驳了情面,所以欢洁也没多呆就离开了。

    绮罗还在梦境中没有醒来,这次她不是在心湖了,梦中的场景变了。她发现她回到了临雪国,看见临雪国大殿之上有一个小女孩正躺在一位貌似天仙的女人怀里熟睡,那女人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眼睛清明澄澈,她正用自己纤细如玉的手轻拍怀中的那个女孩,口中还唱着摇篮曲。但那个女人好像没有看见自己,尽管自己就站着她的不远处,绮罗心想:“这个女人为什么敢坐在宝座之上,她是谁?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

    绮罗鼓起勇气,走上前去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坐在这里,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临雪国君才能坐的地方吗?”那女人好像没有听到绮罗的话依旧自顾自的哄着怀中的女孩入睡,“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绮罗没有放弃努力又问了一遍,谁知那个女人仍没有理会她,这时绮罗意识到这个女人不仅看不见自己还听不到她说话。“也许这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毕竟自己在做梦。”想到这里绮罗正想转身离开,但那个女人怀中的小女孩好像醒了,哭闹起来。绮罗听见小女孩哭,又走上前去想去帮助那个女人哄小女孩,于是走上前对着小女孩做鬼脸。

    “好了,好了,零雪乖,母后一会儿带你出去玩好不好?”绮罗听见眼前这位女子叫小女孩零雪的一刻瞬间呆住了。“母后...零雪....”绮罗又定睛多看了几眼面前的女子和那个小女孩,“这...这是小时候的我?这...”绮罗又抬起头来望着那名女子,“这是我的母后?”绮罗原以为自己从小就是在临雪国君身边长大的,因为她对自己的母后根本没有记忆,但看到眼前的此情此景,记忆的碎片好像又拼凑了起来。

    怀中的小女孩从女子的怀中跳脱出来,高兴地喊着:“抓蝴蝶...母后...雪儿要去抓蝴蝶。”说完还不忘揉揉惺忪的睡眼,那女子慈爱地看着小女孩,笑着说:“好好好,母后这就带你去,我们抓好多蝴蝶回来好不好?”

    “恩!”小女孩看见母后笑了自己也情不自禁笑了起来,伸开稚嫩的双臂想让面前的女子抱着她去花园,女子看见了说:“真是拿你没有办法!我的零雪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说完弯下腰抱起了小女孩,带着一众侍女就去了花园,绮罗也紧跟其后,这温存而温馨的场面让绮罗感到原来她的童年也有这样幸福的时刻,原来那就是她的母后,她的亲生母亲,这个母后和她之前见到的带给绮罗的感觉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一样,但梦中此刻的母后更像自己的妈妈,疼爱自己关心自己的妈妈。

    阳光下草丛间儿时的零雪无忧无虑地捉着飞舞的蝴蝶,王后坐在一旁看着零雪自己也开心地笑着,不一会儿零雪就跑的满头大汗,于是又跑到王后身边,王后连忙拿出手绢为零雪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那手绢的香气在阳光下蒸腾,这嗅觉的记忆让绮罗找回了回忆,没错,这就是母后身上的味道,这味道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闻到过了....再次闻到绮罗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妈妈,那只蝴蝶飞得好高,雪儿抓不到。”零雪嘟起嘴来似在和王后抱怨,王后笑笑说:“那母后帮你抓!”说着便牵着零雪的小手一起走到了草丛中。绮罗看着眼前的一幕很是窝心,心想着如果时间能静止在一刻就好了,就我和妈妈在一起。

    刚想到这里,就见一个丫鬟急匆匆地跑过来,看神色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那丫鬟边跑边喊着:“王后陛下,王后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王后此刻正陪着零雪专心致志抓蝴蝶,被那个丫鬟一喊蝴蝶被吓走了,王后转过头来问:“什么事?好好说!”

    那丫鬟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说:“是国君...国君...国君带着一个小女孩回来了,还有....还有一个女子,说是...说是...要....要立那个....女子为妃!”

    “什么?!”王后听后抱起零雪走出了草丛,“国君现在在哪里?”王后问。

    “在大殿....说...说是要和众臣商议册妃一事。”

    “还反了他不成!”说着王后把怀中的零雪递给了乳母,吩咐乳母好生照看,自己带着一干人等往大殿走去,小零雪见妈妈要走,又哭闹起来。绮罗看了一眼小时的自己,感叹真是一个爱哭鬼,没多想也就跟着王后去大殿了。

    大殿之上她的父王临雪国君正领着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姑娘的手,身后还跟着一个长得十分妖冶的女子。王后走进了大殿,看了一眼小女孩又看了一眼那名女子,冷笑道:“这两个是?”

    临雪国君面露难色,冲王后尴尬一笑:“这个女孩....是....是我的女儿,而这个女子是这孩子的母亲。”

    王后听完自然怒不可遏,“好啊你!楚恒,我把这临雪国女帝的位子让给你,不是让你四处寻花问柳的!你这次出征攻打火国,仗没大胜,你居然带回个野种!带回野种也就罢了,居然还把这个肮脏的女人带回来!是谁给你的权力!”

     “姐姐,你消消气。既然你也说了,现在这个临雪国做主的是楚恒,那权力这个东西应该不用谁给,楚恒自己就有吧!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姐姐何苦纠结呢,再说姐姐你是王后,既然都是王后了还计较这么多干什么!”一旁的女子看王后盛气凌人的样子,自己十分不爽,心想大家都是女人,你为什么要摆出不可一世的样子!还说我的孩子是野种!

    “涅儿,住口!冰锦,你听我解释!”楚恒看王后已经被涅儿的话激怒,连忙安抚。因为他知道以他的灵力是无法与冰锦相抗衡的,得罪了她恐怕自己也没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