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曾经的你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524字

    “哈哈哈”王后突然笑了,这笑声带了些许无奈,这笑更像是嘲笑,嘲笑自己堂堂临雪国女帝竟被火国一个不入流的女子怒怼,笑自己爱错了人也信错了人,让自己的自尊居然遭人践踏。绮罗在一旁看着很是心疼,她虽不能完全了解母亲的心情,但也能感知像母亲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遭遇这种事情是她不允许的。

    王后转过身冷冷地盯着那个女子说:“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刚刚还有顶撞王后的气势,眼下被冰锦这么一盯气势全无,怯生生地回答道:“我叫涅儿,是火国的圣女。”涅儿想告诉冰锦,自己虽然灵力不如她身份也不如她尊贵,但自己大小也是一位圣女,出身也不差。

    楚恒以为冰锦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笑着说:“我一直没敢把她们母女接来,此前一直安置在一处十分破旧的地方,现在看着烟雪一天天长大,觉得这也不是一回事,所以就想...就想接她们母女俩回来......”楚恒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冰锦打断了。

    “楚恒,我想你误会了!”

    “恩?”

    “我问她的名字不是说我已经接纳她们母女了”冰锦此刻面无表情,谁也猜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绮罗此刻也很紧张,这和刚刚和小零雪嬉戏打闹的母亲判若两人。

    “我问她名字是不想我连自己杀的是谁都不知道!”话音刚落,冰锦长袖一挥,那涅儿已经气绝身亡,但王后看起来还不解气,又是一挥,那涅儿的尸身已经被挫骨扬灰。

    “冰锦,你...你为什么...”此刻的楚恒虽然已火冒三丈,但忌惮王后的灵力遂没有发作,倒是在一旁的烟雪看到自己的母亲死状那么凄惨,吓得哭了起来。楚恒怕王后继续动烟雪的主意,连忙将烟雪藏到自己身后。

    王后看到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放心,我不会对一个女娃娃怎么样的,她虽是野种,但并没有过错,错的是是你!楚恒!我一心扶持你做我们临雪国国君,让你去攻打火国,为的是胜利之后回来好建立威信。而你呢,仗非但没有打赢,还居然跟个不清不楚的女人有了一个不明不白的孩子,而且这个孩子居然...居然已经这么大了!你真是瞒的我好苦啊!枉费我...“说到这里,王后突然哽咽了。

    是呀,她的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而这个男人非但没有完成之前她对他的种种设想,居然还把她拉到了绝望的困境,她该如何处置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长得也是那般可爱伶俐,和自己的零雪一样,她下不去这手,即使她恨极了这个女孩的母亲和楚恒,但是已经身为母亲的冰锦已经对孩子下不去狠手了。

    而此刻的楚恒听了冰锦的一番话并没有一丝丝悔意,他还沉浸在涅儿已惨死的震惊中。

    “枉费你...枉费你对我的一片苦心吗?冰锦,你扪心自问,我自从娶了你以后,你心里把我当做你的夫君了吗?”说到这里楚恒苦笑一声:“你身份尊贵,是临雪国拥有至纯血统的女帝,是正道之首。而我呢?我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小国的将军,”

    楚恒顿了顿,接着说:“和你说实话吧,在我遇到你之前就已经认识了涅儿,她是我的师妹,我们从小跟随一个师傅学习灵力,我对她是早已情根深种,我儿时已经向她许诺将来功成名就时一定会娶她!但是等我们真的长大时她因身份所限回到了火国当了圣女,而我则只能回到我原来的国家继承我父亲的衣钵成了驻守城池的将领,若不是...若不是....那日父亲带着我代表国家去临雪国觐见你,我都不知道这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没错!我从第一眼看见你时就已经被你深深吸引,但是那时的我绝对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因为我们的身份相差悬殊,我怎么可能吃得到天鹅肉呢!但是也许是上天为成全我,当我父亲告知我们国君此次派我们来觐见你是为了借机杀掉你的时候,我想都没有想,我不能看着这么完美....这么美丽....的女子死在我面前,于是就在晚宴时父亲对你拔刀相向时,我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杀掉了我的父亲为的是保住你的周全!因为我不能让你死,你对于我而言就是一个梦。”

     说到这里楚恒叹了口气,“后来,这个梦突然成真,我居然娶了你,你成了我的妻。我本对我们未来的夫妻生活有好几种美好的设想。但是我忘记了,我忘记了你高贵的身份,忘记了你最最忠实的臣子们,当他们听说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居然娶了他们眼中最高贵的女皇,那恶意的诽谤和嘲讽便接踵而至,反对声此起彼伏。“

    “而你呢,高贵的女皇,你无法满足你臣子们的需求,你就拿我当替罪羊,你昭告天下说将女皇的位置让给我,让我做临雪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男皇帝,你知不知道这对于我而言是种巨大的侮辱!你在天下人面前说我是临雪国唯一的王,而在生活中呢?在生活中你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唯一的女皇,而我就是你的一个奴仆,一个可有可无的奴仆!”

    “直到...直到你突发奇想派我去攻打火国,我因被属下出卖做了火国的俘虏,要不是涅儿知道偷偷放了我,我怎么会活着回来!是她....她给了我最温暖的感觉,让我重拾了真挚的感情。但是那时的我已经给不了她任何许诺,但她并没有怪我,她依旧以她的温柔感化着我,让我体会到生活依旧美好。而你....你夺走了我的美好,把我最后的温存也剥夺了!”

    冰锦听了楚恒的一番言论,心寒至极,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在这个男人眼里都是错的,给了他至高无上的权力,他却觉得是负担,她不明白,男人最想要的不就是权力和野心吗?她让他去攻打火国也是为了满足一个男儿征战四方的野心,为什么,为什么他还不满足,最后还要责怪自己?

    冰锦此刻已经停止了哭泣,“好!是我杀死了你最心爱的女人!一命换一命,你来吧!为你心爱的女人报仇!”

    一直站在身旁的绮罗看到母亲已经闭起了眼睛好像在等着楚恒亲手毁灭她,于是本能地挡在了母亲的前面,也许在处理这段感情上自己的母亲也有过错,但父亲的自私和自以为是让绮罗深深为母亲不值。

    楚恒看到这一幕,激动的情绪也逐渐恢复理智,“罢了,罢了,人都死了,还计较这么多干什么呢!我只求你放过烟雪,让她好好长大。”说完楚恒牵着烟雪的手便离开了大殿,绮罗留下来看护母亲,她见到母亲那精致的脸庞又有晶莹的泪水滑落下来。

    那一日及随后的三日母亲都没有进食,她的脸逐渐瘦削下来,看得绮罗好不心疼。还好自己小时候比较懂事,这段日子不哭不闹,王后也只有见到小零雪时才挤出难得的笑容。

    而她的父亲楚恒呢?他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既然他与冰锦的感情已经破裂,他无法再继续伪装深情,那不妨就放手一搏!他趁着冰锦这几日状态不佳,联系临雪国各方不服女皇统治的势力意图“造反”,楚恒虽已是名义上的王,但这还不够,他要的是一个真正的临雪国的王,一个没有冰锦的临雪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