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醒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572字

    绮罗听后便笑了,“那我是为了多和母亲多亲近亲近。”

    “就数你嘴甜!”冰锦梳着绮罗的头发,还不忘刮了一下绮罗的鼻尖,绮罗看着镜中的自己看着自己身后的母亲,不禁感叹道:“母后,你为什么能够这样美!”

    冰锦朝镜中的绮罗笑笑,“你也很美啊!”

    绮罗嘟起嘴巴,“才没有!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别人夸过我漂亮。”

    “胡说!你是我的女儿怎么可能不漂亮!你呀,就是平时活得太不精细,一个女孩子家一点仪态都没有!”

    绮罗听了冰锦的话开心地笑了,她喜欢听母后唠叨自己,这种来之不易的温情让她格外珍惜,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让她一直就留在母亲的身边。冰锦好像看出了绮罗的心事,头发梳得一次比一次满,梳到最后一下的时候说:“梳完头发就离开这里吧。”

    “嗯?”绮罗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母亲,冰锦又把话重复了一遍。绮罗问为什么,冰锦说:“你不能总在这里,你有你自己的世界,你还有使命要完成。”

    “可是母亲,雪儿还没有强大到能与七夜和整个阴月皇朝抗衡,雪儿怕...怕辜负了母亲对我期望....”

    冰锦摸了摸绮罗的头,“放心吧,你是我的女儿,你从降生就注定要走这样的一条路,如果你不行,那这世间就没有人可以肩负这个使命了。”

    “况且现在有至臻相助,我想你后面的路会越来越顺遂的....”

    对于母后的话绮罗越来越不解,“至臻相助?”听母后的口气有些事情母后已经成竹在胸了,这让绮罗又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母后的场面,但那一次和这一次在梦中带给绮罗的感觉却很不一样,她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只是感觉梦中的母亲比现实中的母亲更亲切更真实。

    “母后方才说有至臻仙子相助?至臻仙子在万蛇古窟为了救我的时候已经死了,母后难道你忘记了吗?昨日我和你说过了呀!”绮罗转过头望着冰锦说着,冰锦笑笑:“雪儿说的母后怎么可能忘,母后全都记着呢!”说到这里冰锦用手指了指绮罗心脏的位置,“你无需问这么多,你只要记住至臻和你同在就可以了,这需要用心去感受....”母后的声音越来越小,绮罗不知怎么,开始越来越困,可是自己明明刚刚睡醒呀,怎么能又困了呢?渐渐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只是恍惚觉得母后一直在冲自己笑,冰锦后面说的话她一句都没有听清。

    等绮罗再醒过来时发现身旁站着两个婆子,“母后!”绮罗起身去寻冰锦,却发现周围的布置都变了,“这里是哪里?”

    在凝香阁守了好几日的那两个婆子见到绮罗醒了,都吓了一大跳,原本以为这个姑娘就永远“睡死”过去了,没想到如今竟然醒了,其中一个看见了忙跑出去邀功请赏,而另一个则留守在一旁负责看守绮罗。

    “哎哟,姑娘可真是睡糊涂了,这里是哪里,这里就是您住的凝香阁呀!姑娘可是不知道,您昏睡了好些时日呢!当时魔尊殿下派御医过来诊治,愣是没查出病因,多亏我们两个老婆子没有放弃,一直守护在您身边,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您瞧,您这不是醒了!”

    “昏睡?我睡了多久?”绮罗问。

    “整整三日,三日从未睁眼,在此期间,魔尊殿下和洁妃娘娘都来看过您。”

    “七夜和欢洁?”绮罗纳闷,这两个人怎么无缘无故过来看我,但现在绮罗也无暇顾及这么多了,她起身下床,那个婆子怕绮罗没有好利索,连忙上前去搀扶,绮罗笑笑摆手说不用,她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落花,想起了母后同她讲得那番话,后悔在梦中没有继续追问母后为什么要甘心被父王囚禁在临绮阁,但也终于知道了她和其他人一样也有母亲的疼爱与关怀,母后并没有抛弃她。想到这里绮罗一阵暖意,脸上不禁浮现出了笑容。

    那个出去报信的婆子已经将绮罗苏醒的事情告诉给了魔尊,七夜想都没想就赶忙来到了凝香阁,正巧看见了此时在窗前站着的绮罗,七夜看她气色已回复,心情顿时也舒畅了许多。绮罗昏迷了三日他的心便悬着了三日,这下看到她恢复了,脸上还露着笑,这下七夜的心终于也放下了。那个婆子看见七夜神色也舒展了许多,忙笑说:“绮罗姑娘终于醒了,也不枉我们两个忙前忙后的伺候了。”那个婆子测过身,以为七夜要进去,没想到七夜只是在门外看了一会儿绮罗,确认她没事以后,便和随从们说,“回书言殿”转身的一刻还不忘叮嘱那个婆子:“你接着留下来好生伺候绮罗。”那个婆子连忙应允。

    绮罗望着窗外发呆,并没有发现七夜。欢洁那边也听到了绮罗已醒的消息,本来想过去看看的,无奈红缨今日过来拜访,自己不好抽身前去。

    “听说绮罗已经醒了,妹妹可曾知道?”

    “嗯”欢洁见红缨突然问起,便随口应了一声。

    “之前因为绮罗和妹妹相处得不是很愉快,这...还需要妹妹多多包涵。我当时也是护仆心切啊!”红缨一副讨好的嘴脸让欢洁看了很不舒服,于是把话题岔开。

    “那日和姐姐一同赏花时看见慕野妹妹好像心思沉郁,闷闷不乐,姐姐可曾知道慕野妹妹是怎么了吗?”欢洁问到。

    红缨笑笑,“还能怎么,之前我和慕野妹妹住得很近,那时她天天偷跑出去玩,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念她年纪最小,还处在天真烂漫的时期,也就罢了。眼下我和千焰换了住处,那个千焰公主可不是好对付的,我是心地善良,平常不与慕野计较,但那个千焰从小娇生惯养的,可是不容易对付!”

    “那姐姐的意思是慕野受欺负了?”欢洁继续问道。

    “我可没有这样说。”红缨磕着瓜子说到:“慕野那姑娘有她那个当国君的哥哥保护,妹妹你就放心吧!”红缨转过头来看着欢洁说到:“要说妹妹你...”红缨顿了一下,“妹妹你平日也不像爱管闲事的人啊!怎么最近就突然关心起了绮罗,现在又开始问慕野了?”

    “身在这深宫宅院内,茕茕孑立,难免要关心下周遭人的境遇。”欢洁感叹到。

    “呵呵,也是。妹妹凭着长得像那传说中魔尊殿下最爱的静公主,不用像我们这样天天想着争宠,妹妹自然就有人宠了!可不日子就空闲下来。”

    听红缨打趣自己,欢洁本也不想理会,但是当红缨提到了她的姐姐静公主,欢洁的心不免还会刺痛一下,她的姐姐静公主是正魔两道第一美女,据说姿色不亚于当年临雪国王后冰锦。虽旁人都说自己长得像姐姐,但欢洁知道只怕自己连姐姐的十分之一美色都不到。

    红缨看欢洁不说话了,知道自己提到静公主影响到了她,于是提议“不如我们去看看绮罗恢复得怎么样了吧!毕竟主仆一场,自她生病我还没有去看过呢。”欢洁同意了红缨的提议,于是两人朝着凝香阁走去。

    两人刚走到门口,碰巧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刚刚从凝香阁出来,红缨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不是我们的魔尊殿下吗?”说着转过头来望向欢洁:“看来有人比你我更关心绮罗啊!”欢洁不语,红缨又望了望七夜离去的身影,直到走远了才说:“看来殿下没有看见我们。走吧,咱们也进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