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突破口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434字

    说到这里,绮罗沉默了。慕野以为绮罗不知道于是介绍到,“算起来她是我的表姐,听说她是魔尊殿下第一个妃子,她在临雪国时并不受宠,但不知为何竟能嫁给魔尊殿下,后来....”慕野在这里卖了个关子,“后来她居然想要刺杀魔尊殿下,然后她就失踪了。”

    绮罗苦笑,“关于她的事迹我也听说过,不过和公主您说的不太一样,奴婢听说的都是她已经死了。“

    “原来你也知道啊!我听别人说也是她已经死了,但是我不信,我觉得这样敢爱敢恨的女子不应该这样轻易的死去!”

    “公主都没有见过她,怎知她敢爱敢恨?“绮罗问道。

    ”就凭....就凭女人的感觉。“慕野很认真地答道。

    绮罗听到这里没忍住笑了,“女人的感觉?公主,我怕您现在还是个女孩吧!哪里来的女人的感觉?”说到这,小野花也没忍住笑了。“我怎么没有,我也是女人啊!你们都笑什么!你们想想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样的女人难道不是敢爱敢恨的典范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敢爱敢恨的典范,而是傻的典范,是蠢到极致的典范。”绮罗说道。

    慕野看绮罗的神情,又坐回去,“你为什么这样说?”

    “难道不是吗?明知道一个人根本不爱你,你却像飞蛾一般扑向他,结局除了死还能是什么呢?”

    “爱?!”慕野诧异,她不明白怎么说着说着绮罗开始说起了爱。

    绮罗意识到自己话多了,用笑掩饰:“这个呀,公主恐怕还不知道呢!”

    听绮罗这样说自己,慕野有些不服气,“我怎么不知道,爱,是一种...”慕野好好想了一下,“是....”

    绮罗看到慕野的样子好像看见少女时代的自己,打趣地问:“是什么?”

    “是我对哥哥的感情!”话刚出口慕野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她也不相信自己竟然如此大胆地将深藏的感情表露出来,而且倾诉对象还是和一个与自己并没有交情的女子。

    绮罗听慕野的回答,迟疑了一下,“川野和你是兄妹之情,这个和爱扯不上关系。”

    “怎么扯不上,我对哥哥就是爱!我喜欢他喜欢的一切,憎恶他憎恶的一切,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我的哥哥,我对哥哥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兄妹之情,那个感情就是你所说的爱!”慕野见绮罗质疑自己对川野的感情,情绪激动地辩解起来。

    慕野的回答让绮罗感到震惊,慕野的回答真挚而诚恳,她对川野的感情的确已经超出了一般的兄妹之间的感情。“公主,”绮罗语重心长的说道:“有可能是你年纪尚轻,错把对哥哥的感情当成爱情,这两种情感是截然不同的,你所说的对哥哥的这种感情完全是出自血缘,出自一个妹妹对哥哥的维护,但不是我所说的爱....”

    “不!“绮罗话还没有说完慕野已经打断了她,“你们都说我年纪小,懂不懂得爱和年纪又什么关系,我确信我对哥哥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我可以为哥哥做一切事情,甚至是牺牲我自己,只要哥哥欢喜,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即使离经叛道我也在所不惜!”说到这里慕野天真笃定的眼神透出一股寒光,叫人看了害怕,感觉和之前的慕野判若两人。

    绮罗意识到慕野已经把川野当成了她的神,她的信仰,她的一切,方才从慕野口中说出的话绮罗感到眼前这位表妹心里一定有秘密,否则一向单纯天真的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于是绮罗笑道:“离经叛道?我们水冶国的小公主能为自己的哥哥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快来告诉告诉我,我想知道。”

    “我...”慕野刚要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停住了,“没有什么,我刚刚就是那么一说,我能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不像你,你那么厉害...”说着慕野将头低了下去,目光锁定一处发呆。慕野的神情让绮罗确信了她一定有什么事,而且这件事是背离正道的事情,从慕野的话里绮罗感觉到这件事一定和川野表哥有关,会不会和噬龙珠有关呢?绮罗想着,但看来今天慕野是不打算说了,好在慕野把自己当成偶像崇拜,敢向自己吐露心声,那就来日方长,就以慕野为突破口试着查看噬龙珠的下落。绮罗这样想着已经笑着起身,说:“时候不早了,公主估计也累了,今天我与公主所说的话不会透露给其他人,请公主放心。也请公主自己珍重,有些时候女人会被眼前的假象迷惑,你认为的爱其实并不是,当然我也很佩服自己,公主对兄长的这份至臻至纯的感情世间也算少有,但还是那句话请公主自己要懂得保护自己。”说到这里绮罗便告辞了,慕野听了绮罗的一番话更觉得与她亲近了许多,经过此番谈话慕野已经把绮罗当成了自己的知心人,于是亲自送绮罗出去。

    绮罗回到凝香阁两位婆子还在那里,只不过没有在房内而是在屋外跪着,绮罗不解上前,“两位婆婆怎么跪在这里,屋外这么冷跪在这里肯定会感染风寒的,赶紧随我一起回屋休息吧。”

    两个婆子像根本没有听见绮罗的话一样,依旧跪在屋外一动不动,绮罗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事,于是走进屋里一看,果然,屋里坐的不是别人,正是魔尊七夜,他正坐在桌旁喝茶,用嘴轻轻呵着茶的热气,头都没抬问绮罗:“跑到哪里去了?”

    “哦,没去哪里,就是病好了想四处走走,总躺在床上不是很舒服。屋外的两位婆婆是....”绮罗问。

    “她们没有照顾好你,理应罚跪。”

    “照顾好我?我挺好的呀!不用她们照顾。”绮罗回答道,但心中疑惑,“明明之前七夜那么嫌弃自己,怎么现在又....这男人心呀真是海底针,伴君如伴虎啊!”

    “一个大活人突然走了,去哪了都不知道,这叫照顾好你?”七夜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这两个时辰你到底去哪里了?”

    “两个时辰。”绮罗心中计算着,“怎么他知道我什么时候离开的?这正好是我刚离开没多久的时间啊,难道....难道我刚走没多久他就来这里了,然后一直在这里等我?”

    “在想什么?怎么还不回话?”七夜问。

    绮罗连忙晃过神来,“哦,没去干吗,就是去了慕野公主那里,之前在大殿上见她楚楚可怜所以去看看她。”

    “楚楚可怜?你倒是很爱管闲事啊!”说着七夜又抿了一口茶,“真的是去看慕野,而不是去了心湖?”

    “我倒是想去,你同意吗?”绮罗小声嘟囔着,“你说什么?”七夜好像听到了绮罗的话,又问了一遍。

    “没有没有,怎么敢去心湖打扰慎殿下。不知魔尊殿下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绮罗不想继续回答七夜的问题于是话锋一转,问七夜来这里的目的。

    “你病一直没好,我的书言殿一直有人空缺着,本想着让你好好休息两天,但看你这么不老实,病刚好就东跑跑西跑跑的,不如就随我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