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授受不亲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635字

    “啊!”绮罗一听七夜又让自己回去当值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殿下,我的病还没有好,你看我...咳咳咳...”说到这里绮罗连忙轻咳几下,“方才出去估计又感染了风寒,现在又不是很舒服了。”

    绮罗刚想继续装咳,谁知七夜顷刻之间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害得绮罗酝酿的咳嗽都没有咳出来,只是使劲咽了一下口水,“魔尊...魔尊殿下...”说到这里,七夜突然伸出手,往自己的脸上袭来。

    看这架势绮罗以为七夜识破了自己的谎言,又要扇自己,吓得赶紧闭起了眼睛,谁知七夜并没有他只是把他温软的手掌附上自己的额头,轻轻抚摸了一下,“还好,没有发热。”

    “啊!”绮罗诧异地轻轻睁开眼睛,“哦,没有发热,只是轻微的风寒。”绮罗冲七夜尴尬一笑。七夜并没有理会绮罗,吩咐王勇让屋外的两个婆子进来,两个婆子跪了两个时辰,此刻的退已经不是她们的了,两人互相搀扶着战战兢兢地进来,见到七夜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绮罗你们好生照顾,今天的事情如果再发生就不是罚跪这么简单了!”、

    “是!”两个婆子连忙应声回到。

    “那我?”绮罗指指自己,眼睛望着七夜,“是不是就又可以歇息几天了?”

    七夜没有正面回答绮罗的问题,“我会每天派太医过来这里,如果诊治好了你就立刻回书言殿当值,清楚?”

    “清楚清楚!”绮罗淡淡一笑,心想着七夜一向精明多疑,怎么这次就被自己给蒙骗过去了,看来人无完人都有疏漏的时候。

    “都感染风寒了,怎么还不回床上躺着?”七夜厉声问道。

    “躺躺,我这就去躺。”说着绮罗已经走到床前,缓慢地掀开被子,回过身不好意思地说道:“殿下在这里,恐怕不好躺吧?”

    “哦?何以我在这里你不好躺,是有什么顾虑吗?”七夜明知故问。

    “顾虑?当然有了,男女授受不亲,你带着王勇站在这里,我怎么能好好休息!”

    “这是在怪我喽?”七夜冷冷地说出这句话,“你们都退下!没看绮罗休息不好吗?”

    王勇听七夜这样说连忙带着两个婆子退下了,而七夜自己却依旧站在房内未动弹,“殿下...”绮罗看七夜依旧站在原地未动,这才发觉之前的口气太硬恐怕让七夜下不来台,所以特地纠正了语气说道:“魔尊殿下,奴婢刚刚头疼得厉害,所以才以那样的语气和您说话,请您不要介意,”说到这绮罗又抬眼瞅了一眼七夜,见七夜没有动静,于是试探地说道:“既然他们都走了,那殿下是不是应该也....离开一下,这样奴婢好休息...”说到这,七夜突然笑了,“两个婆子已经都被王勇带走了,现在没有人照顾你,看来只能本尊留下来了。”七夜说着已经快步上前走到了绮罗的跟前,绮罗吓得贴紧了床边,但无奈七夜身高压制,已经死死扣住了绮罗,身子前倾上前一把紧紧搂住绮罗,“怎么?呼吸如此急促,是不是又不舒服了?”七夜看绮罗面红心跳得厉害,于是玩味一笑继续调侃。

    “没...没有....魔尊殿下,男女授受不亲,您这样,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可是不好的。我不需要别人照顾,自己也是可以的....”绮罗现如今已经语无伦次,她不知道如何抗拒眼前这个男人,她力气比不过他权利没有他大,自己此刻就像是刀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自己可以干嘛?”七夜说着又靠了上来,绮罗感知到七夜呼出的热气在自己的耳旁,现在绮罗的脸真是红到了耳根,却也无可奈何,“自己可以...可以照顾自己....”七夜将自己搂得太紧,此刻绮罗已经喘不上气来,每说一句话都是在感知彼此温热的气息,气氛好不暧昧。“求魔尊殿下放下奴婢,奴婢真的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怎么不舒服说来听听。”七夜没有想放过绮罗的意思,看着绮罗绯红的脸颊激起了七夜挑逗绮罗的欲望。

    绮罗现在快要哭了,早知道不说那样的话招惹到七夜,现在她已经是骑虎难下,“奴婢已经...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哦?”七夜听到这里露出了邪魅的笑容,“那看来是要做下人工呼吸了!”

    “别!“绮罗正想反抗,谁料七夜已将唇紧紧贴了上来,用力一吻让绮罗瞬间窒息,七夜仿佛不想给绮罗任何喘息的机会,一吻接着一个吻,绮罗只能偷间隙深呼一口气,七夜用力过猛使得绮罗重心不稳,虽紧贴床边但也无力支撑顺势倒在了床上,而七夜好像仍不想放过绮罗也顺势躺了下去,这下绮罗终于找到了机会,连忙翻身过去与七夜保持一段距离,“殿下,奴婢风寒会感染,请殿下赶紧回去,如果被奴婢感染了奴婢可担待不起。”七夜听了绮罗的话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侧身过来用手拄着头望着绮罗道:“我到要看看你的风寒到底有多厉害,能够几日昏睡不醒。”说着一手抓住绮罗的左臂,绮罗力气没有七夜大,顺势又躺进了七夜怀里,绮罗用手抗拒七夜,但七夜不理会,笑着说:“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我的压迫!”说着便又吻了上去顺带将绮罗的外衣也拂去了,这下绮罗可慌了,“殿下,殿下....”绮罗想说话可七夜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绮罗用尽全力用手支撑着七夜的身子说道:“殿下,我只是一个奴婢,你和一个奴婢在这里做这样令人不齿的事,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吗?况且我还曾是你哥哥的妃子,你这样做于情于理都不合呀!”

    “不齿?我七夜要做的事谁敢议论!”话虽这样说但七夜还是停了下来,绮罗趁着这个时候赶紧穿好了衣服,躲靠在床的一角生怕七夜又要过来,七夜默默起身整顿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便离开了,而绮罗还缩在一角不敢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七夜了,她不懂为什么七夜要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她搞不明白,现在她也不想再去想了,她只是感觉自己好累,想要好好休息,好好睡一觉然后再精神饱满地去战斗。

    拓跋部落那边拓跋勇经烟雪的鼓动,已经整装待发欲去拜见羌族首领。经过那次的杀鸡儆猴,部落上下都不敢再对拓跋勇有微词,拓跋勇自己心里清楚用武力镇压并不是长久之计,他如果真想让部落上下真心归服,现在急需自己建功立业好让族人臣服,这次的出行便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烟雪久在拓跋勇身边陪伴知道拓跋勇的用意,所以此次出行准备地也是十分充足,丝毫不敢有所怠慢。

    等到了羌族,烟雪自觉见面就告知羌族首领自己的真实身份有失妥当,毕竟自己先前是为了套近乎冒充身份接近的他,怕羌族首领知道后心有不悦。于是建议拓跋勇先自行带人会见羌族首领,而自己稍后出现再详细说明自己的身份,拓跋勇同意了,于是自行带人会见羌族首领,羌族首领听说拓跋部落的新任首领亲自带人过来谈结盟的事情,十分愉悦,“美人果然不辱使命!快,邀请拓跋部落首领移步前厅!”说着拓跋勇已带着随从走进殿内,羌族首领仔细打量眼前这位拓跋部落的新任首领,看得出眼前这个人虽然岁数尚小,但气质风度不比平常人,于是更加笃定了结盟的决定。

    拓跋勇上前详细说明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计划,并表明了自己诚恳坦诚的态度,这让羌族首领越听越高兴,于是建议拓跋勇留宿一宿,二人好把酒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