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坤舆图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528字

    “啪”的一声茶杯被摔在了地上,“公主您这是怎么了?”明溪见状连忙上前收拾。

    “你不用管!”千焰说着哭了起来,“一个个都爬在了我的头上,凭什么!一个边陲小国的公主,居然封妃的时候还得了个名号,和我平起平坐!”千焰一边哭着一边说着,“红缨那个贱人现在她计谋得逞,自己的丫鬟得了势,以后不得无法无天了!还有你明溪,”千焰指着明溪说:“一直让我忍忍忍,现在好了,忍得人家当上了雪妃,别人家皆大欢喜,我是有苦难言!”

    明溪收拾完地上茶杯的碎片,过去安抚千焰,“公主,魔尊殿下喜欢的人想封她为妃,这是你能阻止的了的吗?”

    “就算阻止不了,也要奋力一搏!我不能...不能就这么轻易看着我爱的人娶了别人....”千焰哽咽道。

    “公主,魔尊殿下不是一般人。三妻四妾再平常不过了,今儿他娶了绮罗,明儿他娶另一个国的公主都是平常事,如果魔尊殿下娶绮罗这件事就让你气得半死,那以后可如何是好!”

    “我不管!他可以娶任何国家的公主,唯独不能娶那个绮罗!”说着千焰又拿起一个茶杯要摔,连忙被明溪制止住了,“公主,这里不是火国,你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男人都喜欢温柔体贴的女子,你这样可不行!要闹让红缨她们闹去,你得学学那个洁妃,她凭什么能得到魔尊的宠爱,还不是因为知书达礼,善解人意。”

    千焰抹抹眼泪,望着明溪说道:“可是我做不到呀!要我忍气吞声,坐以待毙?明溪,你知道我的性子,我为了七夜牺牲了太多,前段时间我也听你的劝忍了好久,可忍耐的结果是什么?呵呵。”千焰冷笑一声:“是七夜娶了别的女子,还给了她封号....”

    “公主,魔尊殿下有这么多妃子,恐怕绮罗封妃不止你一个人难受,你何苦现在发作呢?”

    “是不止我一人难受,欢洁性子不温不火,慕野更是不谙世事,那个红缨呢?绮罗干脆就是红缨的人!她难受什么,以后多了一个帮手帮她争宠,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千焰没好气地说着。

    “不,”明溪回道:“从发生的种种事情来看,绮罗未必是红缨的人。”

    “不是?怎么可能,上次我当面质问她的时候,她都亲口承认了,你又不是不在场。”

    “但那只是红缨的一面之词,绮罗生病那几日,红缨连去都没去看望过,倒是欢洁去的很勤。绮罗病好以后,红缨虽是去看了,但听说都绮罗的态度什么的都不是很友好,反观欢洁倒是做得很周到。”

    “哼!那个红缨诡计多端,谁知道她是不是和绮罗两人在演戏给旁人看呢。”

    “这也有可能....”明溪想着,“时间可以验证绮罗到底是不是红缨的人,但公主你还需要等等,切不可操之过急!”

    “我现在除了等,也没什么好法子了....”千焰苦笑,“论宠爱不及欢洁,论计谋心计不如红缨,现在绮罗又成了魔尊新的宠儿,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只求魔尊不要忘记我就好了!”说完千焰不禁有流下了两行泪,明溪见了好不心疼,“公主别哭,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到时候会有办法的!”

    眼下千焰这边不好受,红缨那边从欢洁那里吃了瘪,心情也是不好。“那个欢洁真是不知好歹!想着和她一起求着魔尊撤回成命,没想到她非但不阻止还说要支持魔尊册立绮罗为妃,是魔尊宠她宠过头了吗?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了!看到时候魔尊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时候,她怎么办!”红缨生气归生气,她还在想该用什么办法阻止七夜,她知道七夜的脾气,只要是他认准的事情谁劝都没有用,那她为什么还要尝试说服欢洁同自己一起去劝说呢?红缨自己也不明白,也许她想知道自己到底在七夜的心中的位置,“雪妃,哼!”红缨冷笑着说,“我会让你和当年的雪妃下场一样的惨!”

    “公主,您还没有回答奴婢的问题,您为什么不和红缨娘娘一起阻止魔尊殿下册立绮罗为妃啊?”玉福见欢洁没有回答问题,快跑几步继续追问,“多一个人照顾魔尊殿下不好吗?”欢洁轻言轻语,听不出话中的语气。

    “可是之前刚刚将消息通知给公主的时候,公主是很惊讶的呀!”

    “因为没想到会这么快。”欢洁语气依旧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应该快所以感觉到惊讶,绮罗被七夜册立为妃是早晚的事,我以为还会再过些时日,没想到现在就....”欢洁欲言又止,“不过这样也好,”欢洁叹了口气,"这样我也解脱了许多。"

    玉福听了欢洁这番没头没脑的话,不解其意,以为公主是受刺激太大傻掉了。“那公主我们一会儿还过来找魔尊殿下吗?我觉得如果您抱着支持的态度,还不如不找....”

    欢洁笑笑,“找还是要找的,你没看今天红缨气势汹汹的样子吗?看来她是打定主意要去劝说殿下了,我当然也要去凑凑热闹。”

    “公主!您真是!”玉福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着,“真不知道您怎么想的,现在红缨娘娘要去劝说您非但不帮着,还要唱反调!听说新立的这位娘娘封号是雪妃,和那个害死大公主的零雪一个封号!这就对了,都是我们高渺国的克星!”

    “这种东西不能迷信的!”欢洁怪罪玉福,玉福不服气接着说,“我真是不知道公主为什么要对绮罗那么好,如果是因为那日我自己擅自做主烫伤了绮罗,那公主几日不分昼夜的照顾也已经偿还了,为何现在还如此帮助绮罗,非亲非故的,这是为什么啊?”

    “没有原因,一见如故。”欢洁就回答了玉福八个字,这八个字一出玉福便不再问了,她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了,谁让认了这个主子,主子要任性自己也只能陪着任性了。

    这一下午慕野都陪在绮罗身边,陪着她谈天说地,好不开心。绮罗也问起了水冶国的过往,回忆起了自己小时候的种种,一扫这几日的阴霾。

    “姐姐所住的婆罗国也下雪的吗?”慕野问。

    绮罗默默地点点头。

    “那真是怪了,我只知道这世间仅有临雪国是下雪的,不知道竟有别的国家也能见到雪。”

    绮罗笑笑,“婆罗国是小国又地处边陲之地,下雪无人知晓也是不稀奇的。”

    “不,姐姐你知道吗?阴月皇朝作为正邪两道之首,是可以勘察所有领地的气象情况的。听我哥哥说,他曾有缘见过那个坤舆图,他跟我说世界之大,只有临雪国是可以见到雪的,别的地方是没有的!”

    “坤舆图?那是什么东西?”绮罗问慕野。

    “不清楚,只知道这是一件宝贝,可以查看所有地方的天气,哥哥说这对军事判断是十分有助益的!”

    “哦?那这宝贝你哥哥和你说过存放在哪里吗?”绮罗一听便想起了噬龙珠,想着既然是宝贝那一定存放在很隐蔽的地方,没准同噬龙珠藏在了一起,找到了噬龙珠就离她复仇之路有近了一步,但慕野的回答还是让她失望了,“没有,哥哥只告诉我有这个宝贝,但是没同我讲过它放在哪里。对!当时我怎么就没多问我哥哥一句,这样我自己偷溜出去也可以去见识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