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自有分寸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1本章字数:2547字

    “听闻阴月皇朝下雪了。”

    自拓跋勇回到了拓跋部落,终日沉浸在如何攻克阴月皇朝的计划中,今日有探子来报,说阴月皇朝居然下雪了,拓跋勇觉得此事异常,于是想知道身为临雪国的公主烟雪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什么看法。

    “消息可靠吗?阴月皇朝怎么可能下雪?”烟雪听到这个消息首先是质疑,她认为现在临雪国已灭,父亲也被流放中,无人能有如此强大的灵力,能够召唤雪花重现世间。

    “我也认为不可能,但经过多方打探,这个消息已被确认属实。按道理说,能够下雪的地方定是有雪国后裔在那里施展灵力,但就算灵力再强大,在阴月皇朝那种魔气甚重的地方,也不可能召唤雪现世。所以我想问问你,你身为临雪国的公主,对此事是怎么看的。”

    “我心中的疑惑同你是一样的,即使是父亲到阴月皇朝施展灵力也未必能召唤雨雪。阴月皇朝的魔力那么厉害,那里还有七夜,怎么可能压制不住雪国的灵力!此事的确蹊跷!”烟雪眉头紧锁,脑海中仔细回忆自己曾在临雪国经历的人和事,她首先想到的人是临雪国的冰锦,那个在她童年回忆埋下阴暗种子的女人,烟雪思来想去世间也只有她有这个能力了。但是她又怎么会出现在阴月皇朝呢,或许是因为七夜灭了雪国,她去阴月皇朝寻他报仇?

    “那你觉得此事是好是坏?”拓跋勇见烟雪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问此事有可能会带来的后果。

    “好。”烟雪干脆利落地回了一字。

    “此话怎讲?”其实拓跋勇心中也有数,阴月皇朝天降异象,他们朝中一定混乱异常人心惶惶,这对自己而言肯定是好事,但他还是要听一听烟雪的看法。

    “阴月皇朝突降雨雪,说明克制七夜及阴月皇朝的人已经出现了。之前我们一直踌躇不前的原因,就是忌惮七夜,现在看来七夜的灵力也有压制不住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这个人,并被我们所用,那么...一举剿灭七夜以及阴月皇朝那也就不在话下了!”烟雪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透露出寒光。

    烟雪的话说到拓跋勇的心坎里了,他笑了笑,“的确,但是这个人在阴月皇朝,我们要如何寻找?”

    拓跋勇算是问到点子上了,烟雪话虽说出口,但心里实际并不是这样想的,毕竟现在她怀疑那个人是冰锦,冰锦是她最痛恨的女人,她的亲生女儿零雪也是间接死于自己手中,这样的人怎么会为她所用,如果那个在阴月皇朝召唤雨雪的人真的是冰锦,克制阴月皇朝的人虽说是出现了,但自己的死期也将至了。

    “我们要如何寻找?”拓跋勇见烟雪没有反应,就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啊?哦,这件事情还需从长计议,毕竟这个人现在还在阴月皇朝,那个地方不好混进去,我们还需要再想想对策...”

    拓跋勇见烟雪这么魂不守舍的,以为是生病了,起身走到烟雪的面前,轻轻摸了她的额头,关切地问:“不舒服吗?”

    烟雪被拓跋勇的温柔打动,“没...没什么....”说着用手拨开了拓跋勇的手,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过她,一直都是她费劲心机讨好身边有权势的人,父亲如此,七夜如此,她耗尽所有的心力讨好周遭的人,唯独忘记了关心自己,体贴自己。现在拓跋勇突然的举动,点醒了她,原来她也是一个值得被关心的人。

    烟雪心里很感激拓跋勇的温柔,但一向好强的烟雪却不想表现出来,她摆出一脸不高兴,说有事要办就退下了。

    拓跋勇以为是烟雪身体不舒服,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今天突然提起临雪国,拓跋勇怕她心里不好受,现在看来的确影响到她了,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眼下拓跋勇想着该派谁混进阴月皇朝,怎么混进阴月皇朝的问题了,混进阴月皇朝还只是第一步,如何找到这个人更是难题,现在拓跋勇也头疼了,给了他一个希望,但这个希望如何实现,如同烟雪所说,需要从长计议了。

    阴月皇朝这边七夜也不好受,这边已经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总而言之,就是阴月皇朝遇到劲敌,而且这个人不好对付。七夜一直坐在宝座之上,听低下这群人发牢骚,却没有一个人针对所说的问题提出解决办法。

    “好了!”七夜也听得实在不耐烦了,“有我在的一天,阴月皇朝便不会有事!”七夜的这句话掷地有声,从他说出这句话开始,底下再没人言语,因为他们知道七夜的厉害之处,他们也相信有这位史上最强的魔尊殿下,定能保他们的阴月皇朝千秋万代。这次阴月皇朝天降异象,他们也只是发发牢骚,毕竟从七夜当上阴月皇朝魔尊以来,风调雨顺,万事祥和,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什么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就全出来了,但是只要有七夜在,就好像有了这定海神针,不论天降什么异象,他们都相信七夜都有能力化险为夷。

    退了朝,王勇询问七夜要去哪里,七夜说回书言殿。

    “殿下真的觉得这次下雪无关紧要吗?”王勇问七夜。

    “怎么?你追随我多年,对我还不了解吗?”七夜边走向书言殿,边回答王勇。

    “属下不敢,只是,就因为追随殿下这么多年,从未见过阴月皇朝下雪,这次....属下实在是担心!”王勇欲言又止,七夜知道王勇在担心什么,自古以来邪不胜正,虽然临雪国的圣物冰晶,当年已经被自己用计给毁了,但正道仍不能忽视。现在阴月皇朝突降大雪,这对于七夜来说也并非好兆头。

    想着七夜已经走到了书言殿,还没进去,就看见红缨已经等在了那里。

    “你怎么来了?”七夜没有看红缨,径直走进了书言殿。

    “好久没有见到魔尊殿下,心心念念,也就过来了。”红缨说这话感觉有满腹委屈般。

    “我还有事要忙,如果你没什么事就退下吧!”

    红缨苦等七夜了这么久,没想到就换来这样的一句话,红缨不甘心,追随这七夜进了书言殿。

    “你还有什么事?”七夜问。

    “我...我来就是想给殿下提个醒。”红缨站在七夜面前,一脸的义正言辞,“自从殿下宠幸了那个绮罗以来,阴月皇朝就怪事连连。昨儿更是天降大雪,阴月皇朝怎么会下雪!还不是因为绮罗这个灾星!还请殿下保持理智,收回成命,撤销对绮罗的册封。”

    “你这是要与我作对?”七夜做到了宝座之上,随手拿起一封奏折没有看,只是简单地翻了几下,看着台下的红缨问道。

    “臣妾惶恐,怎么敢和魔尊殿下作对。臣妾只是担心绮罗会对殿下不利...臣妾也是一番苦心...”

    “够了!一个女子能对我,对阴月皇朝造成什么威胁?你也难免杞人忧天了吧!”七夜本来在大殿之上就被群臣说得头疼,现在回了这书言殿,红缨又过来同样一番说辞,这让七夜难以抑制住怒火。

    “殿下!”红缨还要说,却被七夜沉郁的表情吓住了,也就没有开口。

    “没事就退下吧!”

    “是。”红缨答应着,悻悻地离开了。

    “殿下,我看娘娘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那个绮罗....”王勇接着红缨的话茬想继续往下说,七夜捏了捏头,摆手制止了王勇,“这件事,我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