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幻术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2本章字数:2505字

    “不是现在?那是什么时候,难不成你要把我留在这里?”绮罗问道。

    “正是。”七夜目光直视绮罗,绮罗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很认真地在同自己说这件事情。

    “为什么?”绮罗不明白七夜到底什么意思,继续追问他。

    “没有为什么,我看你这么喜欢这里,让你多留几日不好吗?”七夜继续调侃绮罗,绮罗听七夜这么一说气不打一处来,“你想惩罚我就直说!就算是我的错,不该擅自闯入这万蛇古窟,可我已经知错了啊!你也不用这么折磨我!”

    “折磨?这点关卡对我们的雪妃而言应该不算什么吧?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施展灵力,害得阴月皇朝已经下了两场雪了,现在因为你,外面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你的错可不只擅闯禁地这么简单!”

    “下雪和我有关?”绮罗嗤之以鼻,“七夜,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只是好奇宝物没有你的准许,来到了这里。至于什么下雪不下雪的可与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把什么过错都推到我身上!”

    “推到你身上?那你如何解释,每每阴月皇朝下雪都是你施展灵力破解结界的那一天?此前我也未肯定,只是猜测。直到今天,你又闯进万蛇古窟,我特地让你很轻松地进来,等你出来的时候故意用念力将结界增强。结果,今天又下雪了,这也未免太巧合了!”

    “这么说,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七夜,你实在太可怕了,你知道我闯了进来,故意加强结界刁难我!”

    “我刁难你?与其说是我刁难你,不如说是你在为难我。绮罗,你究竟有多少秘密没有告诉我?”七夜说这话时语气里透出些许无奈,“也许你对我还没有放下警惕...”七夜慢慢靠近绮罗,在结界处停了下来,他现在离绮罗仅咫尺之遥,但心好像隔着万重山,“我能体谅你,毕竟...”七夜说这话的时候神情突然落寞下来,绮罗见他总话说一半,就知道有些事他还不能同自己讲,但听七夜话里的意思,他又好像知道了些什么,绮罗现在不想探究他的想法,也不想管为什么他会怀疑自己能召唤雨雪,现在的绮罗只想出去,她可不要一辈子困在这里,如果一直困在这里,还不如让她去死还来得痛快些。

    “七夜,你就给我一句痛快话,现在你到底让不让我出去!”绮罗有些不耐烦了,一想到自己所经历的种种原来都是七夜布的局,就觉着自已一直被七夜像傻子一样玩弄在股掌之中。

    “不让!”七夜丝毫没有退步,依旧不放绮罗出去。

    “好!”绮罗狠狠地回了一句,随即退后了几步。

    “你要干什么?”七夜看绮罗神情不对,忙警惕起来。

    “你不放我出去,我当然要自救了!”绮罗说完,闭气眼睛,她现在觉得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绮罗双手合十,心中默念临雪国圣裔口诀,等她睁开眼的一霎那,灵力乍现,七夜觉得寒气逼来,心想不好,连忙施法补救,绮罗见七夜也使出灵力和自己对抗,不甘落他下风,更是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就在那一瞬,周围渐渐冰冻起来,洞内居然也飘起了雪花。

    七夜见状,说道:“你还说你没有召唤雪的能力,好好的洞内,怎么会出现它!”

    绮罗已经不想解释,“七夜,今天我们就拼个鱼死网破吧!看看是我临雪国的灵力厉害,还是你阴月皇朝的灵力更强!”绮罗想着,又再次增强了自己的灵力,“怎么会?!”七夜刚刚对抗绮罗还得心应手,但现在却难以应付,“你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灵力!”七夜问,绮罗依旧没有回答,她现在心跳得很厉害,感觉快要支撑不住了。

    “公主,不要硬撑,你的灵力还不能完全应用自如,现在还不可和七夜对抗。”

    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绮罗的耳边隐约有冷婆婆的声音,“婆婆,是你吗?”绮罗下意识地问道,“你在哪里?你的魂魄在古窟中吗?”

    “公主,我一直与你同在,听我的话,及时收手,不要使用蛮力!”

    “可是...”绮罗现在已经有些吃力了,所以说话也开始断断续续,“可是,七夜他欺人太甚!”

    “公主不要同他斗气,他不是一般的人...哎!看来你还是不听劝,那只能我出手了,得罪了公主!”冷婆婆的声音刚落下,绮罗觉得自己的心绞痛起来,“啊”的一声应声倒地,七夜见状赶紧收手,破了自己所设的结界,跑了过去,扶起地上的绮罗,“你怎么这么傻,拼尽全力和我对抗,你知道根本赢不了我的啊!你怎么样?绮罗,绮罗你醒醒啊!”

    任凭七夜如何呼喊绮罗,绮罗依旧陷入昏迷状态。她昏倒后,周围的冰雪渐渐褪去,七夜喃喃到,“难道她真是零雪灵魂附体,为何她施展的是临雪国的灵力。”现在七夜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救醒绮罗。

    “ 听说阴月皇朝又下雪了,这是阴月皇朝第二次下雪了”拓跋勇看着外面同样阴郁的天气同烟雪说到,“这次的雪好像更加不同寻常一些,竟然都要波及到这里了。”

    烟雪抬头看看天空,感叹到:“是啊!好久没有看见过这种天气了。”

    “准备好了吗?”拓跋勇话锋一转,询问烟雪,烟雪笑笑,“随人参军打仗平生虽为第一次,但烟雪并未害怕,请首领放心!”

    “哈哈,”拓跋勇笑道,“这也是我第一次子承父业,率领众位弟兄去吞并周围的部落。为了能够攻打阴月皇朝,我们的实力要变得更强才可以!”

    烟雪默默地点点头,联盟之事势在必行,自身的实力也要与日俱增才可以,毕竟他们的敌人是七夜以及他背后的阴月皇朝,这么强大的一个敌人,任谁都不可以掉以轻心。

    “这次首领有几成胜算?”烟雪问拓跋勇,“三成。”拓跋勇回答到。

    “三成?首领未免太妄自菲薄了,我们拓跋部落虽比不上周围几个大国,但实力也算雄厚。明日我们要攻打的予皇部落是个小部落,我们去攻打它简直易如反掌,怎么首领说我们的胜算只有三成?”烟雪不明白为何拓跋勇这么没有自信,一个敢去和至高权威七夜发起挑战的人,在面对一个弱小的部落的时候居然会没有把握。

    “烟雪,你应该懂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为何说我们的胜算只有三成的主要原因是予皇这个部落实在太小,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本来这个部落坐落在十分贫瘠之地,根本没有哪个国家会想着去侵略它,甚至吞并它。我们算是第一个要去攻打它的部落。”

    “那为何首领要去攻打这样一个部落,既然这个部落一点都不好,我们为什么不转而攻打更有实力土地富饶的地方,非要揪着它过不去呢?”烟雪听了拓跋勇的回答更加费解了,她不明白一个在军事战略上一无是处的部落,有什么值得投入兵力物力去争取的。

    “因为传说那个部落的人都会幻术,我想亲自去探查一下。”

    “幻术?”烟雪疑惑,“是凭着障眼法存活下来的部落吗?”

    “不,”拓跋勇摇摇头,“他们的幻术更加神奇,等明日我们到了那里,你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