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易主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2本章字数:2507字

    第二天很快就来到了,拓跋部落上下已经严阵以待。

    “准备好了吗?”拓跋勇骑在马上,转过身问的烟雪还是那句话。

    烟雪笑着点点头,就这样,拓跋部落浩浩荡荡地挺进了予皇族所在之地,予皇族所在之地十分偏远,预计不眠不休一直行进,也需要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从我们拓跋部落到这个予皇部落,期间要跨过两座山,还要过那臭名昭著的原邪河,首领,我们攻打这个予皇部落值得吗?我怕光行军的途中,我们的人就折损大半了!”

    队伍刚走出没多久,已经有人站出来打退堂鼓了,烟雪听这个一说,才知道此行凶险异常,怪不得昨日问拓跋勇的时候,拓跋勇说只有三成胜算。长途跋涉,再加之山穷水恶,就算再小的部落,士兵到了那里已经困乏至极,对战也难有十足的把握。

    “为何筹划这件事的时候,我询问大家意见你不说,偏偏在行军途中你提出来?”拓跋勇对此时站出来扰乱军心的人十分不满,那人一脸无辜,“属下也是研究了地形图,得知要途经那些地方,才提出疑虑的...”此人见拓跋勇脸色越来越不好,没敢继续往下说。

    “哦?你才知道要途经这些地方?”拓跋勇厉声质问到,“筹备了这么久,你现在才研究地形图?作为我们拓跋部落大军中的一员,你也未免太不尽责了吧!”

    “属下知道,但现在提出应该为时不晚,还请首领三思。”

    “行军途中扰乱军心!该当何罪!”拓跋勇此时已怒不可遏,筹划这么久的战事,不能因为眼前这个人的一句话搞得人心涣散。

    “其罪当诛!”烟雪知道拓跋勇为了此次攻打予皇部落耗费了多少心血,她不能容忍任何人阻碍她的复仇大业,于是站出来替拓跋勇说话。

    “你一个女人家懂什么!首领就是听从了你的蛊惑,才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

    “荒唐?”拓跋勇重复了一遍那人说的话,“你认为我做的决定很荒唐?”

    那人见首领已经被自己得罪,毫无退路可言,于是鼓起勇气说,”没错!我不仅仅觉得首领此次所做的决定很是荒唐,从一开始您要与阴月皇朝为敌,要杀死魔尊殿下七夜开始,我就觉得首领荒唐至极。其实在这里跟随你此次一起出征的弟兄们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只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因为这个女人,“那人说着,用手指了指马上的烟雪,”当着我们的面杀死了反对你们的人,我们才敢怒不敢言!与羌族联盟到还好,不是什么危险事,可是现在要发动战争,我们要抛家舍业,到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去打仗,恕我直言,我们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不是因为我们在你制定的计划不说,而实在是敢怒不敢言!“

    拓跋勇听得出这个人说的全是肺腑之言,他问其他众人到,“大家的想法都和他一样吗?”

    众人默然,其实就是默认了,谁不想安居乐业过上美满舒适的日子。老首领一死,这个新首领处处宣誓与人为敌,这对于百姓大众而言,真的是苦不堪言。对手如若是实力相当的人便也罢了,可他居然向七夜宣战,要与阴月皇朝为敌对拓跋部落的民众来说,简直就是在背叛。所以他们大多数人都怀着抵触的情绪。

    拓跋勇看没有人吱声,知道了他们心中的真正想法其实和此人说的无异。

    “你叫什么名字?”拓跋勇问刚刚敢向自己直抒胸臆的那个人,拓跋勇现在怒气已消,他现在反倒佩服眼前这个人的勇气。

    “属下名唤苏尧,是拓跋部落一名普通的士兵。”

    “好,苏尧,我现在来问问你,你说不应该去攻打予皇部落,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与阴月皇朝重修旧好,百姓休养生息,重回安乐之景。”苏尧回答拓跋勇问题的时候内心已经平静了许多,因为他知道站在他身后的绝大多数人是支持自己的。

    “如果我不愿意呢?”拓跋勇问苏尧。

    “不同意....这.....”这个问题问倒苏尧了,他从没想过拓跋勇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拓跋勇毕竟是部落首领,地位尊贵,可自己好好的日子也不能不要,思来想去,如果跟着这位夜郎自大好勇斗狠的首领,自己的日子肯定过得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自己带着全家脱离拓跋部落外,唯一的办法就是罢免他这个首领之位,重新选一个合心意的人上去,这样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想归想,话不能真就这样说出来,所以苏尧这里没有再说话。

    反倒是后面有人站出来了,“换新首领!换新首领!”随着他振臂一呼,其余人纷纷响应。苏尧见后面的人纷纷力挺自己,他也终于有勇气抬起头直视拓跋勇的目光,“如果首领不同意,那只能为拓跋部落选举一位新首领了!”

    拓跋勇想了许多结果,但没有一个结果是像现在这样已经失控了,他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许是自己逼得太紧野心太大,有或许是太急,下面的人不满的情绪已经如藤蔓般野蛮生长。烟雪看这架势不对,连忙上前说到,“你们难道忘记老首领对你们的恩情了吗?现在他的仇人还在阴月皇朝吃香的喝辣的,他的儿子为他报仇煞费苦心,而你们却在这里一起造反!你们这样对得起老首领的在天之灵吗?”

    “呵呵,你不要说大话了,说老首领是被魔尊殿下杀的,也是你们的一面之词,我们根本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我还可以说是因为拓跋勇觊觎拓跋部落的首领之位, 亲手杀了老首领呢!”现在众人不满的情绪已经爆发出来,烟雪这样颐指气使的态度,让事态向更不好的方向发展,现在居然有人说是拓跋勇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这让两人很是头疼。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人都背叛了自己,拓跋勇此刻最为痛心疾首,他现在不想挽回什么也不想再辩解什么,他只开口,弱弱地问了一句,“谁还愿与我一起攻打予皇部落,就请随我来,不想去的便回去吧。”

    烟雪诧异地看着拓跋勇,她觉得他怎么就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些背叛自己的人。但此情此景,烟雪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挽救颓势。拓跋勇发话,后面几乎无人站出来,拓跋勇苦笑,神情落寞地独自一人奔向予皇部落的方向,拓跋勇是烟雪现在唯一的靠山,现在拓跋勇在部落已经站不住脚,烟雪除了继续跟随他以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她也追了上去。

    剩下的人一片欢腾,他们终于解放了不用去打仗了,不用再听他们认为昏聩无能的人的指挥了。

    “苏饶,你简直就是我们的英雄,今天要不是你敢于说真话,没准我们就跟着那个傻子去攻打予皇部落了呢!”

    “就是,一个好端端的正常人怎么可能要和阴月皇朝为敌,苏尧,我看要不你来当我们拓跋部落的首领吧!”

    "就是,就是,你来当我们的新首领吧!拓跋勇单枪匹马去攻打予皇部落,肯定是死路一条,我们就当他已经死了就好了。"

    “这....”苏尧本想着推脱,但耐不住这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于是也就应承了下来。

    就这样,以为发动一场战事,拓跋部落更换了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