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偷梁换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2本章字数:2575字

    一夜历险二日跋涉,拓跋勇和烟雪终于翻过了此山。

    “眼下我们就剩一座山和一条河了!”自烟雪战胜了此山,信心倍增,感觉爬山也不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况且身边还跟着一个可以吓退狼群的拓跋勇,再遇到什么豺狼虎豹她也不怕了。

    “你看起来成竹在胸啊!你可别忘了,前面那条和可是原邪河!”拓跋勇怕烟雪得意忘形,时刻提醒她,“那个原邪河可不是一般的河,传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渡过此河,他们的尸体都在原邪河的河底。”拓跋勇描述原邪河的时候特意将声音拉低且表情严肃,这样烟雪也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

    “那是为什么?是因为原邪河的水流太过湍急吗?”烟雪很纳闷,一个河流而已,对于像她和拓跋勇这样两个有灵力的人有什么难的,她觉得拓跋勇将事情想得太严重了。

    “因为幻觉。”拓跋勇面无表情地回答到,“因为原邪河是予皇族最后一道天然屏障,原邪河蕴含着予皇族部落的灵力。我说过予皇族的幻觉很厉害,但凡涉足这条河的人都会产生幻觉且丧失理智,最后全部溺毙身亡。”

    “予皇族的幻术这么厉害!”烟雪听拓跋勇这么说,自己的心也开始打起鼓来,如若真像拓跋勇说得那样,那这个原邪河真是不能小觑。“那就没有任何克制的办法吗?”

    “如果有,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命丧黄泉?”拓跋勇反问烟雪,烟雪想想也对,“那我们没有应对方法,看来是能硬着头皮过河喽?”

    拓跋勇点点头,“所以才提醒你不要那么乐观,后面的路会越来越难走,最艰险的关卡还在后头呢!”

    拓跋勇烟雪这边正为路途艰险而发愁,火国国君如今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魔尊七夜将三日之内寻找绮罗下落的事交代给自己以来,他天天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难安。炎武看在眼里,想为父亲分忧,但也无从下手。如今火国国君已经动用了自己全部的人脉,但未有一人反馈结果,绮罗就想人间蒸发一样,寻不见踪迹。

    “这个绮罗真是个妖女,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父亲,现在已经过了两日,我们依旧没有找到绮罗的踪迹。要不,实在不行我们去向魔尊殿下服个软,认个错算了,求魔尊殿下从轻发落。”

    “服个软,认个错?你说的倒是简单,以我对七夜的了解,如今我已彻底和他闹翻,你以为他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吗?现在唯有硬碰硬了!这个绮罗找得到要找,找不到也要找!”

    “父亲,您何苦为难自己呢?”炎武劝说火国国君,“我觉得七夜是个明事理的人,如果我们实在找不到,将客观事实陈述给他,我觉得他不会太为难我们的。”

    “哼!你怎么这么单纯,七夜那小子的城府那么深,为父都不是他的对手。我那日在大殿之上处处与他对着干,你以为说几句话就了事了?还有,炎武啊,你妹妹现在是什么处境你不了解吗?今儿如果不把那个妖女找出来绳之以法,你妹妹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啊!”

    一提起千焰,炎武沉默了,不再劝说火国国君。是啊,自己的妹妹对七夜一往情深却未有回报,枉付了深情。就是因为绮罗那个女人将七夜所有的宠爱都夺走了,才害得妹妹如今这个下场。一想到这炎武站到了和自己父亲一条战线上,“那父亲,现在我们能用的人都用到了,也寻不见那个妖女的下落。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

    “唉,我也在发愁这件事啊!现在墙倒众人推,都说会帮助我找寻绮罗的下落,可至今没有一个人有消息!为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眼下火国国君算遇到绝境了,进退两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死要见尸,对了,父亲!我想到一个妙计!”炎武沉吟片刻,心生一计,“七夜只是要求我们三日内找到绮罗,但没说是生是死。我们为了给七夜交差,完全可以找一个和绮罗身形差不多的无名女尸来冒充绮罗交差!”

    火国国君听了炎武的建议后沉默了,他眉头紧锁,“这样行是行,但那个真正的绮罗一日不除,我一日难安啊!”

    “父亲,那个我们再从长计议,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给七夜一个交待啊!如若他问责下来可就大事不妙了!”

    “话虽这么说,但找一个这样的人你以为是这么好找的?七夜生性多疑,又聪明绝顶,想要骗过他真是比登天还难。”

    “我们不是还有一天的时间吗?父亲,您给儿臣一天的时间,儿臣定不辱使命!”

    火国国君点点头,“如今之计,只能如此了。”

    绮罗那日为了破解七夜设下的结界,耗尽了心力,如今还在万蛇古窟昏迷不醒。七夜衣不解带,日夜在万蛇古窟照顾绮罗。两日过去,七夜见绮罗没有好转迹象,心也开始焦躁起来。毕竟他也有两日没有上早朝了,他来这万蛇古窟无人知晓,阴月皇朝不能无人主持大局,他不能再在这里停留太久的时间。

    为今之计,只能强行用外力催促绮罗赶紧苏醒过来了。七夜闭起双眼,气运丹田,轻启朱唇,突然有一颗黑色发光的珠子从他口里吐了出来,这珠子徘徊在七夜身边,然后依照七夜的意志来到了绮罗的身边。七夜额头已经汗迹斑斑,这珠子不能离开自己太久,否则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

    那珠子跑到绮罗的嘴边,停住了,停了将近几秒钟的时间,绮罗的眼睛终于睁开了。那珠子见自己完成了使命,便又回到了七夜那里。绮罗睁开眼睛,模糊地感到有一团黑糊糊的东西闪到了一个人的嘴里,绮罗揉揉眼睛,定睛一看,面前的人原来是七夜。绮罗挣扎着要起来,七夜看她起来困难,便伸手去扶。谁知绮罗甩开了他的手,“不用你这么好心,这下你满意了?”

    七夜刚刚为救治绮罗元气也大伤,说话也有气无力的,“什么满意?”

    “现在我这个样子,你难道不满意吗?你究竟要困我在这里多久?”

    “困?你现在不是可以自由活动吗?怎么能说困。”

    “自由活动?你开什么玩笑,结界还在……”绮罗伸出说来,发现手进退自如,“咦?结界不是还在吗?怎么?”绮罗疑惑地看着七夜,“难道你把结界破了?你肯放我出去了?”

    七夜无奈地笑笑,“我不把你放出去,你又该做傻事了。我能怎么办。”

    绮罗撇撇嘴,“你主意这么多,还有你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你设计让我进来,又故意不放我出去,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对,是我造成的。”七夜说完,捂着胸口就要离开。绮罗看着他走路吃力,心想又在使什么苦肉计。绮罗快步走到七夜身后,用力拍了下他的后背,“喂!”绮罗还没说完话,就见七夜应声倒了下去,这把绮罗吓了一跳,“什么情况?你怎么了,我告诉你,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你不要装蒜了,赶紧起来!”

    但是七夜依旧没有动静,绮罗俯身去看,发现七夜额头冒着汗,这才确信他真的有事。心里正犹豫要不要管他,心想着这一切也是他自作自受!不如就把他留在这里,让他吃吃苦头也好。想着绮罗就要离开洞口,但她回过头又望了一眼七夜,心里终究是放不下,绮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回到了七夜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