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没有点破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2本章字数:2505字

    但此时的红缨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询问千焰,千焰有点难开口,毕竟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求过别人,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哥哥们父亲都让着她,如今为了父亲免受惩罚,千焰也算豁出去了。

    “我父亲在朝堂之上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千焰开门见山,红缨见她并无婉转客套地说此事,便也不好再装傻充愣,“嗯,知道!要我说真是佩服火国国君,果真对阴月皇朝忠心耿耿,可以称为肱骨之臣!朝堂之上那么多大臣, 唯有火国国君敢直言不讳,提出惩治绮罗那个妖女,如果我阴月皇朝没有像火妃娘娘父亲这样的人,恐怕不会像现在这样国泰民安。”

    听了红缨的一番恭维,千焰苦笑,“什么肱骨之臣,只怕现在连小命都不保了!”

    “怎么?老国君还没有妖女的下落吗?”红缨明知故问。

    千焰尴尬地点点头,“实不相瞒,这两日父亲已经动用了自己全部人脉关系,可那个绮罗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就是寻不见!我自己也去过那凝香阁,翻个底朝天也未找到蛛丝马迹,现在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哟!以老国君和火妃娘娘这么庞大的势力都找不到,那情景可真是不太乐观啊!”红缨说着,偷偷用眼角瞥了一下千焰,顺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又慢慢放下了,“那姐姐今日来的目的是?”红缨依旧和千焰捉着迷藏。

    “我这边是没有办法了。我想着你能不能帮我出出主意找找这个绮罗?”千焰的性子是等不了了,她不想在你来我往的纠缠这个问题,于是直接询问红缨,到底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红缨见千焰这么急不可耐,嘴上说着替千焰着急,心里其实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虽然红缨和千焰一样讨厌绮罗,巴不得现在就将绮罗凌迟处死,但红缨和千焰只在这一件事上有共识,以往红缨烦透了千焰依仗着娘家势力嚣张跋扈的样子,现在她娘家有难,红缨觉得好戏要上演了。

    “这...娘娘和国君都办不到的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妃嫔,又无权势...”红缨面露难色,“即使我想帮娘娘,但阴月皇朝这么大,要找一个人其实也不是一件易事。况且阴月皇朝禁地众多,心湖万蛇古窟...那些地方都不让人涉足的,这找人还不和大海捞针一样!”

    红缨这句话点醒了千焰,“对了,禁地!父亲只拜托人找了阴月皇朝一些平常地方,没去禁地找一找。”

    “禁地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除了七夜。而且禁地处都布了七夜的强结界,一般人即使想进也进不不去,即使进去了如果被七夜发现,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红缨劝说千焰不要做傻事,但千焰现在哪里还听得进去。

    “如今之计,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反正这两日魔尊殿下也不在,我趁着他不在的时候闯一下禁地,应该也没事。”

    “娘娘这话我全当没听见,”红缨笑笑说,“这么说,魔尊这两日都不在?”

    “可不是!说来也怪,本来这件事我第一时间是要去找魔尊殿下为父亲求情,多宽限几日的。但谁知我在书言殿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他的身影。所以这才来求得你,看看你有没有好的办法。”

    “哦?”红缨听完千焰的话,陷入深思,“你说,绮罗会不会是被魔尊殿下藏起来的。”

    “什么?”千焰听红缨这么一讲,心里也开始起疑。是啊,她此前从未怀疑过七夜,毕竟在大殿之上七夜的态度还是很决绝的,他没有与众臣对抗去维护绮罗,所以千焰一直觉得七夜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但是现在听红缨这么一说,千焰心里也打起了鼓。

    红缨见千焰脸色十分难看,笑笑说:“和娘娘开开玩笑而已,魔尊殿下怎么可能会把绮罗藏起来呢!娘娘不要当真啊。”

    千焰从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当真,怎么可能当真...魔尊殿下断然不能为了一个女子公然与整个阴月皇朝的大臣们为敌...”千焰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没有自信。其实红缨也是如此,她哪里是开玩笑,凭她女人的直觉,像火国国君实力这么雄厚的人都没有一点绮罗的下落,说明绮罗定是被人故意藏起来了,而且藏起绮罗的这个人一定非常厉害,起码阴月皇朝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般滴水不漏,除了七夜,红缨想不到其他人了。但红缨不能将她的猜想告诉千焰,因为她没有确凿的证据。

    “娘娘真的要去闯那结界吗?”红缨平复情绪,询问千焰。

    千焰却还陷在红缨方才的一番话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试是一定要试的...”

    “那娘娘先从哪里试起?毕竟阴月皇朝布有结界的地方那么多。”

    “应该...应该是...”千焰想了想,“应该先去心湖那里看看,毕竟那是慎殿下居住的地方,绮罗和他有过一番情缘,我猜想她会不会在那里....”

    “我倒不这么觉得。”红缨说出了自己的分析,“既然慎殿下已经将绮罗废黜为奴了,就说明他们已经没什么情谊了。况且心湖设下的结界是为了限制慎殿下,殿下自己都出不去如何去营救绮罗,还把她藏起来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先去万蛇古窟?”千焰被红缨说得心思乱做一团麻,完全没有自主的思考能力,思路全都跟着红缨走。红缨点了点头,“那万蛇古窟虽然凶险异常,但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藏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千焰木然地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应该怎样进那万蛇古窟呢?”

    “这...臣妾就不知了,臣妾毕竟灵力微弱,不像娘娘这么厉害。我只是知道洁妃那里有一手串,据说当年选妃大典的时候,就因为她佩戴了那个手串,各种毒物都不敢靠近。我建议娘娘去欢洁那里,将那手串借来一用,也许会有助益。”红缨后面的话都是在打发千焰,她可不想趟这趟浑水,毕竟这是火国自己的事与她何干。

    千焰觉出了红缨的态度,但以自己目前的情境实在不好发作,于是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离开了。

    “娘娘,这个红缨实在是太狡猾了!问了这么多,等于没问,她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生怕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明溪替千焰不值,白挨了这么多委屈,最后红缨也是没有出手相助。

    “一个那种出身的女人,你能把她想得有多好。”千焰反过来倒安慰明溪起来,但也不免尖酸刻薄下,以发泄自己心中不满的情绪。

    “那公主,我们真的要去闯万蛇古窟的结界吗?”

    “当然不!我疯了不成?明知是禁地,还要去闯,如果被七夜发现可怎么办?”

    “如果不去那我们怎么找绮罗?您不是和红缨说要去试一试吗?”

    “我那就是说给她听的,看她是什么反应。今天看她的态度是巴不得看好戏呢!我才不会上这个当!”

    明溪赞同地点点头,“对,不能中了红缨的计!”其实明溪知道自己的公主怎么会有这么多心计,她其实真正在乎的是如果真的是七夜将绮罗藏起来了,她宁愿不去找也不想让七夜下不来台。她怕的是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而不是因为忌惮红缨。

    明溪明白千焰的心思,没有点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