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丧命鸽子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8本章字数:2651字

    正因为有着以上的那些事情,所以自打我出生以来,家里就对我管的特别严,每到天黑必须回家,从不允许我上山下水,甚至有时候留在别人家吃晚饭都不行,他们都是怕我会遭什么报应。可这十多年过去了,我身上没有灾也没有祸的。直到那天,我偷偷跟着张大壮上山打猎,我才发现生命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我们这个村子主要就是靠打猎过活的,所以家里的男童一般在很小的时候就会被带上山历练。而我爷爷从来不让我上山,小时候我偷摸摸的上去过两次,他差点没把我的腿打断。因此村里的伙伴都嘲笑我,说我是个娘儿们。这其中张大壮最甚,他才不过十六岁,一身膘长的跟二十五六岁的成年人一样,而且他每次上山都能猎得东西,上次还弄了一头黑瞎子下山,在村里人人都夸他是好手。

    那天我在村口掏麻雀蛋,张大壮背着东西要上山,看到我之后,大声的笑着说:“哟,那不是潘小狗么?咋的就只敢在家偷偷麻雀,不敢干点男人该干的事情?”

    对,我叫潘小狗,姥爷说名贱命轻,好养活。

    听到张大壮这样羞辱我,我爬下树:“谁不敢!哼,不就是上山打猎么?你以为我不敢去?”

    “对,你就是不敢去,哈哈!”

    被张大壮说的我脸红一阵青一阵的,我也是犟脾气:“你在这等着,我回家拿家伙去,咱们这就上山!谁打的东西少谁就是孬种!”

    我跑回家,拿了爷爷经常用的地夹还有箭弩,就到村头找了张大壮一起上山。

    跟我们一起的还有张大壮的弟弟张明,这家伙也文弱的很,主要帮张大壮支网背篓的。

    上鸽子山的路一共有三条,虽然我不上山但经常听爷爷聊这些,但是张大壮走的路却偏僻的很,我就提醒他:“上山路不是从这里走的。”

    张大壮白了我一眼:“你懂啥,从这里上山,遇到的东西多。”

    都说张大壮打猎技术比中年人还好,原来是找到一条好的上山路。

    走了约摸一小时的时候,在山上见到了一条小河,张大壮指示我们停下,说:“在这边弄个架子,待会儿肯定能猎得野兔什么的。”

    张明很快就操作了起来,我装作不屑的没有动作。不过看到张明布置架子和网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也是老手,要是我不小心的话,估计都能踩上去中招。

    弄好之后我们继续朝上面走,可这一路上也没遇到个影,气的张大壮直抱怨:“今天真是倒了霉了,怎么和你一起上山连一个野物的影子也遇不到。真是扫把星!”

    听到这我怒了:“你说谁是扫把星!”

    “就说你,怎么了?有种别跟着我呀!”张大壮强壮的身体表情凶狠的瞪着我,我心里还真的有点怵。

    但我也是个有脾气的人,扭头就走。

    张大壮在后面大笑着说:“潘小狗你别忘了,谁打的东西少谁就是孬种,还要学狗叫哦,哈哈哈!”

    我气的难受,没理他,就朝其他地方去寻猎物。

    可我自身是不会打猎的,而且山上的路大多崎岖,没过一会儿我就迷路了,一直转悠,太阳都快下山了,我终于找到了刚刚张明布夹的地方。

    我刚来到这边的时候,正巧遇到张大壮也从山上下来。我看到他背篓里什么也没有,就小声的说:“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这一天下来,不也是什么也没打到么?”

    张大壮黑着脸瞪着我:“潘小狗你说什么!”

    我切了一声没理他,而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只红色的狐狸,要来河边饮水,但是这狐狸大意的很,直接踩到了张明之前布的夹子上,疼的它嗷嗷直叫。与此同时,地上的网一拢而起,就把那狐狸给网住了。

    张大壮看到这,大喜:“哈哈,谁说老子没打到东西?看到没,红色的狐狸,红色的!见过没!”

    他得意洋洋的走到网那边,里面的那种狐狸左右折腾但就是出不了网子。看到张大壮得意的表情,再想到输了的话回去又要被嘲笑,我脑子一热,然后就赶紧跑到了网子跟前,拿小刀割破网子,还把那狐狸脚下的夹子给拿掉了。

    谁知道这狐狸以为我是坏人,在我低头给他解夹子的时候,它一口朝我肩膀咬过来,在我肩膀留下了一排的牙印子。亏着它还小力气不大,否则我起码得少一块肉。

    这时候张大壮也到跟前了,二话不说直接一拳朝我打来:“潘小狗,你干什么!”

    我本来想还手的,看到张大壮这身板,我有些怂了。

    此时那狐狸一瘸一拐的跑了,而张大壮也是赶忙追了过去。我也爬起来跟了上去。

    那红狐狸受伤了,跑的不快,它似乎也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就朝河边走过去,然后一只脚蹬地,奋力一跃,竟跳到河对岸去了。

    我吃了一惊,这条河起码三米来宽,难道说狐狸的弹跳能力这么好?

    那狐狸跳到对岸,栽倒趴了一会儿又爬起来,竟然也不跑,就那么站在小河的对岸,回头看我们。。

    张大壮看到那狐狸似乎在挑衅,骂了一声妈的,然后扔掉了身上背着的家伙,倒退几步,一个加速,来到河边奋一跃!可谁知道他脚下滑了,竟然一个趔趄直接栽河里去了。

    这河才两三米来宽,想来也不深,看到大壮栽河里去了,我心中着急,就要下河救他。可是当我的小腿刚沾到河水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我,我根本控制不住身体,抱住了旁边的一颗小树才没掉下去。而此时再看张大壮,他已经挣扎着露出了头,但是他的表情却很恐怖,睁大着双眼,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对着我大声的叫:“小狗,救我,救我!”

    此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松开手就要朝张大壮那边跑过去,但是此时我却注意到张大壮后面有个影子,那个影子好像一直抱着他,而且我确定那个影子不是张大壮的!

    我心中顿时发毛了,经常听村上的人说水猴子,难道这里面有水猴子?但是我却没时间想这么多了,我就感觉自己也被拖下去了,这么浅的水,我感觉自己被越拖越深,我根本没法爬上来!

    此时岸上的狐狸很难听的叫了两声,我就感觉那个拖我下去的力量一下子消失了,于是我赶紧爬了上来。而当我爬上来的时候,我看到张大壮此时已经漂在河里了,他身后的那个影子也不见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这张大壮是被淹死了么?这么浅的河……不对,这河里一定有古怪,刚刚明明有东西拽我!

    张明在后面哭了起来,河对岸的狐狸也不见了,现在就只有张大壮漂在河里,而我却根本不敢下去捞他尸体。刚刚他死的时候,脸上表情那么恐怖,还有那个黑色的影子,我顿时感觉周身发凉,小声的问张明:“你知道下山的路么……”

    张明哭的很凶:“不知道,都是哥哥带我的,哥哥死了,哥哥死了……”

    我咽了口唾沫,和张明坐在一起,吓得浑身打哆嗦,我总感觉,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而且现在天黑了,我还不知道下山的路,就不敢动弹。

    我和张明两人谁也不敢说话,过了大概两个钟头吧,我看到外面有手电的亮光,还听到了爷爷的声音,开心的差点哭了,就赶忙的叫爷爷过来。

    爷爷一脸焦急的来到我身边,我刚要哭的时候,谁知道他一个大耳刮子就朝我打来:“小狗我叫你拿我东西,偷偷上山!”

    而此时他也看到了张明,余气未消的问:“你自己怎么上山了,你哥呢!”

    张明红着眼睛指向了河里,爷爷拿手电照过去,就看到一张惨白水肿的脸,在水里浮浮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