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村长动狐狸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8本章字数:2575字

    孽缘,我也不小了,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打小就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上学,一个人在家玩沙包,唯一跟我接触比较多的,就是曹静曹老师。虽然曹老师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白白净净的跟村里人经常风吹日晒的很不一样,而且到现在还没嫁,可是我对她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顶多偶尔yy一下。

    我就问姥爷,既然知道报应已经开始了,为什么不破了报应呢?而且这个孽缘具体是指什么?

    姥爷又拿起了烟袋,抽了一口气说了三个字:红狐狸。

    我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是我突然想到了前几天红狐为了救我,将两个爪子搭在我肩膀上——亲我,一下子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红狐,很通灵性的狐狸,因为彼此有了救命之恩,所以我心中对她倍感亲切。但它是兽,我是人,我怎么可能和它在一起呢?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讪讪的问爷爷:红狐去了哪里?

    那天红狐被张老太抓走,姥爷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他一定知道红狐去了哪里。

    姥爷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但是我知道她肯定还会来找你。”

    听到这我心中一喜,并不是红狐来不来找我,而是姥爷的话透露了一个信息:红狐还没死。如果它因为救我而死了,虽然它是一只狐狸,我也会很内疚的。

    “不过姥爷,你为何这么肯定说红狐还会来找我?”

    “狐狸一族,跟其他种族不一样,他们认定了一个人,就是生生世世。上次它肯舍命救你,就不会这样的轻松放下你。”

    我笑了笑说:“姥爷,它来找我,我就将它收养了呗!你担心什么呀?”

    姥爷脸色突然变得很认真:“小狗,这种话以后可不准再提!狐族,跟咱们人族一样,而且他们更易修为上仙,它们容不得任何侮辱!”

    我耸耸肩,随后爷爷又说:“这些事我会想办法,我已经给你写个符,你收好挂在胸前,无论如何不要摘下!”

    我答应了下来,但是我总觉着姥爷从那晚上山之后变得怪异了很多,就试探的问他:“姥爷,我听爷爷说那天你去见了胡大仙了,你们聊了什么呀?”

    听到我这样问,爷爷沉思了起来,半响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家里传来了敲门声,我过去打开门,发现是张家堡的村长来了。

    张家堡是一个传统村庄,只是近年来才和乡镇关系走的比的近。张德标,我们的村长,由于当年他是张家堡最擅长打猎,打架最厉害的人,在我老祖父死了之后,他就继任了村长。张德标这个人什么都好,唯有两点:一是为了显示村长的地位,村里的什么事他都要插上一脚;二则是满嘴的大话,做事一点不靠谱。这不,前几天他在镇上开会,今天来我家,指定是为张明他们一家来的。

    张德标来了家里之后,看到爷爷客气的递了一根烟:“来,张五爷,抽抽这镇上的白鸽!”

    他知道我姥爷平时是不抽烟的,就故意显摆。

    姥爷架子端的很正:“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了吧。”

    村长笑笑坐了下来:“我也不跟你张五爷打什么马虎眼了,那张明一家是怎么回事?十几年前张明他爹就走的离奇,现在一家四口一下子走了仨,张明那小孩也离家出走了,咋回事啊?”

    姥爷料到他会说这个,叹了口气:“这事没法说,怪就怪那张大壮贪心,打起了胡大仙的主意。”

    张德标眯着眼睛大力抽了一口烟:“我说张五爷,这十里八乡都尊称你一声张五爷,你倒是说说,难不成咱们这鸽子山上真的住着那成了仙的狐狸不成?”

    姥爷看了一眼张德标,淡淡的说:“成没成仙,我不知道,但是这山上有不少狐狸倒是真的。”

    “那咋从来也没见人猎到过狐狸下来?”

    “废话!谁敢打它们的主意!”

    张德标被姥爷吼了一声,讪讪的笑了起来。而姥爷却接着说:“张德标,我知道你有发财的本事,以前咱们张家堡的人打了东西就只知道把肉买了换点钱,你却想到了卖皮不卖肉,反倒把那些动物的皮子卖了个好价钱,你确实有本事!不过我得提醒你,黄、胡两家大仙的主意你可别打,要吃大亏的!”

    村长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笑说着:“知道知道,这我能不知道么?只是村里最近都说,你们爷孙俩跟张明他家的事有关,这……”

    “我们俩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们家的事。”爷爷正着衣冠说道。

    张德标还是嘿嘿的笑着:“我懂,我懂!您张五爷说没做过,那绝对就是没做过!只是张五爷,你说那狐狸在山上,咱们寻常人可能寻的到?”

    姥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张德标也是识趣,看到姥爷不想理他就站了起来:“行吧,这件事我也清楚了,张五爷说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事了!那张五爷也就不用送了,我就先回去了!”

    转身要走的时候,张德标还故意的回头看看姥爷,见姥爷果然没有起身的意思,就嘿嘿的笑着走了出去。

    村长走了之后,姥爷冷哼一声:“这个张德标,当上村长之后,财迷心窍,早晚要吃大亏的!”

    我打心里也不喜欢张德标那虚伪的作态,只是没想到姥爷的话应验的那么快,张德标果然出事了!

    原来那天张德标从姥爷家走了之后,就到外村找了几个打猎的好手,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行五六个人就提着枪朝鸽子山上走了过去。这一天村子里听到从鸽子山传来了好几声响,不是猎枪的声音,而是土雷声,张德标他们不知道在山上炸了什么,只知道在天快黑的时候,看到张德标脸上跟抹了猪油似的,油光满面的,跟他一起进山的几个外村人,背后的麻袋也是鼓鼓囊囊。

    “这村长就是有本事啊,一次上山怎么打出这么多猎物出来!”

    “不应该啊,这个鸽子山除非那片死亡迷林,其他地方这个季节应该没有这么多野物才对,难不成他进了死亡迷林?”

    “不可能,那地方邪乎的很,进去几个人死几个认,连张五爷都说了,那里布着一个阴阵!村长打了这么多礼物,我总感觉是……”

    “感觉是什么呀,你倒是说呀!”

    “我总感觉村长动了那些动不得的东西!”

    村子里议论纷纷,到最后大家都猜村长应该是打了山上的狐狸和黄狼子!张家堡民风淳朴,坚信狐狸、黄狼子这些是最能修炼成仙的动物,而且早在我姥爷,也就是张五爷的名声刚打出来的时候,他就警告过村子里的人,不得打那保家仙的主意,可如今……

    当天晚上,就陆续有不少人来姥爷家说叨这个事,姥爷听后甚是震怒,他没想到张德标竟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来。于是他连夜来到我家,要同我爷爷一起上山看个究竟。

    奶奶还害怕着当年的事情,就对姥爷说时间这么晚了,明天再去也行啊。

    姥爷却不从,脸色难看的很。爷爷好像知道什么,也没啰嗦,收拾东西交代了一句就出门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却砰砰跳个不停。如果真的跟村民所传那样,村长上山把狐狸给杀了,那红狐呢?姥爷说它还活着,活着的话肯定会出现在鸽子山。前些日子都能这么不小心的中了张明设计的陷阱,那今天张德标的土雷……

    越想我心里越不安,加了件衣裳,趁着夜色,跟着爷爷和姥爷后面,一起朝鸽子山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