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夜山埋狐尸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8本章字数:2847字

    张家堡的夜还是有些凉的,并不怎么明亮的月光照在树枝上,在地面上留下张牙舞爪的图案,看着很是吓人。

    爷爷和姥爷分别拿了一个登山灯,他们在前面照着路,我手里却什么都没有的跟着他们,好几次被石头绊倒在地,但害怕被他们发现,我都没发出声。可是到了山上的时候,树木繁多,他们的光线时亮时暗的,我害怕跟丢了,就走的快了一些,可不成想绕过一个小土堆之后,他们竟然真的消失了,前面没有任何光亮了。

    我正焦急的时候,突然左右各出现一个黑影,在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两条绳子就把我绑了起来,然后两道异常的白光朝我照来。

    “小狗?”这是爷爷的声音,有些震惊,也有些生气,“偷偷摸摸的,你怎么跟上来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低着头不敢说话。

    姥爷面色阴晴不定,阴阳怪气的问我:“你可是担心那红狐?”

    我不敢说话,我知道姥爷不想让我跟那红狐有任何关系,所以我点头的话他肯定会凶我。

    “罢了,天这么黑,你一个人也没法下去,就跟着我们一起吧。”姥爷松了口,但爷爷还是气呼呼的打了我一巴掌。

    此时已经到了山腰深处了,时不时的就会传来几声难听的叫声,而且周围有着好多双黄色的眼睛在盯着我们,就感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感觉黑暗里可能会随时出来个什么东西,把我们给吃了。

    “再往前面走,就是死亡谜林了,老五,咱是不是走错了?”爷爷低声的问。

    “没有,难道你没闻到么,前面有着一股子血腥味。”

    我打小就鼻子尖,奶奶取笑我说没白起潘小狗这个名字,鼻子就是灵光。其实在姥爷说血腥味之前我就闻到了,只是不敢说。但此时,我心跳的越来越快了。

    终于又走了几十米的时候,前面出现个小土坡,与此同时那血腥味更浓了。爷爷拿着登山灯先上去了,可是他还没刚下去,就大叫了一声,急忙的跑了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说:“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那张德标真是个畜生!”

    姥爷皱了皱眉头,也慢慢的爬上去了,我心中担心的很,虽然爷爷拉着我,但我还是趁他不注意,一溜小跑跟到了姥爷后面,爬上了小土坡。

    姥爷的登山灯照的很远,我就看到在手电的光亮下土坡后面有着一大堆白花花的东西,但当我仔细看的时候,发现这些白花花的东西竟然都是动物的尸体!这些尸体堆成了一米多高,下面还不断地有着鲜血流出来,这都是那些被剥了皮的狐狸!

    我忍不住,一下子吐了出来,我就感觉到那些白花花的血肉好像有生命一样,要朝我这边飞过来,吓得我赶紧跑了山坡。而姥爷还在山坡上,愁云惨淡,最后也忍不住那股恶心味,下了山坡。

    爷爷喘着大气:“前面就是死亡谜林了,看来这群狐狸是想跑进死亡密林的,结果被张德标的人埋伏在此,放土雷把他们都炸死活闷死了……”

    姥爷向来面无表情的,这一次好像他也是动真气了,我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简直是作孽啊!这个张德标,他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姥爷这样说着,然后从随行的口袋里拿起他的罗盘,朝土坡的东边过去。

    “老五,你干嘛去?”

    “我要做个东西,化化他们的怨气。”

    只见姥爷在这堆狐狸尸体的四周都撒上了随行带来的稻米,然后他拿着罗盘转了许久,最后在土坡的后方,也就是那死亡谜林的前方站定下来,强忍着恶心劲用手指在地上刷刷画了几个符,然后又来到我们跟前,在地上又画了几个符。默默念叨了一番之后,爷爷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了刚刚他画的符上。那血立刻没入土中消失不见,随机狐狸尸体的传来的恶心劲也不是那么浓了。

    这么神奇,我明明见姥爷没做什么呀。我以为这样姥爷就差不多了,谁知道姥爷正准备收工的时候,突然大叫一声不好,整个人直接朝后面跌了过去,倒了一棵树上。

    我和爷爷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扶起了姥爷。姥爷脸色难看的盯着前方的黑暗,那眼神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我在一旁打心底发毛。

    半响,姥爷都没有说话,最后摇摇头:“罢了,谁叫我多管闲事呢?潘老哥,咱今夜得把它们给埋了。”

    爷爷皱起了眉头:“可咱俩也没带东西,怎么埋它们?”

    姥爷却说:“没法埋,也得埋,否则咱们就出不去了,它一直在盯着我们呢。”

    它?

    听的我毛骨悚然,连忙朝四周看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有。我就小声的问姥爷:“那个它,是谁呀?”

    姥爷脸色难看的朝我挤出一个笑容,看着狐狸尸体的方向,面色沉重。

    如果姥爷都这样说了,没法埋也得埋,我们三个就行动了起来。周围有着不少今天土雷炸的散土,我们就这么一捧一捧的给盖到那堆血肉身上,一直到天色快亮了,才终于盖成了一个坟子样大的土堆,把这堆狐狸给埋了。

    而这期间我的心里很不舒服,这些狐狸都被剥了皮了,我不知道红狐是不是也死在其中了,不争气的竟然在埋它们的时候,还偷偷抹了几滴眼泪。

    难道红狐就这样死了吗?突然之间,我恨死了村长张德标。但是我心里又侥幸的在想,红狐那么通灵性,应该早就跑了吧?或者他压根就没回鸽子山?所以当埋好这堆血肉的时候,我怯生生的问姥爷:“姥爷,那红狐它……”

    我的话还没说完,姥爷直截了当的说:“也死了,你别做它想了。”

    我就感觉脑袋轰的一下,那个两次救了我命的小狐狸,真的死在这里了?姥爷是有大本事的人,我对他的话从来不怀疑。

    姥爷看了看我的表情,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带着东西。

    我不知道对那红狐我是什么感情,竟然没出息到为了一只动物掉眼泪。可心中总是空落落的,感觉整个人就坠入了冰窖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那黑乎乎的,被称作死亡密林的地方,我看到好几个黑色的影子飞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手脚冰凉,不听使唤了。

    “小狗,还愣着干嘛,走了。”爷爷在前面催我。

    可是我现在根本动不了,而且浑身冰凉没有一点力气,一下子就摔到在了地上。

    姥爷察觉到了不对劲,快步的走了过来,一指指在了我额头上,低语说:“不好,小狗火气弱,被脏东西上了身!潘老哥,帮把手,把小狗起来。”

    我现在是能看到他们在做什么也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可就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还冷的直打哆嗦。

    爷爷将我扶着坐了起来,我就看到姥爷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条白掸子,先朝我头顶打了一下,然后又分别朝我两个肩膀打了一下,口中念叨着晦涩的口诀,然后猛的朝我脑门一拍,直接把我拍倒在了地上。

    不过姥爷这一拍,我都是感觉身体恢复正常了,除了脑袋被他拍的疼痛以外。

    但姥爷还没闲着,掏出一个布口袋,眼色凌厉的在我周围点了好几下,我就听到几声很尖厉的声音,然后姥爷才恢复了正常。

    爷爷应该是见过姥爷施法的,低声的问:“都是些个不干净的东西?”

    姥爷点点头:“一些阴灵,趁着小狗火气弱,上身了。”

    爷爷点点头:“说的也是,这小狗身子骨还弱,在山上待了一整天,是受了一些。”

    可姥爷却说:“不是命火弱,是心火弱。”然后他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是不是因为那红狐的死伤心了?”

    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被姥爷看透了,但我却不敢吱声。

    此时爷爷干咳了一声:“管那么多干嘛,这都熬了一夜了,快点回去休息吧。”

    我忙不迭的赶忙爬了起来,随着爷爷和姥爷一起下山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姥爷给我说红狐死了,但我总感觉那红狐还活着,就好像那红狐的命跟我身体有什么关联似的,难不成是因为它给我度命的缘故?

    可是命由己造,哪里真的会有度命,只是后来我才知道,红狐的那一亲,只是为了在我体内永远留着它的气息,叫我莫相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