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爷爷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8本章字数:2859字

    爷爷跪在地上,听黄大仙说完脸白了,显然是他想到了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姥爷随便一说,没想到竟然成真了,那黄大仙的两个儿子竟然真的在奶奶身体里留下了仙根!本来是想诓黄大仙的,结果没想到过了两世半,奶奶竟然真的要生黄狼子!

    “黄三太奶,那这件事可有什么解决办法?”爷爷焦急的问。

    但此时凳子上的杨成刚突然哆嗦了一下,口中还乱叫了一番,然后整个人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在地上走来走去。

    我正好奇来着,杨成刚这时候说:“三根烟的时间过去了,我能撑的时间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奶奶的,这是太离奇了,年过半百的老太,竟然怀了个黄狼子!”

    “喂,不许你这样说我奶奶!”这家伙,语气中总有种看笑话的味道。不过他却刷新了我对他的认识,本来我以为他没什么真本事,可是他这一番上身确实诊断出了奶奶身体不好的原因,着实得佩服。

    杨成刚转了转滚圆的眼珠,朝我笑笑:“没,我没那个意思,只是这件事,得解决才好,不然以老太太的身子骨,撑不了多久的。”

    然后他看向爷爷,问道:“你们年轻时,可跟那黄家仙有过什么交集?”

    爷爷本来不想说的,可是碍于现在事出突然,姥爷又倒下了,所以只得把当初的事如实相告。

    杨成刚听了之后摸了一把额头:“你说的那个老五,可就是你们张家堡的张五爷?当年他果然是好胆量,否则你们根本活不到现在。”

    “大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都看看怎么样才能救我的奶奶。”

    杨成刚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现在就两个办法。一个是把老太太送到一个灵气足够充裕到弥补她体内精气流失的地方,可是这种地方整个青城镇没有几处,有的话也都被保家仙们给占着了,寻常人根本寻不到;再一个,就是现在及时的将老太太腹中仙胎给弄死,弄死的方法倒是有很多,只是……”

    “只是什么?”

    杨成刚叹了一口气:“只是当年你们家就跟黄家仙结下了这么多因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因果都要报应在这小子身上。此时如果再次跟黄家仙结梁子的话,先不说那个黄大仙会不会察觉到,来找你们的麻烦,就算察觉不到,冥冥之中,这业报加深了,这小子本来就不怎么顺的路,后面怕是更不好走了。”

    爷爷听了之后,一句话没有说,狠狠地抽了几口旱烟。而我却想到了黄三太奶的那片天地,那边灵气充足,足够奶奶精气消耗的!可是转念一想,死亡迷林立有那个鬼仙在,他会让我们顺利过去么?再者,就算过去了,难不成真的让奶奶生个黄狼子?奶奶已经到了这个岁数,如果真的生个黄狼子让她晚节不保的话,我想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杨成刚看到我们一家子挺沉闷的,打了几声哈哈就折身回了张德彪家。

    那现在怎么办了,也许只有姥爷能有办法了,但是姥爷的身体又那么虚弱,哎……

    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就感觉自己太无能了。自己的亲爷爷,断了一条腿还整天爬两小时的山路,去山顶求黄大仙放过去;自己的亲奶奶,因为忧思成疾,现在哭的眼睛都瞎了;还有现在奶奶肚子里的黄狼子的事,我竟然都无能为力,真是太蠢了!

    “噶喳!”

    房间的木门声在这寂静的夜显得尤为的刺耳,然后我就看到一点火星一闪一闪的朝我床边走来了:“小狗,没睡呢?”

    “爷爷。”我叫了一声,拉开了灯。

    爷爷抽着他的旱烟,笑眯眯的问我:“小狗,这些日子在山上没受苦吧?”

    “没。爷爷,那山上的灵气特别的好,我在想,咱们可以想办法把奶奶送进死亡迷林,到了那里面,奶奶身体的精气就不会那么快流失了!”我头脑一热跟爷爷说道。

    爷爷苦笑了一下:“傻孩子,别看你奶奶整天哭哭啼啼的,你不知道她是多要强的一个女人,让她生一个黄狼子,怎么可能!”

    我默默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奶奶年轻时候,也是张家堡的一枝花,而且她还是村长的女儿,那时候上门说亲的媒人,不知道有多少!”爷爷竟情不自禁的跟我聊起了奶奶的往事,“可是你奶奶心气高,谁也没看上,歪打正着的我们俩认识了,最后跟了我。可是自从她跟了我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我杀了那黄狼子,家里光景一天不如一天,等你爹出生以后,家里日子倒是宽裕了,可是你奶奶却总担心那黄大仙的报复,整天的就跪在供桌前,跪的膝盖都快起茧子了。自从有了你之后,她更是日日祈祷,心里面装的全是你。”

    奶奶确实这样,整天愁容满脸的,总是担心着家里的人受到黄大仙的报复,可以说没过活过一天舒坦日子。

    “可现在你奶奶出了这种事,全是我造成的,甚至他这苦了一辈子,也都是因为我。我想,无论怎么样,这最后我得救她,我得把她肚子里的那东西给弄死咯。”爷爷很坚定地说道。

    我点点头,奶奶是一个要面的人,平时她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是她对我们要求特别多,虽然家里家境一般般,但我从没有像张家堡的孩子一样,穿的脏兮兮破破烂烂的,奶奶总说,男孩子在外面,就是干干净净,大大方方的,这是为自己活的。

    而后爷爷看向了我:“虽然我不信命,但是你姥爷当年说过,如今那个杨先生也说了,说报应会报在你身上。我本来不信的,但是前阵子出的那些事,让我不得不信了。小狗,是爷爷对不住你啊!”

    “爷爷……”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爷爷却目光坚定的接着说道:“但是无论怎么样,你奶奶最后一段时光,我绝对会让她活的光彩些,不受那些委屈!还有小狗你,爷爷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决定要帮你把那些冥冥之中的恶报给你抵消掉,相信爷爷!”

    黑暗中,爷爷的两个眼睛好似有光一般,透露了一股坚决。只是不知道为何,爷爷的这股坚决,让我心里发慌,我总觉得爷爷要发生什么,就问他要做什么?

    爷爷却让我别管,还给我说虽然明天开学,但是可以不去了,到时候让父母来张家堡接我,再由父母把我送到城市里,到城市里去读书生活。

    我想要问为什么的时候,爷爷却吧唧了两口旱烟,只给我留下一个苍老的身躯背影,离开了房间。

    本来我就睡不着,爷爷这一番话之后我更加的睡意全无了。

    当年爷爷是张家堡最能干的青年,上山打猎,菜园种庄稼,有胆又细心,是张家堡的小能人,所以才能娶到身份不尊贵但眼光却很高的奶奶。谁都说这男才女貌的一对一定会把生活过的比谁都好,却不想因为当年爷爷一个错误的善念,他们老两口颠苦一生,没尝到什么好果子。只是没想到当年的事还缠着他,都到了现在还没有放过他,爷爷似乎,已然下定了什么决心。而我,却无能为力,不能帮助任何。

    这晚,我想了很多,从小到大,第一次失眠。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就知道朦胧中我眼前出现了一个俏佳人,年少精壮的,我竟一把抱住了那个俏佳人,只感觉到胸前有两团软乎乎的东西压着自己,很舒服。

    “潘小狗!”耳边传来曹静老师的声音,我睁开眼一看,怀中抱着的可不正是曹静老师么?我吓得急忙松开了手,我这才注意到,外面太阳都晒屁股了。

    曹静老师有些不好意思,又装作不怎么在意的整整自己的衣服:“你不知道今天开学么,怎么不去上课?”

    我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敢说话。可是突然想到了昨天半夜爷爷来找过我,我就问曹静老师,她是怎么进来的?

    “你家里没人,我就自己进来啦。”

    “我爷爷呢?”

    “不知道。”

    奶奶卧病在床,我爸妈昨晚就回了镇上,爷爷他不可能这时候不待在家里的!想到他昨天半夜那番举动,我急忙的掀开被子跳下了床。

    可谁知道我着急的竟然忘记了自己睡觉没穿衣服,而且这刚醒来,就这么一览无余的被曹静老师瞧了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