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张德标中邪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8本章字数:2510字

    爷爷叫潘朝阳,这是他来到张家堡之后自己的改的名字,他要像那每天的朝阳一样,乐观充满着力量。他以前叫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他最后给自己选择的结局,并不是朝阳,而是那染红了西天的落日。

    爷爷的这件事在我家引起了轩然大波,爸妈回来之后无一不指责着姥爷,但姥爷是万般苦衷心中咽,一个不是也没有说。只有我知道,姥爷是没法说。因为奶奶的那句——“别人的先生都是救人,你却害人,害的还是自己的兄弟。”——这句话,是真真的伤到他了。

    爷爷的事没法声张,否则村里的人都能把我姥爷的脊梁骨戳碎,我们家就打哈哈的说爷爷回江苏了。爸妈要接我和奶奶到镇上的,可是奶奶死活不愿意走,他们俩也就留我继续待在张家堡,一边照顾奶奶,一边把学业完成,下年再同平复了的奶奶一起去镇上。

    所谓家丑不外扬,这件事就被压了下来,过了两天,我们也都跟正常的人一样生活,只是有件事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疙瘩:我爷爷被埋在哪里了?

    我问过姥爷,奶奶也问过,姥爷却说,埋在了集鸽子山气运于一身的一个地方。我问具体在哪里,姥爷却没有说,只说了那个地,谁也找不到。

    姥爷是有真本事的人,那天他借势上身就说明了一切,他的背后很强大。而且听黄大仙说,他好像还跟紫府神殿有关系,而这个紫府神殿,却是让黄大仙和鬼仙都不敢提及的存在。所以我相信姥爷在最后安排爷爷宿命的时候,一定使出了全身的能力。他说找不到,就肯定找不到。

    有些执念,放不下;有些执念,总要放下。爷爷的这件事对我冲击很大,一时间,张家堡村头那户红瓦房子的人家,少了一个老人,多出了一个男人。

    后面的几天我正常的上学,我以为张家堡会跟过去十六年一样,安静无事,但仙家毕竟是仙家,惹不得,张德标的业报并没有结束。

    那天张芙蓉没来上学,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曹静老师叫住了我,让我过去看看。中午吃过饭我来到张芙蓉家,她家门口最醒目的依然是那辆黑色的轿车,但是她家的大门却紧闭,从里面插着的样子。

    “张芙蓉,张芙蓉!”我过去大力的敲门,却没人影。不应该啊,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于是我就翻墙头进了她家,到她家院子里我又吆喝了好几声,没人应我,我就走了她家堂屋。谁知道刚进屋子我就看到了张芙蓉躺在地上,而张德标坐在凳子上,拿着小刀,一点一点的割自己手上的肉,此时他的左手,都被切掉了两根手指了。

    张德标看到我之后,停止了割肉,歪着头瞅着我,慢慢的站了起来。

    我心里紧张到不行,这个张德标一定被什么东西上身了,而且此时的他神志不清,否则张芙蓉不会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

    我赶紧的低头叫了好几声张芙蓉,她还是不醒,我看情形不对立马的掉头就跑。

    张德标看我跑了,突然歪着嘴笑了,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追着我。

    我来到他家大门那,发现大门不但是从里面插着的,而且还用锁给锁了起来。于是我赶忙的又朝墙头那边跑过去,跳了好几下两条胳膊才拔到了墙头,但是我感觉脚脖子一凉,回头一看,张德标正伸着他那断了两根手指的左手,拉着我。

    我使劲的踹了一下,但张德标不为所动,就这么用满是鲜血的左手拉着我,还对着我咯咯咯的直笑。

    我记得姥爷说过,狐仙上身的时候,会手脚发现,眼睛会是不是的有眼泪出来,而且说话跟嘴里有痰似的。现在看张德标,他的眼睛除了有些翻白眼并没有眼泪,而且他的手并不是热的反倒是冰凉,应该不是狐仙上身报复!再说了,就算狐仙上身报复,应该也是那天的五子六子,他们见过我,不会这样追着我要杀我吧?

    张德标是中邪了。所谓中邪,就是被脏东西上身了。

    都说中邪的人怪力大,这时候张德标猛的一拽我脚脖子,我根本没有力气反抗,整个人摔到了地上。而张德标阴森森的笑着看着我,右手举起了那削铅笔用的小刀,就要朝我划来。

    此时我吓得浑身都动弹不得,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坐以待毙,就连滚带爬的赶紧跑到院子中央,大声的朝外面喊救命,说张德标中邪了。

    张德标也不急,怪笑着一步一步朝我走来。其实按照正常情况我应该是跑的,但是这时候恐惧作祟,我两条腿都在打哆嗦,根本动不得。我脑中赶紧想,中邪了应该怎么办,姥爷说过,五花大公鸡,黑狗血,还有什么来着,怎么记不得了。关键是,现在也没地方去找公鸡和黑狗血。

    “小狗,是你么?你在里面吗?”我在恐惧的动弹不得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传来了曹静老师的声音。哦,她住在张德标家附近,一定听到了我的叫声。

    听到曹老师的声音我赶紧的朝门口跑过去,紧张的说话都结巴了对她说:“曹老师快叫人,张芙蓉她爸中邪了,要杀我!”

    透过门缝我看到曹静显然吃了一惊,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此时张德标又到了我身后,左手搭在我肩膀上,右手拿着小刀就朝我的后背划了一刀!

    幸好是小刀,只是划破了我衣服,我赶紧的跑动起来,强行的告诉自己不能紧张不能紧张,此时张德标行动缓慢,我一个大小伙子,不能怕他!

    不过话说回来,他竟然用削铅笔的小刀,一点点割自己的肉,还割掉了两根手指,这得有多疼啊!

    张德标再次阴森的笑着朝我走来,我咽了口唾沫强行镇静,这时候我听到了外面嘈杂的人声,不少人已经开始撞门了。我心想,只要撑过这一会儿就好了。

    但张德标好像被外面的声音给激怒了一样,张开嘴大吼一声,突然加速,我都准备好怎么打他了,但没想到张德标力气这么大,竟然一下子撞到在地上,然后他整个人压了上来,我就感觉好像有千斤重一样,中午吃的饭都差点吐了出来。

    张德标嘿嘿笑着,举起小刀就朝我脸上划过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拦住他,结果我就感觉到手掌一阵刺痛,顿时有鲜血滴了下来。

    张德标看到我的血很疯狂,竟然变态的拿起我的手掌就要吸我的血。我吓了一跳,幸好这时候外面的人进来,不知道谁拿了一条大棍,直接将张德标打晕了。

    “小狗,你没事吧?”曹静老师来到我身边。

    我看了一下伤口,问题不大,指了指屋里:“快去看看张芙蓉,不知道晕地上多久了。”

    有村民进去了,这时候张麻子也来了,看到张德标这样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村长,你真命苦啊,这是造了什么孽,那杨先生还没刚走,你咋又出事了!”

    原来杨成刚走了,难怪张德标又莫名的出事了。。

    “走,我带你去我家,包一下。”曹静老师拉着我先走了,而张德标家里此时乱成一锅粥。

    只是我心里有一件事特别不明白:张德标是杀了鸽子山不少狐狸,可是就算报复也应该是狐族的人来报复,比如之前的五子六子,但为啥张德标总是被不干净的东西上身呢?

    这事,似乎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