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水落石出佳人现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59本章字数:2996字

    其实张德标并不是一个恶人,他对任何人也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他无非就是自私贪财了一些。但人之所恶,并不是一定只是从对错来分辨。

    当老爷自语完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我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张德标,而是红罗,那只为了我不要命的红狐,那个为了我明知不敌还偏要守护的美人。

    花有百样红,人与狗不同。一只狐狸都有如此善心,为了我两次不惜性命,为什么张德标偏偏就那么小气呢?

    话说,红罗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很想过去看望看望她,只是那片死亡迷林,我真的过不去……

    众人已经把张麻子的尸体抬放到了张德标的床上,张德标满眼希冀的看着姥爷,等着姥爷做法。

    姥爷看都没看张德标,而是双眼盯着张麻子的尸体,随后眼神不断的在房间周围扫荡,根本没有看某一个人或某一个东西。我知道他看的是张麻子的魂,想想身边有着一个鬼魂在游荡,我就浑身不舒服。

    房间里空静静的,,都没人敢大声喘气,然后就看到姥爷出去了,出去之后望向左边的墙头。

    “那边是谁住的?”

    张德标连忙点头哈腰的过来:“那边中间隔着一个小巷子,就是曹静老师住的地方。”

    姥爷点点头,突然他面色一变,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左手不知道念念叨叨什么,然后将瓶子猛的朝墙头那边引去,接着来到屋里,掰开了张麻子的嘴,将瓶口对着他。

    “张五爷,您这是……”

    “张麻子为了你要冒险去谈个究竟,可是他离开太远的话,就会回不来成孤魂野鬼了。”然后他叫了旁边的年轻人,“好了,可以找个地方把他给埋起来了。”

    张德标慌了:“张五爷,这是啥意思,不是帮我赶走那脏东西的么,结束了?”

    姥爷白了他一眼,很不想搭理他的问:“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最近你做了什么坏事没有?”

    “我能做什么坏事啊,无非就是前阵子杀了一些狐狸,导致自己现在这个报应。”

    “不是对动物,是对人。”

    “那就更没有了,张五爷,你得相信我。”

    “到现在还藏着掖着不愿意说实话么?”

    张德标脸涨的通红,就只说自己真没做过。

    姥爷没再搭理他,而是随同其他人一起带着张麻子的尸体出走了。

    走了之后我问姥爷:“刚刚在张德标家里得到消息了么?”

    姥爷点点头:“张麻子说,他感受到了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的气息,那个人对村长充满了敌意,而且这个气息就是南边不远的地方,现在还存在。”

    “那就简单了,把张德标南边几户都查查不就知道了。”

    姥爷淡淡的笑了一下:“那边除了那个曹静是新户,其他的都是张家堡的老人,还有不少是张德标的亲戚,没理由害他的,更不会对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姥爷你是说,曹静老师?”

    “不一定是她主动的,也许有其他原因。对了,我记得那个曹静还是你班主任,你去过她家没有?”

    我突然想到了曹静老师家里有着不少横梁,横梁上放着吊兰很漂亮。而之前杨成刚说过,能招鬼的话,头顶上必须是四平八稳的,我心里有些不敢相信,就把曹静老师家里的布局告诉了姥爷。

    姥爷沉默了半响没有说话,而是突然的问我:“小狗,你知道我们这行最难的是什么么?”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就说了不知道。

    姥爷说:“最难的就是摸得人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不是能有多大的本事修为。”

    我有些似懂非懂,姥爷接着说:“张德标的事你不是想参与的么,你可以去跟你那曹静老师聊聊,也许事情就会有结果了。”

    看来张德标的事跟曹静老师还真有关系,难怪曹静老师今天看到张德标的时候会有些慌张。

    事不宜迟,姥爷他们去忙张麻子下葬的事了,我就独自一人来到了曹静老师家里。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曹静老师的大门紧锁着,我叫了半天才开门。

    看到是我之后,她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邀我进家去坐,还问我为什么没有去上学?

    我搪塞了几句,因为此时的曹静老师穿着的是夏天的睡衣,宽松的衣服总让人感觉浑身燥热。我这个人也没有太好的口才,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曹静老师,你知道村长的事吧?”

    她的眼神有了一丝闪躲,说了声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试探结果的时候,突然想到杨成刚说过,之所以招鬼的屋顶要弄得四平八稳,是因为一般鬼要在这上面。我抬头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屋顶,那只鬼该不会就在这里吧?

    我顿时吓得额头冒汗。

    “小狗怎么了,热吗?”

    “没,不热,其实曹静老师,你知道吧,我姥爷是张家堡出名的张五爷,张德标的事,他看出结果来了。”

    曹静老师有些吃惊,走过去把大门给关上了,脸上似笑非笑的问我:“他看出啥了呀?”

    “曹静老师,我相信你。”

    曹静老师突然一愣,脸上表情很纠结的样子,转过身去,没答话。

    “姥爷打小就跟我讲,相由心生,曹静老师你一看,就是好人,与世不争的那种好人。而且曹静老师你很有爱心,你当我老师当了三年,我不会看不出来。所以我相信曹静老师,我相信曹静老师是有苦衷的。”

    当我这番话说完,曹静老师回过头,眼眶里竟然有一些泪水,过了半响她平淡的说:“我只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最后的陪他一些时间。”

    我愣了一下,她说的这是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然后曹静老师惨笑了一下说:“其实我之所以来张家堡,是为了躲家里的人。几年前我男朋友出事死了,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他一直在我身边,没走远。家里人都说我疯了,还要找先生给我看。我知道,一旦有先生给我看,他肯定会从我身边消失的,所以我就来了张家堡,躲了起来,我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边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双眼边朝屋里看过去,眼神中有一些温柔。

    我没想到曹静老师会跟我说这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可这跟村长的事有什么关系呢?”

    曹静老师看向我,面色闪过一丝抹红:“前些日子,他想非礼我。”

    听到这我脸都红了,没想到张德标竟然那么不要脸。

    “他想非礼我,但是随后他就好像中邪了一样胡言乱语的,还拿头朝墙上撞,我就知道,是我男朋友,他肯定还在的。”

    我捋了一下逻辑,然后问道:“其实也就是说,张德标这次中邪,有可能是你男朋友搞得鬼?而且他现在可能还在你家里?”

    曹静点了点头,还强调了只是有可能。

    我咽了一口唾沫,心想屋里还有一只鬼,我这样问曹静老师,他会不会杀我灭口啊?

    这时候屋里传来了一阵阴风,我就感觉整体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而曹静老师也有些慌了,朝着四周喊道:“他是我的学生,没有恶意,你别这样。”

    我也吓得赶紧说:“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曹静老师的情况,又没有恶意,哥哥别生气啊!”

    但突然之间我就感觉到有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脖子,同时我耳边传来了一个颇有磁性的声音:“我要杀了你,仙使说,只要杀了你,他就有办法能让我恢复人形!”

    我脖子被掐的难受,那股冰凉还直接要透入到我骨子里似的。我有些不敢相信的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你,你可是曹静老师的男朋友?怎么,怎么你跟死亡迷林扯上关系了?”

    本来我是心想,即使曹静老师家里真的有什么脏东西,曹静老师也不会害我的。刚刚她给我说了这么多我没有走,也是想着既然是曹静老师的男朋友,曹静老师肯定能阻止他的。但是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跟死亡迷林的鬼仙有关系,那个鬼仙竟然派他来杀了我!

    “呵呵,不错。其实你我之间本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是我太想恢复人形能和静静在一起了,所以只能牺牲你了。”耳边,这个声音冷酷无情。

    我的脖子已经被掐的难受,我不停的用双手去扒脖子,却什么也摸不到,只感觉那个掐我的力气越来越大,我的脖子竟被我自己抓的生疼。

    曹静老师看我在狠狠地抓自己的脖子还以为我被上身了,拉着我就要去找我姥爷。但这个时候,突然一抹红色从我眼前闪过,然后我就听到一个充满蔑视的声音:“一个已经快没了元神的小鬼而已,竟然还敢为非作歹,找死!”

    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脖子间的力量松了下来,连忙咳嗽了好几声。

    转过头,眼前是那抹熟悉的火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