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做人不要不诚实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0本章字数:2441字

    从开学到现在,也快临近了夏天的尾巴,老天爷的脾气是琢磨不透,白天热晚上冷,特别是张扬他们这种晚上出来上网的,回宿舍的时候一定会被刮一脸冷风。

    方润之虽然是个胖子,但一身脂肪除了增加点重量,感觉并没有其它作用了,甚至比张扬还怕冷,出门也一定会带上一件长袖子。

    张扬现在身上披着的这件灰色运动套衫,是方润之从他们寝室里床下翻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哪届的学长留下的产物。

    每次出来上网方润之就把这衣服裹身上走哪儿穿到哪儿,还把这衣服当宝贝一样,生怕别人偷了还拿马克笔在衣服背后写了一个大大的方字。

    这倒不是说这衣服有多好看,就是一般普通的运动外套而已,只是因为很耐脏再加上别人的衣服自己弄脏了也不心疼,想在哪儿休息直接脱下来垫着就能坐,简单省事。

    张扬抬脚走出网吧过道,淡淡的香薰混着略微沉闷的空气感迎面扑来。

    张扬不觉得倒吸了一口。

    自从来了C市大学,张扬的小日子可都是过的十分快活地,就连开学那阵子军训也比其他人的待遇要好,就差没背几把剑改名叫张逍遥了。

    刚来学校那会儿,C市的气温一路走高不说,还夹杂着雾霾,不是三十五六度就是风中夹着灰扑在脸上,站在操场上的感觉就好像跟站在黄土高坡似的,扑啦啦的风吹来尘土飞扬,一天下来,灰头土脸的不说,散乱的头发被蒸发了的汗水凝结到了一起,一缕一缕的,就跟练了半部九阴真经的梅超风似的,衣服都结块了,而且除了白天站军姿踢正步,晚上也没得休息,还得几个连队还得集合一起唱军歌。

    不过即便如此,比起其他人来,张扬还是要幸运的多。

    像是去小卖部搬水啊传达各连队的通知啊,这些个简单的教官的命令都是张扬在跑腿,一路上还能偷个懒休息休息。

    能得到如此待遇并不是张扬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原因很简单,在第二天军训的时候,他们那个长得十分寒碜的总教官对着全连队的人说:“觉得我长得帅的人请出列。”结果全队就张扬一个人站了出来,于是总教官指着他说:“你,给我围着操场跑5圈。”然后总教官又对着其他人苦口婆心的说道:“你们做人不要像他一样,不诚实,明知道我不帅还要违背自己的良心恭维我。”正当所有人觉得庆幸的时候,又听到总教官道:“好啦,剩下的听口令,立正,向左转,跑操场10圈……”

    以至于军训结束后拿到集体照片才看了一眼,张扬和方润之就忍不住哇哈哈哈的说了句我靠,近一个月下来,照片上的个个新生都晒成了黑炭头,一排排穿着军装站在一起就跟山西煤矿里刚挖出来似的,扔到非洲比当地土著人还黑。

    所幸这样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并没有怎么晒黑的张扬和黑成一坨煤炭的方润之哈哈一笑,收好照片后就比老鸨子划桨还要浪,两人就一起从21舍后面的围墙翻了出去,到了C大的老鸟们叫做天上人间的后街,当然,这个天上人间并不是指什么不正规的洗浴中心,而是基本上每个大学都存在的一条小吃街,街道两边水果摊贩、煎饼果子小推车、凉皮凉面……什么吃喝玩乐的都有,网吧饭馆更是到处都是。

    C大的围墙并不是很高,身手好一点的随便两下都能出去,但21舍后面的那片老式的红砖围墙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感觉一招排云掌下去就能把一堵墙给掀翻,说不定哪天哪只牲口翻着翻着墙就垮了,为了保险起见又不想绕远路走正门的建筑系的老生们就拖来了N多砖头搭了个简易的楼梯,弄得翻墙都只要走走就能出去了。

    其实张扬和方润之两人最初来学校报到时,分寝室,是被分到了第7宿舍的。

    7舍靠近一片杂草地不说,又是一栋以前的老宿舍,外面墙壁的抹灰已经掉了差不多,十分斑驳,看一眼就知道是那种六七十年代建造的老宿舍,而且每间寝室都满满当当挤着八号人,四架钢板床上下两个铺,一个大衣柜被分成八个隔板箱,算是每个人的行李柜,寝室中间还有张大桌子,更是减少了人均活动空间,宿舍每张床铺就两米长,只是稍微长得高一点的,一伸腿,脚丫子就会顶着另一铺床脑门儿。

    张扬和方润之报道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分寝室的时候是在7舍的顶楼,这栋宿舍虽然只有六楼,但两人住的地方却是在走廊最里面的尽头处。

    宿管带着两人初次来到寝室时,一开门,张扬就眼睛一黑,差点儿没提着箱子转身就走,这尼玛说是宿舍,倒不如说更像是一间很久都没人用过的储藏室,灰尘蜘蛛网,各种废弃的箱子乱放,上下楼回到房间还要走老长一段路,十分麻烦,只要不是饿的翻白眼都会怕是懒得下楼去买吃的,唯一个好处就是,这间像储藏室的破寝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住。

    两人在第7号宿舍楼住了几天后,就开始浑身不自在了。

    第7宿舍本来就是以前的老楼房,厕所经常会堵不说,有天下暴雨,天花板上面的抹灰还居然直接落了一块下来,防水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装修做的,只要一下雨这个寝室的顶角边就会漏雨水,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他们这间寝室因为太靠近里面了居然不能牵网线,每天除了抱着手机过日子,打开电脑就只他妈的能玩扫雷和蜘蛛纸牌了,这让两人很是郁闷。后来经过方润之每天甩着一身肥膘朝领导的办公室跑,多次反映,还用手机拍了寝室里重灾害的几张照片上报系上,这才给两人重新换了寝室,搬去了新建的第21栋宿舍楼。

    两人也算是先苦后甜。

    因为21舍楼是一栋独门独院的单元楼,是系上专门研究生住的地方,冰箱、电视、热水器什么的都有,一室一厅,还外带个独立卫生间和小厨房,条件简直不要太好。

    两个煤炭头一翻过墙,这才感觉自己是真真正正的步入了大学生活。

    一条小街从巷头到巷尾都是买吃喝玩乐的小摊小贩,而小吃街里最让人流口水的,还是要数麻辣小火锅,一铁盆子红彤彤飘着干海椒的油锅端上来,煮开后飘香四溢,隔着两条街闻了都会垂涎欲滴,让人直咽唾沫子。

    在本地这俗称叫做串串香,就是用竹签把各种丰富的菜品串起来,让客人自取的那种,根据荤素不同,一般分为两毛、五毛、一块一串,两三个朋友一顿下来,也就百来块,便宜实惠。

    初来乍到的两个人只是简单的转了一圈就彻底的堕落了,除了上网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只要是没课的日子都是过着如此萎靡的生活。

    因为两人调寝室的原因,没有和系里的其他新生住在一块,所以两个堕落的小青年也错过了不少的事情。

    比如说柏双双进入建筑系的世王战队,有着精致容颜的陈拂晓成为川大风云榜的焦点人物,以及荷花大赛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