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真的没看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0本章字数:2536字

    被阴了一手的柏双双见那个叫秋零的导弹大师已经原地下线了,只能又郁闷地拉上陈拂晓去恶刷了一遍蜘蛛洞的副本。

    虽然小妮子明知道那种超稀有材料很难再爆出来了,但是人的心里总会存那么一丝希望,结果自然在意料之中,超稀有材料毕竟是超稀有材料,要是接二连三让人给爆出来,那让副本里boss的颜面往哪儿放?

    “啊,啊,啊,啊!”

    瘫在沙发上柏双双抓狂地浪-叫了几声,搞得隔壁包厢上网的几个小男生还以为角落里的那两个小姐姐在看什么少儿不宜的片子,又一想到两个小姐姐那么漂亮小男生们就红了红脸。

    “四又,你别闹了。”

    捧着水同样窝在沙发上的陈拂晓倒是对此见过不怪了,伸出一只手划着鼠标,无聊的翻着网页。

    两人其实也算是一对青梅没有竹马了,不只是一个小区一个单元连家都是门对门,像柏双双这种磨皮擦痒的状态在H市的时候基本是随时都能见到,更何况这小妮子还天天会抱着个抹香鲸的布偶来她家串门。

    一个弹钢琴,一个玩电脑。

    每次柏双双solo输了或者7v7团战被对方血洗了,都会在她家那张老大的沙发上咕噜咕噜的翻来滚去跟烙煎饼似的,时不时还会嗷嗷的叫,搞得陈拂晓很是无语,以至于每次遇见楼上楼下的邻居,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四又这个叫法是以前一年级还是二年级?具体的时间陈拂晓倒是忘了,反正就是小学的时候两人刚接触汉字,柏双双写自己的名字老劈叉,以至于谁都会读成柏又又又又,陈拂晓觉得这样读起来太麻烦就改口叫了柏四又,直到现在也是这么叫的。

    “哎,晓晓你说这种抢别人材料的人是不是心眼都特别小啊?”柏双双干嗷了几嗓子后,突然起身坐直身子说道。

    “嗯。”陈拂晓点点头。

    “不止心眼,心肠也特别小。”柏双双一本正经。

    “嗯。”陈拂晓点点头。

    “jj一定也特别小,所以见什么东西都想抢。”

    “噗!”

    正在喝水的陈拂晓没忍住直接一口喷到显示屏上,连忙从自己的手提包里翻出几片纸巾去擦,哼哼唧唧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过……”

    刚才还很郁闷的柏双双扭过头笑了笑,说:“真的没看过?上次我用手机……”

    “柏四又!”

    陈拂晓一团纸巾就朝柏双双打去。

    柏双双缩了缩头,跟女流氓似嘿嘿笑了两声:“哟,小娘子还发气了呢。”

    陈拂晓眼睛微眯。

    没等她发飙,柏双双就立马识相地闭上了嘴,乖乖坐在沙发上,比幼稚园的宝宝还要听话。

    见柏双双消停了下来,陈拂晓这才伸出一只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说道:“诺,你不是来看比赛的吗?看看现在几点了。”

    瞄了几眼陈拂晓那双漂亮的手指,柏双双没有搭话,反而酸溜溜地说道:“以后哪只牲口要是娶了你,肯定是每天天不亮就给祖上烧高香了。”

    陈拂晓撇撇嘴。

    比起很多人的手指来,陈拂晓的手指都更白皙修长,就跟那些小说里写的什么青葱玉指嫩如笋白,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似的,每次柏双双看了都很是羡慕。

    以前串门见到陈拂晓弹钢琴,她都会盯着她的手指看个不停。有一次还问十分天真的问陈拂晓,是不是我弹钢琴的话,手指也会变得和你一样修长漂亮啊?然后陈拂晓歪着脑袋,说,不知道。然后想了想又给柏双双举了个例子,说,比如你看那些NBA的运动员,是不是都长得很高啊?于是很多人都认为打篮球可以长高,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不是打篮球能长得高,而是只有长得高的才能去打篮球,弹钢琴大概也是一个道理。柏双双听了很是失望地点点头。

    再后来来了C市大学,柏双双她们隔壁寝室是一票大四的大龄妇女团,说起话来比N多牲口都要流氓,还整天喜欢研究那种少儿不宜的爱情动作片。

    在家从来都是做乖乖淑女的柏双双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有一次在好奇心爆发就叫那群妇女们拷了两部片子,柏双双捧着手机小心肝紧张的都快从嗓子眼冒出来了,做贼似的拿回去叫上了陈拂晓一起研究,结果一打开片子,开场就是一个女人用手帮男人的那个部位那个那个,搞得现在柏双双每次看见陈拂晓的那双特别漂亮的手,都会有所联想。

    “不对啊,林长安他们就算是坐的乌龟,也差不多该来了啊。”柏双双看了看时间,又起身朝大厅张望了两眼,说:我打个电话先。”

    这么说着,柏双双就在自己提的粉红色小包包里掏啊掏,掏出个一串挂满小装饰的手机,然后用涂了点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在小机机的上面戳来戳去,说,“之前林长安这小子还想对我保密,我们校队和理工大校队要打比赛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们建筑系世王系队一伙人出去吃火锅,结果林长安喝多了嘴巴没关紧,迷迷糊糊说了校队要和隔壁理工大打交流赛。柏双双这个哪里着火都要去露个脸的小妮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看热闹的机会,拖着陈拂晓就跑到友谊网吧来蹲点了。

    林长安是建筑系的一只大二的牲口,除了是系队的世王战队的主力队员外,更是校队的主力之一,是个挺猛的一号猛男,和柏双双的实力基本是四六开。

    在柏双双和林长安solo了好几次后,才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那个四。

    “嘟,嘟,嘟……”

    “喂,谁啊?”

    拿着电话听到对面一副很是不耐烦的语气,柏双双就冷笑了一声,“共产主义接班人!”

    听到柏双双语气不是很友好,林长安就尴尬的笑了笑:“咳咳,原来是青春无敌美少女柏双双啊。”

    其实这也怪不林长安不看来电显示,主要是生在科技发达的现代身为祖国未来的花朵,他居然还用的是诺基亚以前那种超老版能砸核桃的板砖机,电话号码就没往手机上存过,接个电话全靠声音猜。

    柏双双开门见山说道:“少拍马屁,你们校队呢?”

    林长安说:“七一广场这边。”

    柏双双奇怪的问道:“七一广场干嘛?不是应该在友谊网吧打交流赛吗?”

    林长安翻了个白眼,“可能打不了了。”

    “怎么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林长安苦着脸说,“我连铁包公的课都翘了,赶来就听到Fly说,下午我们校队和理工大发生了点争执,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现在就要去窄家花园后面的小树林进行真人PK呢……”

    “我靠,大新闻啊!”柏双双眉头一挑,乐道。

    “我靠,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林长安很是郁闷的听到对面欢快地声音,似乎隔着电话都能看到柏双双那副兴奋的样子,说道,“你别来和稀泥啊。”

    “好的好的没问题,拜拜。”柏双双飞快地挂了电话,一转头却朝陈拂晓贼笑道:“嘿嘿,有好戏看了。”

    瞄了一眼手舞足蹈的柏双双,陈拂晓无语道:“你要去?”

    “真人肉搏诶,干嘛不去?”柏双双理直气壮道,“反正窄家花园就在小吃街后面,拐个弯就到了,我们就当路过回去嘛。等我去个洗手间回来我们就gogogo。”

    不等陈拂晓说话,柏双双就麻利地从小包包里摸出包纸巾,曳着小蛮腰,风风火火朝卫生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