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因为我不讲道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0本章字数:3261字

    “卧槽!方润之,你这就不厚道了啊,说好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死,只求开黑坑队友呢?你现在不是在坑队友,是在坑兄弟啊。”

    寝室里,张扬手里捏着从楼下小卖部买的十块钱三双的人字拖,对着方润之上去就是一顿抽。

    从东升楼回来后,方润之就把柏双双是怎样威胁自己的添油加醋地给张扬说了一遍,那副样子假惺惺的样子比猫哭耗子还要假。

    然而以张扬对方润之的了解,自然不相信他说的话,抄起拖鞋就开始严刑逼供。

    事实上确实也是方润之把张扬给卖了,而且还是很积极很主动的那种。

    当时的方润之顶着柏双双的压力,还想讲讲哥们儿义气的,但后来一看到陈拂晓,他就实在没顶住了。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方润之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一顿噼里啪啦就把张扬的老底给抖了出来,就差没把张扬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给说了。

    只不过方润之隐瞒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友谊网吧用张扬的号骂陈拂晓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张扬。

    当然,他不会傻到自己来提这事儿,而柏双双自然也不知道。

    当时在世王电竞办公室时,柏双双看到张扬跑路后就只能郁闷地堵住了方润之。

    小妮子看了看他手里的报名表,脑袋瓜子一转,立马露出一个恶魔般微笑说,既然你和他是同一个寝室,那你就顺便再帮他也报个名吧。正当方润之想义正言辞地拒绝,就看见陈拂晓朝自己走了两步,他心里就有点慌了,毕竟美女无论在哪里杀伤力都是很大的,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方少侠瞬间就败下了阵来,脑袋一抽就什么就答应了。

    C大的荷花赛单人赛报名是没有什么限制的,有账号是本人就能参加,但同时如果报了名不参加的话后果就有点严重了,是典型的宽进严出。

    要么你就别报,报了你就别想走。

    工作人员哥们儿一听柏双双这样说就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解释说,荷花杯是必须要本人报名才行,别人代报的不算,而且还要填身份证号码的。柏双双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就有点愣了,但方润之接下来的话一下就让她高兴了起来。方润之说,张扬的身份证号码我能背出来。因为两人去外面网吧上网的时候要在前台的小本本上登记身份证号,很多时候都是方润之帮张扬写的,一来二去他就记熟了。

    工作人员哥们儿摆摆手义正言辞地拒绝说,那也不行,你又不是本人,我们是要讲原则的。柏双双朝前走了两步,用涂了指甲油的爪子点了点桌子说,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啊,他们俩是一起来的明显就是情同手足的好哥们儿,帮忙报名怎么就不行了呢?说完小妮子就给陈拂晓使了个眼色,陈拂晓撇撇嘴,不甘情不愿地上前两步,对着工作人员哥们儿笑了笑。

    沐浴春风。

    工作人员哥们儿一下就感觉自己桃花开的那叫一个烂漫,也瞬间败下阵来。

    只是陈拂晓在靠近柏双双的时候,微微俯了俯身,轻声在小妮子耳边说了道,明天三号食堂的有限量的葡式蛋挞,我要五个。

    ……

    “这件事情确实我这个兄弟做的不够义气。”

    方润之做出一副很悲痛的表情,说:“这样吧,追唐诗的事情我也不要你三十个大鸡腿了,二十个就行。”

    “十个!”

    “我靠,张扬你这就太黑了吧,十五个不能再少了。”

    “行,成交。”

    在两人又进行了一次肮脏的交易后,算是再次达成了统一战线。

    张扬看了看时间,快要到六点了,然后变戏法的似的掏出方润之给的那个记事本,翻了翻,说:“按你上面的写的,唐诗现在有一半的几率是在南北食堂吃饭了,另一半是在去食堂的路上,21舍离南北食堂也不是很远,这样吧,我先去试试你这玩意儿好不好使。”

    方润之拍着胸脯,说:“方哥出品还会有错?这记事本可是实打实的,我和你一起去顺便把晚饭解决了。”

    C大南北食堂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除了打饭大妈那个比抽风还厉害的抖菜手法,大厅里顿顿都有免费的番茄蛋花汤可以喝,有家窗口卖的煎饺更是一绝,外酥里嫩,每天都是限量供应去晚了就没了。

    于是,张扬和方润之甩着飞毛腿,很快就冲到了南北食堂,晃晃悠悠地转了一圈后,结果连唐诗的影子都没看到。

    两人舀了满满两碗蛋花汤缩在角落,打算便喝边蹲点。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我靠,方润之你不行啊,这小本本上面写的情报比铁包公出的期末复习题还不靠谱啊。”

    已经灌了一肚子蛋花汤的张扬是终于忍不住了。

    “擦!张扬你侮辱我可以,但你不能侮辱我不行。这样吧,要是今天唐诗没来,你的十五个大鸡腿也甭给我了,都砸到都江堰里去喂鱼吧。”

    方润之又连干了两碗蛋花汤,把碗跺到桌上,颇有点马匪帮子在山下小酒馆准备劫镖的风范。

    “靠,这么自信?那行,那我们就再等十分钟,人没来我们就撤。”

    看着方润之一副打包票的样子,张扬又耐了耐性子,喝着蛋花汤。

    话说上高中的时候,张扬其实是有段姻缘的,但当时傻逼的他没把握住。张扬的班上有个长得挺文静的女孩儿一直坐在他的前面,两人都互有好感但谁都没点破。高三那年,张扬终于鼓起了勇气,在一个晚自习的时候递给女孩儿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然后飞快得埋下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做题。下了晚自习后,女孩儿收着收拾了书本转身走到他的座位前问,我要走了,你要不要一起走?接下来脑抽的张扬说了一句可能是他人生中说过的最经典的话,你先走吧,我还有道题没做完……

    于是,好好的一份感情就这么没了。

    张扬和方润之又在食堂大厅蹭了一碗汤后,依旧没有看到唐诗的影子。

    打了个饱嗝,张扬忍不住说,方润之啊我看还是算了吧,咱要不打两份饭回去得了,我还指望今天晚上去恶龙村刷点材料呢……正当他对方润之这么说的时候,方润之却发疯哈哈哈的笑了几声,张扬忍不住想说你有病啊不就是十五个大鸡腿嘛,虽然买卖不成但情意在,我还是会请你吃一个的,结果他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唐诗端着一个印着Hello-Kitty的白色小饭盒走进了食堂。

    “快去十四号窗口排队。”

    方润之马上用手肘子捅了捅张扬。

    “啊?”

    看着张扬一副茫然的样子,方润之就解释说,今天的煎饺买完了,然后一转头看着张扬依然还没反应过来,方润之就翻开小本本指了指,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看见没,唐诗除了喜欢这里的脆皮煎饺还喜欢十四号窗口的灌汤小笼包。”

    两人这么说,下一秒张扬就真的看到从食堂门口进来唐诗直直的朝着十四号打饭的窗口走去,好在南北食堂的窗口顺序是从外到里的,十四号窗口靠在里面,走过去还要有点距离。

    “现在就看你发挥了。”方润之忙把小本本往张扬手里一塞,说,“记住,十五个大鸡腿。”

    张扬扭扭捏捏地把手里的蛋花汤往桌上一放说道,我靠,我怎么发挥?方润之说,别靠了,泡妞就像拉屎讲究的是一个意境,不仅要制造美丽的邂逅,还要有一场罗曼蒂式的浪漫相遇,女孩子都喜欢玩这一套,然后手一挥,说,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吧。听方润之这么一说,张扬似乎觉得也有那么一丝丝道理,然后竖了一个大拇指,说,那我去了。方润之说,去吧去吧,记住,泡妞就是要胆大心细脸皮厚。

    受到方润之的鼓舞,张扬坚定的点了点头,抄起饭盆子就装模作样地朝十四号窗口走了去。

    他觉得做什么事都应该循序渐进,如果贸然向唐诗搭讪的话肯定会吓走唐诗不说,说不定还会有那种浑身精力没地方发泄的热血小青年跳出来把自己当成流氓揍一顿。自己倒不如先排个队,在唐诗前面先留个小小的印象,然后再找机会再“偶尔”相遇几次,这样的话不经意之间就能给唐诗留下一个蒙太奇式的印象,再等到时机成熟,主动出击,在邂逅的那一瞬间,然后唐诗就会想,咦,这个人怎么好面熟,像是以前在哪儿见过一样,难道是在梦里?还是说前世?难不成他就是踏着七彩祥云来娶我的意中人?就在张扬这么想入非非的时候,结果脚步一慢,他刚走到窗口就看到唐诗已经先他一步排好队了。

    靠!人老了手脚也不灵活了,看来该回去吃点盖中盖高钙片了。

    张扬郁闷地叹了口气,只能放弃了站在前面的想法退而求次站在后面,但就在他脚步一抬正要站到队列后的时候,突然身后一个一米八个子的肌肉猛男刷的一下就插在强插在了他的前面,把他和唐诗隔开了。

    “我干!……”

    张扬气得白眼一翻,要不是看着对方的身材比自己足足宽了一倍,按他的脾气直接就动手了。

    毕竟在C大除了那条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校训外,还有另外一句话就是,能动手解决的事情,绝不讲道理。

    张扬忍着火气戳了戳肌肉猛男的背,质问道:“你为什么插我队?”

    肌肉猛男转过身来,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不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