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找个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1本章字数:2707字

    秋风一吹落叶黄。

    操场上的牲口们已经不再穿着花花绿绿的大裤衩踢球了,而经历了第一次作战失败的张扬,再接下来的一周里整天都是在和方润之研究泡妞大法,至于荷花赛的事情张扬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傻逼才会去自投罗网的参加。

    早上,一觉醒来,寝室里唯一透光的那扇窗户吹进来的风已有了嗖嗖凉意,张扬从柜子里拖出来一条棉被往床上一扔后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正在逛论坛的方润之回过头来,说:“我靠,张扬你不用这么堕落吧。”

    张扬说:“睡觉是一门艺术,谁也无法阻止我追求艺术的脚步。”

    方润之点点头说:“那行,你追求吧,等会儿铁包公的课有脾气你就别去啊。”

    铁包公是他们建筑系教英语一位老教授,作风严谨,教学认真,据说只要是一堂课不漏去听了的学生基本都能把四六级过了。

    听方润之这么一说,张扬瞬间就沮丧了起来,说道:“mlgb的,我倒是想去啊。”

    前两天铁包公在课上发下来一摞测试的试卷,很是生气的说,没想到班上有人连他再三强调的填空都会做错,简直是不可理喻,然后张扬一拿到卷子就看到自己的填空题那里打了个大大的红叉叉。A:()B:Yes,please。A:Hi,Susan。人家让填出括号里的单词,结果张扬一脑抽就填了个sugar上去,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主要是马老五的这首歌太洗脑了,然后铁包公就让他站起来唱,结果张扬那一破锣嗓子嗷出来后就被铁包公勒令停课一周了。

    不过正是这一周的时间,张扬和方润之也研究出了第二套作战方案。

    唐诗早上基本是7点左右起床,如果当天有课的话就会去超市买瓶酸奶和面包然后再去上课,要是没课的话就会去南北食堂或者是第三食堂悠闲的吃个早饭,这个并不固定,但如果去了南北食堂就一定会买煎饺或者小笼包,第五食堂的话就是豆浆油条,然后再到快活林背背英语单词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下午没课就会去图书馆和小提琴社,再不就是美术室,天气好的话,偶尔还会拿着画板去足球场写生什么的。

    方润之小本本上记录的非常详细,连唐诗一个煎饺要咬几口才能吃完都有写。

    在经过张扬的深入研究后,越来越佩服方润之这货了,不去做狗仔队简直是新闻界的一大损失。但就是这样的方润之都放弃了,张扬却依然坚持,这倒不是他真的喜欢什么逆流而上迎风破浪,他只是觉得任何事都应该努力一下,要是因为有难度就退缩了的话他就不是张扬了。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张扬甚至修改了自己的作息时间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为了就是和唐诗的作息表对上。到了周末的晚上张扬和方润之一统计,在这周里他一共和唐诗相遇过九次,路上擦肩而过三次,食堂打饭遇过三次,教学楼的阶梯口两次,女生宿舍前的超市前一次。虽然每次都是那种不经意间的偶遇,甚至连话都没搭过,但方润之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一个陌生人在一星期的时间里连续每天都在你面前晃过,再怎么也该留下了一丢丢的印象了,而接下来就是要找个重拳出击的时机了。

    根据两人观察和推断,唐诗是那种会认真读书并且拿着奖学金的乖乖女,和表面上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要死实际上恨不得上天飞翔的柏双双不一样,是一个真的温婉雅致,甚至是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女孩。

    关掉了电脑,方润之抬头说道:“张扬有时间睡觉的话,还不如研究一下怎么去和唐诗搭话呢。”

    “我要知道怎么搭话的话就不会躺在这里了。”翻了个身,张扬把脑袋伸了出来,说:“方润之,你平时不是和那些个姑娘聊的挺厉害的吗?你给个意见呗。”

    方润之牛逼哄哄地说道:“据我多年花丛老手的经验来看,对于唐诗这种温和型的女孩就应该强势而上,小说里的霸道总裁知道不?要的就是那种王八之气,他强任他强我日我的羊。”

    因为这本非常牛叉且靠谱的小本本,张扬现在对方润之这个狗头军师的话深信不疑,听到他这么一说,张扬就点点头,说:“嗯嗯,方哥你说吧,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方润之说:“这个简单,泡妞无非就是那几步。你先制造机搭讪的机会,然后谈点她感兴趣的话题,一来二去,慢慢就混熟了,接下来就找个机会约出来去看看电影或者吃个西餐,然后趁着气氛正好表个白什么的,一切水到渠成,该干就干嘛。嘿,说真的你要是能成,我连房间都帮你看好了,离我们学校不远的有家红星宾馆,顶楼的豪华套房的浴室是全透明玻璃不说,还有大水床呢……”

    张扬说了句我靠就你思想龌蹉,然后很正经地说道:“先别扯那么远,具体点,比如现在我该怎么去搭话,你可别用益达广告那一套忽悠我啊。”

    “像唐诗这种女孩子用一般的方法肯定是不行的。”顿了顿,方润之挠了挠头,有点尴尬地说:“其实吧……我也没接触过这种级别的美女,所以……”

    听方润之这么一说,张扬就晕倒在了床上,原来扯了这么多都是耍嘴皮子的空话啊。

    看着张扬一副郁闷样,方润之一下就哈哈地笑了起来,说:“张扬你别急嘛,我虽然不能给你什么好的建议,但帮你找个高手高手高高手指点一二还是没问题的。”

    张扬眉头一挑,问道:“高手?谁啊?”

    方润之说:“知道我们系有个长得贼帅的大三学长吗?就是土木工程专业的那个。”

    张扬哦了一声,问:“是不是就是那个号称C大里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的那个学长?”

    “不错啊,你居然知道他。”方润之欣慰地拍了拍张扬的肩膀,说道:“那这就好办了,其实我和这学长是生死之交,改明儿我就带你去找他让他教你两招,把到妹子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张扬说:“生死之交?是什么体位?”

    看着方润之说了句我靠,张扬就嘿嘿一笑,说:“方哥和你开个玩笑呢。不过,这学长真的有那么牛?”

    “那是当然。”方润之牛逼哄哄地说:“前一阵子我们隔壁的一哥们儿不信,赌一百块让学长在三天内撩一女生,然后哥们儿第二天就输了,结果哥们儿不服气不信邪又接连说了几个女生的名字让学长去,结果直接损失了好几大百。最后这哥们儿牙齿一咬发狠话说,你要是在一周内能泡到我们班的班长,那这学期的饭我都帮你打了!学长没怎么想就同意了,两人在打完赌的第二天学长就灰溜溜的回来骂道,马勒戈壁的,你们班长是男的!”

    张扬一愣,“学长输了?”

    方润之点了根烟,深沉地地说:“一周后那哥们儿就开始帮学长打饭了。”

    张扬一脸傻逼地说卧槽够牛啊,然后方润之信就誓旦旦地说:“本少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难道我们还比不上三个臭皮匠吗?你要相信,唐诗很快就会栽倒在你的牛仔裤下了。”

    张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方哥啊,你这样帮我我简直无以为报了,下辈子你做牛做马我一定拔草给你吃。”

    方润之呸了一声,然后看着张扬从柜子里掏了两包牛肉干出来,满头黑线地说,张扬你属老鼠的啊,怎么还藏粮食啊。张扬递了一包过去说,得了,还不是因为上次你把我冰箱里的鸡腿偷吃完了。接过牛肉干,张扬和方润之相视一笑,单手叉腰,举着包装袋,站在寝室里对着天花板很是意气风发的哈哈大笑起来,就像是在赤壁前的周瑜和诸葛亮,看着曹操的铁索连环大船,谈笑风生,只等着一把东风过后就能把小乔收入囊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