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它总不能跟着我们跑嘛……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1本章字数:2991字

    在很多时候,C市的天空是有点发灰的。

    有段时间天气不好,抬头望天都是有雾霾的,肉眼都能看到有黑色的小颗粒飘下来。

    按理来说,一座有青城山环绕的城市不该有这样的天空,但事实上却就是如此。

    在三环外抬头眺望一下天空,你就会怀疑被称为蓉城的繁华都市从三国蜀汉开始是不是本来就是这种样子,但如果倒退个几年回去,又会“哦”的恍然大悟一声,原来这个城市还是很碧水蓝天的。

    少不入蜀老不出川,这句话的确挺符合四川的情况来着,随便找个巷子或者河边都能看见成片的露天茶馆,约上朋友泡杯茶坐上一下午,互相摆着龙门阵,温吞的节奏带给这个城市一种舒适休闲感觉,用句土话来说就是巴适得板。

    从S市南站出发,付文行只背着一个勾勾的双肩背包就来到了C市。

    相对于那些提着大包小包扛着箱子的人来说,他就像是一个轻装上阵来旅游的游客。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本来他是可以坐飞机的,两三个小时就能从黄花机场飞到C市,不过他却不是很喜欢那种高空的感觉,所以选择了更具有旅行味道的火车。

    反正都已经休学了,还不如放松一下当成一次长途旅行,去溜达一圈。靠在窗子边,看着外面的景色飞驰倒退,他很喜欢这种走马观花的感觉,就感觉像是用幻灯片浏览着人的一生,车一停人生便到了终点。

    我不在乎目的地,而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

    或许付文行就是那种比起结果,更注重的是过程的人。

    有些事经历过就好,不必强求。

    经过了近二十个小时的路途,从东站出来的付文行看着身边的如同逃难的一样,恨不得把家里的冰箱电视都带上了的人。自己则是再简单不过了,双手放空,兜里揣着钱包,背包里面装着一件换的衣服,一张备用银行卡,一个手机,和一个达尔优牧马人升级版游戏鼠标。

    比起什么罗技G502游戏鼠标、SteelSeries-Sensei游戏鼠标等等,这个达尔优牧马人升级版鼠标再简单不过,也不花哨,一百多块,不贵,但却是他用的最顺手的一款鼠标,至于其他的有需要的东西,当地买就行了。

    ……

    “帅哥,去哪儿?打车吗?”

    “帅哥,赶时间?我摩的贼快的,坐吗?”

    “擦!你不是电马儿吗?我才是正宗的摩的,三环内保证不堵车,来,坐我的吧。”

    一出站台,付文行就被一群带着满腔热情的野的师傅情围了上去,那股火热劲就跟粉丝追星似的。

    满头黑线地摆摆手,付文行拒绝了这群热心肠的师傅,然后转身朝不远处的出租车走去,毕竟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他觉得还是这种四个轮子的要比两个轮子的靠谱一点。

    每座城市都有每座城市特有的韵味,比如S市的出租车是水蓝色的,而C市的却是绿色的。

    坐了一天一夜火车的付文行从车站出来的时候,天还没亮,黑灰灰的一片让他或许还没什么实感,直到看到候车区那一排排绿色的出租车,付文行这才恍然意识到,哦,原来这就是天府之国啊。

    背着包,杨吹风轻轻敲了敲车窗。

    “师傅,走吗?”

    “看你这小伙子说的,不走我在这儿爪子?”

    “哦。”

    一上车,出租车师傅就按下计价表,车里就自动播放了一通Welcome`to`Chengdu什么的英语,至于后面的付文行没怎么听,只是放下包,笑了笑,说:“师傅,HX医院。”

    “好咧。”

    出租车师傅点点头刚要起步,付文行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想了想,突然改口说:“师傅,等一下。算了,先带我去C大吧。”

    “行,哪个校区?”

    “嗯,离这里比较近的那个。”

    坐在清晨的的士上,一路畅通。

    异乡的司机摇下车窗,风声猎猎作响。

    付文行望着窗外又望了一眼街道,片刻,惊奇地看着远方原本灰蒙蒙的天空逐渐被一丝丝橙红色的光晕填满,太阳和夜空的界限暧昧,半暗半橘的色彩随着时间慢慢消失,陌生城市的天空上绽放一片蔚蓝,而一切都被风声灌满。

    “诶,师傅,我能说个事不?”付文行突然开口。

    “小兄弟,有什么就说吧。”出租车师傅笑着说道。

    “您能换个地方绕路吗?”

    “哪里绕了嘛,没有绕路。”

    “师傅,这栋楼我都看见了三次了,它总不可能长了脚跟着我们跑嘛……”

    ******

    “我靠,你是来卖煎饼的还是来吃煎饼的?”张扬拿着小铲子敲了敲四四方方的煎饼锅说道。

    Fly连忙把手里剩下的半根夹着火腿肠的煎饼果子塞进嘴里,笑了笑,说:“这不是没吃早饭嘛,从我工资里扣就行了。”

    张扬和Fly接管煎饼果子摊已经好几天了。

    两人每天早上出一次摊傍晚再出一次,平时该干嘛就干嘛,生意还不错,但貌似客人没以前郑大叔在的时候那么多,但也足够让两人一阵忙活了。

    张扬在做菜这方面似乎天赋还挺高的,在郑大叔走的前一天就把烙煎饼这门手艺学的七七八八了。

    他甚至觉得即便自己要是没考上大学,那去新东方也貌似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以后结婚是不用愁了,不是有句广告么,姐,遇到新东方的厨师就嫁了吧。

    这两天张扬和Fly基本是轮着出摊的,但大多是时候都是一起守摊的。

    虽然Fly烙的煎饼不行,老是糊成一坨,比东北大馍还厚,但帮张扬打打下手还是有余的。

    “哎呦喂,两位爷忙活儿着呢。”

    妖艳无比的柏双双提着小包包走过小吃街,一看到张扬和Fly在煎饼果子摊前忙活,从包里摸出一张红红的毛爷爷,说:“给姐来根烤肠。”

    张扬刚想说我们这里是卖的是煎饼不单卖烤肠的,结果就看到柏双双飞快地把烤肠咬了一口。

    张扬无语的叹了口气,翻着口袋却发现自己早上出来的时候忘了在超市里换点零钱,于是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转头对着Fly晃了晃百元大钞,说:“别吃了,快去给这砸场子的换点零钱。”

    自从上次张扬加了柏双双为好友后,这小妮子几乎每次看到张扬上线,都要发起挑战在jjc里虐两把他,而且还是很凶残的那种虐法,什么直接把张扬A死在野区啊,放风筝啊,爆头啊……打完还会用一副鄙视的语气说,这位同学,身为一个男人,你不行啊。

    每次张扬看着黑白屏幕上的聊天小窗口,他都很想说,行不行不能凭空而说,有种晚上来不高山的草坪,天当被地当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但最后都还是忍住了。

    张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么一个妩媚的女孩对自己说什么男人不男人的,怕是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歪念头,他怕的是柏双双自己来不说,还会带一票彪形大汉把自己血洗了。虽然柏双双性格是那种风风火火的女孩儿,但好死不死却长得柔柔弱弱的,万一抽风叫一嗓子,指不定会从哪儿钻出来几个见义勇为的热血小青年提着板砖把自己揍一顿。

    接过Fly找来的零钱后,柏双双扭了扭小蛮腰,留下一句,这位姓张的同学,好好干啊,说不定这个就是你毕业以后的职业了,然后就很是风骚走了。

    看着柏双双离开的背影,Fly突然很是感叹了一声,说:“丫的,大姐头不愧是大姐头,长得还好看,背影还那么风骚。奶奶的,要是她枪炮师玩的不那么凶残,我都对她动心了。”

    “草!干活。”

    就在张扬没好气地一巴掌扇在Fly身上的时候,两人突然看到一辆巡逻警车朝他们的小吃摊开来。

    Fly有点傻眼地说:“我靠,不会是城管来罚款了吧?”

    张扬迟疑地说:“不会吧……”

    Fly说:“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啊,要是小车车被扣了,我们怎么向郑叔交代?”

    张扬一愣,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跑啊!”

    ……

    “小兄弟啊,我真没绕你路。”

    到了目的地后,出租车师傅苦着脸看着付文行,说道:“你刚才看的那三栋都是一个建筑公司修的三胞楼,自然长得一样了。”

    “嗯,我知道了。”

    付文行点点头,也不知道接没接受出租车师傅的解释。

    关上车门。

    背着双肩包,付文行刚想仔细打量一下C大,突然就听到身后有阵嘈杂,转过头一看,是一条在大学周围很常见的小吃街。

    “站住!我们是警察!”

    付文行眉头一挑,就看到街道里钻出来两个买煎饼果子的年轻小贩推着一辆三轮玩命的跑,后面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使劲的追。

    下一秒,他就又听到后面的警察喊道,“站住!别跑啊!我们是警察,不是城管!我们只想买套煎饼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