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加点彩头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1本章字数:3265字

    在小吃街从早上呆到晚上。

    Fly抬头看了看逐渐暗淡的天空,对着张扬说道:“要不今天就先收摊了吧。”

    其实C大后面这条小吃街是没有城管来赶小摊小贩的,但两人不懂规矩又不知道这些,郑大叔走的时候又忘了告诉他们,所以两人在早上看见穿制服的走来,吓得推着小车车撒开脚丫子跑,连小板凳都掉了一把。

    又守了十来分钟的摊,街边的路灯伴着夜晚的降临已经亮了起来。

    张扬再递出一套煎饼给一个大妈后,煎饼摊的生意逐渐冷清了下来。

    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快八点了,张扬说道:“那今天就这样吧,收摊了。”

    Fly和张扬因为要上课的原因,平时主要是卖早上和傍晚的两波客人,每天按时出摊就行,晚上到了差不多七八点钟就可以收摊了回去了。

    今天是周末,两人正好没事所以也就出了一天的摊子。

    “等会儿我还有点事,你就先骑回超市吧。”

    Fly朝张扬笑了笑,摆摆手,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屁颠屁颠先走了。

    把小木桌和凳子收拾完了后,张扬一边吹着晚风一边慢慢地蹬着小车车穿梭在灯红酒绿的小吃街。

    看着逐渐热闹起来的各个店铺,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嘈杂但却亲切,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似乎自己已经融入了这条繁华的小街,甚至觉得以后要是自己老了就来卖卖煎饼也不错的。

    一阵晚风吹来,张扬吸了一口飘来的火锅香气,心情一下变得飞扬了起来,嘴角微微一裂,情不自禁的哼起了歌。

    “……如果你一层层地拨开我的心,你会发现……左右心房,左右心室,二尖瓣三尖瓣,主动脉瓣肺动脉瓣~~~说不定还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纤维素性心包炎……”

    这段本来只要六七分钟路程的小吃街,愣是让张扬骑了近二十分钟。

    郑大叔家的超市南面墙有块空地,这里平时是给那些买东西的小汽车临时停车用的,但最近都被张扬的小三轮给霸占了。

    悠悠哉哉地把车骑在南面墙头一放,张扬刚翻身下来,他就看到郑大叔的女儿开着一辆崭新的mini回来了。

    “哟,月姐,回来啦?”

    张扬笑着打了声招呼。

    他和郑月相处的还不错,可能是年纪相差不大的原因,大多时候都能聊得开。

    “你快让开,我要往你那边倒车了!”

    从mini的窗户里伸出脑袋,郑月一脸恐慌道。

    张扬一听就翻了个白眼,超市南面这块空地还是比较宽敞的,两辆小汽车横着排都不成问题,这尼玛这么大的空间,你竖着倒车进来还能贴着墙不成?

    于是,张扬很不情愿地又翻身,骑上了三轮车,磨磨蹭蹭地蹬着小三轮挪开了地儿,就在他刚骑了没两步,后面就传来“砰”的一道响声。

    张扬扭头一看,满头黑线,谢谢姐的不杀之恩……

    “卧槽,*&@#%¥!”

    郑月一脸郁闷地下了车,看着自己的mini撞到自家的店,嘴角抽了抽显得有些无奈。

    不过还好的是速度不快,只是车尾凹了一点进去,其它倒没什么了。

    “得了得了,你走吧。”

    郑月心情明显不是很好,对着张扬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三轮放这儿就行了,等会儿我来收。”

    “呵呵,那行,月姐您先忙啊,我就走了啊。”张扬干笑了两声。

    虽然郑月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长得还像一副邻家大姐姐模样,但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张扬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个事儿,就和表面柔弱、实际凶残的要死的柏双双一样,是个表里不一的主。

    美女不高兴他可不想去触霉头,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呗,毕竟人家是老板。

    一阵冷风吹来,张扬哈出一口气,天气的变化已经能看见白雾了。

    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这是方润之留给他的,他平时烟瘾不大,属于有就抽,没有就不抽的那种。

    就在张扬叼着烟,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挺弱气的声音。

    “同学,请问这里有叫友谊网吧的地方吗?”

    付文行手里拿着一瓶水,看样子是刚从超市里出来。

    今天这一整天,付文行都是在C大里度过了,随便逛了逛快活林、青春广场、体育馆……最后从图书馆出来,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就又回到了小吃街吃了点东西,买了瓶水,结果刚从超市出来,就遇到那个早上被警察追的煎饼果子青年。

    张扬转过身来,吐了个烟圈,看着背着双肩包的付文行,要不是这个包看起来不大,他很怀疑这有脸上带点病态的青年会不会被背包给压死。

    张扬抬手顺着小吃街的一角指了指,“友谊网吧是吧?从这走,笔拢倒拐。”

    “笔拢倒拐?”

    听到张扬这么说的时候,付文行愣了愣,一脸茫然。

    “你不是本地人?”

    张扬在这么问的时候,其实他都忘了自己也不是本地人来着。

    看着付文行点了点头,张扬解释道:“从这儿直走到底,然后左边进去就是,你可千万别往右边的小巷子走啊。”

    “不能往右边走?为什么?”

    听到这个叼着烟的青年这么一说,付文行就又愣了愣。

    张扬撇了撇嘴,“右边是少儿不宜的地方,现在又到了晚上,找吃的小姐姐基本都出来了,你这小身板我怕你承受不住。”

    听张扬这么一解释,付文行就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毕竟在他们H大外面也有很多那种画着浓妆穿着很暴露的小姐姐每天晚上出来晃悠。

    “走吧,反正我也要回学校,顺路和你走一段。”

    “嗯,那就谢谢了。”

    张扬把手里的半截烟头戳熄,朝付文行摆摆手,并不在意的样子显得有些老气横秋,很像是那种已经在C大这一分三亩地踩热了地皮子的老司机,殊不知三个月前他还是一个出门都要带地图的新生。

    两人并排着在热闹的小街走了两三分钟后,张扬随口问道:“你通宵?”

    付文行笑了笑,说:“不是,等人。”

    张扬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本来他想说的是,你要是通宵的话,友谊网吧的氛围还是很不错的,晚上觉得冷还有免费的毛毯可以用。

    走过一家小火锅店,闻着串串香飘来的味道,张扬就很不争气的咽了几下口水,虽然之前他才吃过煎饼果子,但依旧挡不住这诱惑的香味。

    在小吃街拐了一个弯,张扬就指着一间有着落地窗,门口放着一座青铜立人像的网吧,说道:“诺,就这儿。”

    “谢谢啊……嗯?”

    付文行话还没说完,就看着张扬和自己一起走进网吧,“你不是要回学校吗?”

    “今天兼职下班有点早,浪浪。”张扬看了看时间笑了笑,八点过,还能混一两个小时再回去。

    “哦。”

    ……

    在前台登记好后,张扬轻车熟路地坐到了角落的一处。

    这里正好有棵盆栽,能挡住别人的视线,这阵子他被柏双双在jjc虐了那么多把,想偷偷躲起来练练手,指望着有朝一日能咸鱼翻身。

    打开世王,张扬登上了号后,就看到付文行漫无目地走了过来。

    “你不是等人吗?”张扬问道。

    “我等人的人还没来,打电话说让我在这儿先玩会儿。”付文行耸耸肩,看着张扬的屏幕,微微诧异地问道,“你玩世王?”

    “怎么,你也玩?”

    付文行微微点了点头。

    看着这个白净到有些苍白的青年拉开椅子,坐在旁边的机子上,很是熟练的登着号,张扬突然兴起地问道:“你要不要和我solo一把?”

    他这两天都快被柏双双那只狐狸精虐得内分泌失调了,他觉得这小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自己应该打得过,这才想试试手。

    可能是闲着也是闲着,付文行很干脆地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啊,说,“你id叫什么?我邀请你好了。”

    “秋零。”

    “哦。”

    没两秒张扬就看着系统弹出一条solo消息。

    Douglas?

    张扬转头看着付文行,问道:“这是你ID名字?”

    付文行点了点头。

    “嘟嘟嘟……”

    就在这时,张扬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方润之那小子打来的,于是很牛逼哄哄的接了。

    “喂,搞毛?”

    “张老板,你回寝室的时候给俺带俩煎饼果子行不?俺快饿死了。”

    “我靠,你今天不是和漂亮妞去吃烛光晚餐了吗?怎么还惦记着我的煎饼啊,难道漂亮妞也是个见光死?”

    “mlgb的,别说了。”一听张扬这么说,电话那头的方润之就很是郁闷地说:“妞倒是个漂亮妞,不过却是来当僚机的,和我见面的其实是漂亮妞寝室的一个室友,一只长得比我还壮实的霸王龙,你是没看到她吃饭的样子,我特么算是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风卷残云了……”

    有点同情方润之的遭遇后,张扬挂了电话,转头看着已经带好耳机等着自己的付文行,瘦瘦弱弱的样子感觉一拳就可以把他撂倒。

    只是他没看见的是,在他打电话的时间,付文行把自己一身闪着金光的装备全换了下来,带上了和张扬导弹大师一样的白装。

    点了接受solo邀请后,张扬略微沉吟了一下,想了想开口说道:“哥们儿,我能不能提个建议?”

    摘下耳机,付文行奇怪地问道:“什么建议?”

    张扬嘴角一裂,嘿嘿地笑了笑,说:“人的这一生需要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情,无非追求的就是名和利,归根结底,有目标才会有动力……我觉得吧,我们光打比赛没什么意思,这样吧,我想加点彩头。”

    “彩头?什么彩头?”

    “我们赌俩煎饼果子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