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偷学的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1本章字数:3288字

    都说北方的天气和南方是不同的,越到冬天的时候就越能感受的出来。

    北方吹来的冷风是物理伤害,穿多一点就可以了,南方的冷风是魔法伤害,物抗再多也没用,这话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

    不过,北方和南方的气候是这样,却没有人怎么总结过西南地区的气候。

    西南地区快要入冬的时候,刮来的风不是冷而是阴嗖嗖的,带来的是那种无法阻挡寒气。

    物理伤害叠护甲,魔法伤害加法抗,而西南地区的风带来的是真伤。

    冬天伸出十指站在户外亲身感受一下才会明白,这种阴风表面上没什么一样,但随后却会冻到骨子里去,就跟游戏里的那个延迟伤害似的,当时没什么,但过几秒就能看到持续掉血了。

    从教学楼抱着一摞书回来的张扬已经翻箱倒柜的把大棉衣给穿上了,但貌似还是有点遭不住的样子,一回到寝室就跺了跺脚。

    抬头看了看寝室里挂着的那台空调,也不知道还不能不能用,他打算什么时候试试。

    一扭头,他就看到方润之缩在窗户的电脑前,旁边还有一只自己不认识的牲口,两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在前几天的时候,煎饼摊的郑大叔就已经回来了,但张扬的打工却并没有到此结束。

    郑大叔一回来,连行李都没放就兴冲冲去小吃街看望了一下张扬。

    然后就看到张扬在经过一个星期实战后,烙煎饼的手艺简直进步神速,就大呼称赞。

    就跟古代那种快嗝屁了又没有弟子的绝世武林老高手似的,一下就看到了张扬这个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

    郑大叔对张扬的进步很是吃惊不说,随后尝了一口更是两眼放光,啧啧,做出来的煎饼果子都快赶上自己了。于是郑大叔一下就拉住张扬的手不放,像是了结了什么心愿似的,郑重说道:“这位同学,我看你骨骼惊奇,是块做生意的料,我的鸿图霸业以后就托付给你了。”

    “说人话。”

    “你要不要继续在我的煎饼摊做兼职?”

    张扬考虑都没考虑一下就点头同意了,毕竟郑叔给他开的工资还是很可观的,而且为人又爽快,还能有免费的煎饼吃。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个胸部特别大的漂亮女儿。

    所以现在张扬只要是没课,基本每天下午他都会去小吃街帮帮忙。

    但就在昨天下午,张扬在煎饼摊忙活的时候,猛然察觉到小吃街似乎比往常要热闹了许多,对面的一家复印店进进出出,看着那些抱着一摞又一摞资料来打印复印的人,站在煎饼摊前的他这时才忽然意识到,貌似……这学期快要结束了啊。

    期末,对于千万学子们来说一个沉重的词语,是每个人在学生时代都逃不过的一道坎。

    半年的努力,付出的辛勤,几家欢喜几家愁就看考试那几天发挥的怎么样了。

    至于怎么个发挥呢,那就又要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什么小纸条啊,写手上啊,带瓶水写标签上啊……这些常见的套路太多太多了。据说去年建筑系有位胸部特别丰满的学姐,考试的时候把纸条压在两腿间的凳子上,结果一低头却被自己深深的事业线阻挡了自己的未来。后来还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的原因,被监考老师当场捉了个现行。学姐当时就很是不服气的说,我凭自己本事做的弊,你们凭什么逮我!

    而这学期基本啥正事也没干,上课也是隔三差五的去的张扬,自然不可能跟学姐一样,所以还是打算在最后关头努力一下,不求考得多好只求不挂红灯就行了。

    正所谓五十九分白费,六十一分浪费,临时抱佛脚你还是要去抱一下吧。

    “你们在干嘛?”

    抱着一摞复习书回来打算复习的张扬,很是好奇朝电脑前的两人凑了凑。

    “你回来啦。”

    转过头来,方润之眉开眼笑的,显然心情很是不错,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系上的师兄stud,和我一样也是建筑系世王战队的,他偷偷搞从老王那里搞了一份期末复习资料,结果弄错了发现是我们这一届的复习题,又不能还回去,索性就便宜我们啦。”

    老王是带张扬他们这一届的辅导员,学生们平时都老王老王的喊,但其实老王比张扬他们这些学生大不了多少岁,三十来岁出头的一个,也是C大毕业的研究生,毕业后就直接留在了本校,虽然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人际关系还不错,在学生中也混得挺开的。

    “卧槽,有这种好事?”

    听方润之这么一说,张扬就急忙伸了个脑袋往前一凑,然后看见寝室里的那台光板板的电脑上插了个U盘,正在拷贝着什么。

    几秒钟后,方润之就笑着点了一下U盘的弹出设备,对stud说:“师兄帮大忙了,走,晚上我请客一起去搓一顿。”

    “不了。”stud摆摆手,说:“我等下还要再去找找老王,毕竟便宜了你们,但我的复习题还没弄到。对了,你们可别泄露出去说是我把题拷给你们的啊。”

    得了便宜的张扬和方润之就立刻点点头,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

    一转头看到屏幕上的弹出一个小窗口被告知U盘无法正常退出的消息,stud果断拔出,嘴里念叨着:“mlgb的,按程序来是给你面子,还不识好歹了……”

    看着stud转身很是豪放的挥了挥手走出寝室,有了期末复习题做后盾的张扬,心里的大石头一下就落到地上,顺手就把手里抱着的书扔到了地上。

    去你奶奶的!

    这两天光是力学题就看得他头都大了,心力交瘁,要是拿个体重秤来称一下怕是都掉了两斤肉。

    得到解放后的张扬大摇大摆地拉过小板凳一屁股就坐在电脑前,和方润之大概浏览了一下复习题,然后就很是悠闲地登录了世王。

    最近几天柏双双那只狐狸精都没来找他,他觉得自己可以趁这段时间来练练手,等下次柏双双再找他solo的时候一定给她一个Surprise,要让她知道自己可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至少是个硬柿子,还能反抗一下……

    登上账号,张扬就直接进了竞技场,点开了人机。

    方润之原本很是有兴致想看张扬打两把的,结果凑了上来一看张扬打的是人机后说了句我靠,然后就缩到一边玩手机去了。

    因为像人机solo这种电脑控制的NPC,你只要操作的不是太脑残,十有八九都能赢。

    一般都是拿来练角色技能、新打法、连招什么的,自然也就没什么看头。

    从柏双双那里抢来的超稀有大炮管,张扬还一直扔在仓库里,到现在还没做出件像样的武器来,一个主要是材料不够另一个是没时间,最近天天忙着烙煎饼去了。

    倒是张扬现在的枪法,在打人机的时候还是蛮准的,感觉一来,基本上能枪枪爆头。

    比如这场一开始,张扬就直接爆头了一个元素法师,然后躲在角落看见一个圣骑士摸了过来,扛着枪管又一阵突突突干掉了第二个。

    这种练手的人机不计算分的,死了能无限复活,可以让你打爽为止。

    连续解决了几个NPC后,张扬看着电脑随机复活了一个枪炮师,就直接操作着自己的导弹大师跳了出去,两个adc就扭打在一起,开始了肉搏。

    电脑毕竟是电脑,像这种即时性的游戏控制的角色基本就只有那么几个套路,远不如真人操作那么灵活。

    很快,枪炮师也倒在了张扬的脚下,看着挂掉的枪炮师,张扬就换上了刺刀枪开始鞭尸了。

    “我靠,张扬你是变态吗?连电脑的NPC都要虐。”

    看着张扬极其惨无人道的鞭完尸又切换成枪突突突的虐着早就挂掉的NPC,方润之简直觉得他太变态了,内心已经极度扭曲了。

    放开那个已经挂了不能再挂的枪炮师,张扬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就跟干死的柏双双的Queen一样,然后又很是凶残的冲上去干翻了一个狂战士。

    “咦?张扬你这步伐……有点拽啊,从哪儿学的?”方润之看着张扬的导弹大师踩着飘忽飘忽的步子,横冲直撞,一下就很是好奇问道。

    “上次在网吧跟一个牛逼高手打了几把,学的。”张扬顿了顿,说道:“只不过是偷学的。”

    此时要是付文行在这里看到了,肯定会忍不住大吃一惊。

    之前付文行在友谊网吧就是用这个操作血虐的张扬,现在居然被偷师了。

    虽然张扬这一手还没有完全展现付文行原本的操作,但也学的差不多有五六分像了,最重要的是付文行根本没有教过张扬,这是张扬和付文行打了几把后自己摸索出来的!

    这是什么概念?

    这就相当于一个武林高手在行走江湖的时候展露了一手绝学,然后被一个看热闹的野小子给看会了,还能依葫芦画瓢的使出来!这怎么不让人惊讶?

    看着张扬几枪又干掉了一个NPC后,方润之终于忍不住提议道:“张扬你这样虐电脑是不对的,你肯定是心里积累了压力,要不等会儿咱俩出去喝两杯,放松一下?”

    最近方润之看了一篇新闻报道,说是一大学生因为生活压力太大导致发疯,捅了室友两刀,他怕张扬也发疯了,然后今天晚上月亮一出来就狂化了,跑过来捅自己两刀。

    拿着枪突突掉一个NPC后,张扬也觉得自己这样虐电脑似乎有点不太好,想了想,自己这样好像真的有点太暴力了。

    也许自己是被柏双双那只狐狸精欺压的太久了,又加上快期末的原因,张扬的确挺压抑的,所以导致这两天内分泌有点失调,是该放松一下了,于是就点头同意了方润之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