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谁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呀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1本章字数:3113字

    C市一月份的天气除了让人感觉很像是个流氓外,冻手冻脚的,同时还像个渣男,让人的心也拔凉拔凉的。至于原因嘛,没有其他,只是单纯的因为期末考试来了而已。

    ******

    “下雨了?”

    伴着一阵寒风带走几片枯黄的落叶,张扬站在实验楼前,伸出一只手抬头望了望天空,轻柔柔的飘下来一丝丝牛毛样的细雨。

    这种细雨要是放在春天,肯定会被那些闲的蛋疼的诗人大做文章,顺带吟上两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装装文艺,但在这越来越冷的鬼天气,别说下雨了怕是吹阵风都会抱怨两句,也只有方润之这种自带一层厚脂肪的死胖子会有闲心叨念两句装下小清新了。

    “叶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是脱落酸。”

    “靠,张扬你别这么煞风景好吧。”

    方润之推了推眼镜,很是有那么一丝知识分子的范儿,不过兜里的小抄却暴露他是个学渣的事实。

    “对了,张扬你说,为什么临近考试就会这么冷?”

    张扬翻了个白眼,“一,揭示了故事的发生背景。二,营造了一种悲凉的气氛。三,奠定了悲伤的感情基调,暗示了主人公悲惨的命运。四,批判了丑陋的社会环境。五,为主人公来年的重修埋下伏笔……”

    方润之:“……”

    其实张扬和方润之都那种脑袋挺灵光的人,但两人却偏偏都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一天到晚尽想着投机倒把的事情了。他们两个只要平时稍微认真一点,期末考个六七十分还是很容易的。但两个人好死不死就喜欢浪,非要等到学期结束前一个星期才开始去突击一下书本。而这次期末又入手了复习题,张扬和方润之就更是没把考试放在眼里了。在考试的前两天,两人才慢悠悠的开始做着小抄,反正他们对奖学金什么的又没有追求,考试能过就行了呗。

    而柏双双情况也差不多。

    柏双双属于是那种平时拼命玩,考试前才会拼命恶补的女孩儿。虽然她也有期末复习题,不过她却不会学张扬去做小抄,而是在考试前两天死命的反复刷复习题,直到自己强行能背下来了为止。

    另一头的唐诗则是属于那种平时认真,考试前更认真,拿奖着学金的三好学生,这种类型的乖宝宝女孩儿自然很受老师们的喜爱,即便考试没过,老师怕是也会打过的。

    至于陈拂晓嘛,呵呵,一个另类。学什么基本都是一点就通,学院的导师甚至觉得陈拂晓是不是不用来上课了都可以。买两本教材就在寝室自己看看说不定都能学的比某些人都要好,比如柏双双啊,柏双双啊,还有柏双双啊……

    ……

    建筑系和外语系第一门考试考的都是毛概,不是专业课。这门课又是同一个老师教的,所以两个系的学生就混杂在一起考了。

    毛概这门课是你怎么背也记不全的课,也是唯一能发挥广大学子丰富想象力的课,但只要不往上面填歌词,考试填满了并且答案不是太离谱一般基本就能过了。

    教这门课的李老头儿是个挺认真的教授,脾气和建筑系的铁包公差不多,都是属于作风严谨的那一类。

    但李老头儿和铁包公不一样的是,李老头儿虽然平时很认真,但对期末考试放的很是宽松,你只要答题能挨着边基本都会给你分,甚至有些牲口只考了五十来分也会直接给过。毕竟C大的补考还是挺贵的,挂了重修的话要好几大百一科,一大把年纪了的李老头儿还是挺不忍心学生们补考的。

    但因为前两天发生了一件事情的关系,柏双双觉得自己就算考了五十九点九分,李老头儿都不会看在自己娇嫩欲滴的情况下对自己网开一面的。

    起因是上次在李老头儿的课堂上有道题要做笔记。题的大概意思是说抗战时期,小鬼子们勾结伪军,对当时的八路军的产生了怎样的阻挠,让同学们写下感受。然后李老头儿就点到柏双双上去写板书,李老头儿念一句柏双双写一句,念道小鬼子和伪军一起狼狈为奸的时候,柏双双也不知道怎么的,脑袋一抽,写了个狼被围奸……

    不会写成语没有关系,但你可以问啊。于是作风严谨的李老头儿就让柏双双在课后留下,帮自己把老厚一摞的课本抱去下个教室,算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而正好那天下过雨,路有点滑,前面走着的李老头儿不小心一下就摔倒了,柏双双一看就赶紧跑过去想扶一把,结果手里老厚的课本挡住了视线,脚下一滑,把李老头儿踹的更远了……两人就算是结下了梁子。

    在考试前的头一天,柏双双晚上花了很大一番功夫去背复习题。

    可当她现在坐在教室里,试卷拿到手上后还是有些懵了。

    辛辛苦苦一晚上一觉回到解放前,背的答案要么就是记不全了要么就是背窜了。

    再看卷子上的那些简答题,哪里是简答题了,根本就是写作文嘛,一面就只有两个问,剩下的空白页全让你自己写。柏双双甚至觉得让她开卷未必都能把空白处填满,这尼玛要能考六十分就怪了,而且更何况柏双双在这门课很多时候都是从前门进去在李老头儿面前晃一圈,小小的露了一下面之后就又从后门偷偷溜了出去。

    坐在教室里,离交卷时间没剩下多少的时候,柏双双趴在桌子上一脸纠结,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尽可能的把空白处填满,只是那些单选题和多选就实在没敢下手了。万般无奈地转过头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的陈拂晓,柏双双就更是痛苦,那小姑娘写得正爽的,笔在考卷上唰唰唰的,柏双双心里羡慕的要死,只恨自己没学好,想死的心都有了。

    柏双双偷偷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监考老师,忍不住小声地朝陈拂晓说道:“晓晓,给我瞄一下。”

    等了一两秒,柏双双见陈拂晓没反应,于是又说了一遍,然后看着依旧埋着头背对着自己的陈拂晓,柏双双以为她还是没听见,悄悄地把声音抬高了一点,又说了一遍,最后陈拂晓很不耐烦了“喵”了一声。

    柏双双:“……”

    教室里的广播铃声叮铃叮铃一响。

    陈拂晓就起身提前去交试卷了,然后很快又回到座位上整理东西。

    瞄了监考老师一眼,陈拂晓飞快地扔了一个小纸团在柏双双的桌上,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就离开了。趁着监考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柏双双偷偷地展开小纸团,瞬间一股巨大的幸福迎面扑来,上面居然密密麻麻写着整张卷子的答案。

    考完毛概,死里逃生的柏双双走出教室,看着靠在门口围着条淡蓝色的针织围巾的陈拂晓还在等着自己,一张俏脸冻得红彤彤的,于是一下就扑了上去,说了句晓晓同学你真好,然后就拉着陈拂晓朝万达广场奔去,打算热烈庆祝一下。

    不得不说,柏双双今天穿的挺吸人眼球的,花边小裙子配上保暖的打底-裤,兔绒线衣外面套着件画着皮卡丘的小马甲,可爱的同时又完美的展示了小蛮腰的曲线,很是动人。

    两人走进广场下一家麦劳劳的时候,店里面坐着的一个小青年就忍住不朝他身边的一个女孩搭话,说:“诶诶,你看内腰……”话没说完就突然惊觉到女孩儿的满脸不爽,急忙改口道:“内妖精!这么冷的天穿的这么不堪入目,冻死她丫的活该……”

    心情飞扬的柏双双,一口气请陈拂晓吃了三盒薯条和两个慕斯蛋糕一个汉堡一个圣代,两人在撑得欲死欲仙后又去逛了会儿商场。

    看着围着围巾的陈拂晓,柏双双就觉得她好有好有那种出演晨间剧里的女主的感觉,然后就跑到商场的服装区选了一条很是骚气的粉红色围巾,围在脖子上,在原地转了个圈,朝陈拂晓娇声娇气地问道:“晓晓同学,谁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呀?”

    陈拂晓一愣,说:“……消防员?”

    柏双双说了个靠,悻悻地放下围巾后,又拉着陈拂晓去了化妆品区。

    C市的冬天还是挺干燥的,前几天她的柔肤水就用完了,这几天出门全都是抹的陈拂晓的柔肤水,惹得陈拂晓老翻白眼。

    兴致勃勃地逛了两三个小时后,两个姑娘这才从走商场里走了出来。

    一出玻璃门,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柏双双就打了个寒颤。

    早上飘着地一点毛毛雨虽然早就停了,但在商场里开着的空调和室外形成的反差还是让出来的她感到巨冷。

    陈拂晓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早上出门的时候都让她多穿一点了可就是不听,非要穿显身材的小马甲,还说这两天不穿,等再过几天更冷了就更没机会穿了,要风度不要温度的。

    两人在站台等公交的时候,柏双双就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冻得瑟瑟发抖。

    旁边一大妈似乎很不忍心似的,就走过来问道,“闺女,你冷不?”于是柏双双就很可怜兮兮的点点头,说了句冷。大妈走了几步回过头来说,“哼!狐狸精,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