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开局团?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2本章字数:3013字

    在C大金融系实验楼的机房里,前排十来台机子上坐着七八只牲口,屏幕上正是jjc的地图场景。

    虽然金融系机房的环境看起来不如建筑系的机房好,甚至很多机子都是破烂无比的,红线绿线交杂在一起,还有些还装得是老掉牙的XP系统,但金融系机房的网速却是杠杠的,很多牲口都喜欢带着自己的笔记本来这里蹭网。

    此时,机房的铁门被关的紧紧的。

    门上贴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战术讨论中,外人谢绝入内。”

    金融系的世王战队和建筑系的世王战队一样,都是拿的系上的机房来做老窝。

    本来系上对他们这种霸占公共财产的行为还有点不满的,但随着今年金融系系队一举夺冠,系上的领导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而还给机房添了十台崭新的好机子。

    现在这十台新机子前,有七台都坐着人。

    耗子留着一下巴的唏嘘胡渣,坐在头把位上。

    顶着个黑眼圈,耗子转过身来伸了个懒腰后,朝身后一个神情冷傲的男生笑了笑,说道:“呵呵,Fly这小子终究还是嫩了点。”

    苏傲没有回话。

    金融系和化工院打比赛的时候,苏傲就被耗子拉来了,说是助助威。

    苏傲没有留校,但他买的回去的车票是明天的,所以上午就考完试的他没有什么事做,也就没有拒绝。

    和林长安猜的差不多,耗子的身后的确是有苏傲在指点,金融系和化工院的第一把比赛也就赢得没什么悬念。

    在耗子旁边,一只刘海挑染成了一缕黄毛的牲口转过头来,看了看苏傲又看了看耗子,说道:“老大,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耗子很是不以为然地说:“哪里不太好了?”

    “Fly他们化工院本来就挺弱鸡的,我觉得再叫苏傲指点两下,就跟在幼稚园屠幼似的,杀得一点快感都没。”

    听一缕黄毛这么一说,耗子想了想刚才的比赛,貌似觉得他说的有那么点道理,这么欺负小朋友的确是有点不好的,于是就摆了摆手,让苏傲第二场只看不说话了。

    于是很快,双方人马再次组队,发起挑战。

    友谊网吧。

    第二场比赛开始的时候,林长安看着Fly的那个队长别开枪的账号一进游戏选了个导弹大师,就愣了愣,说:“你不是玩的是冒险家吗?怎么选个adc啊?”

    Fly扬了扬分分头,说:“我已经改玩导弹大师好一阵子了。”

    听他这么一说,林长安就更是不解了,很是诧异地问道:“你冒险家玩的好好的,换导弹大师干嘛?”

    Fly解释说:“前一阵子,我路过磨子桥的时候,桥下有个算命的老头儿,说我身上有皇甫礼的气质,玩导弹大师准儿没错,然后我回来就把皇甫礼的比赛视频看了两遍,一琢磨,觉得老头儿说的太对了,于是就改玩导弹大师了。”

    林长安听完就很是无语,现在算命的还挺与时俱进的啊,连皇甫礼都知道。

    倒是旁边的一只牲口听到Fly的话,一下就转过头来,说道:“你说的是不是天桥下那个挂着一个半神仙牌子的白胡子老头儿啊?”

    Fly很是惊讶地点点头,说:“是啊。你也知道他啊?”

    然后那只牲口就很是诚恳说:“那算命老头儿算的真的挺准的。前两天我和一哥们儿也路过磨子桥,那老头儿一下就说我哥们儿有血光之灾,我哥们儿自然不信,结果刚走过磨子桥路口的时候,一辆mini在大晴天开着雨刮器突然就转弯把我哥们儿给撞了。开车的是一个挺漂亮的妹子,还好当时车速不快,只擦破一点皮,我哥们儿刚好流了一点血。”然后那牲口接着说道:“对了,你们也要注意了啊,以后在大白天又没下雨的时候,又看见女司机在路口开着雨刮器,她这是要转弯了。”

    林长安和Fly说了声我靠后,就看见屏幕上的比赛开始了。

    于是一群人立马就聚精会神地看着游戏了。

    随机到的地图是荒野大沙漠。

    Fly一看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荒野大沙漠这张地图是对法师和adc还有刺客这类职业很不利于发挥,中间一片绿洲,四周全是黄灿灿的沙子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简直是战士系和格斗系这种皮厚耐操的天堂了,开个大跳到后排能直接把对方的脆皮杀得鬼哭狼嚎。

    Fly有点郁闷了,他原来的冒险家就属于格斗系的,而现在玩的却是导弹大师。

    操作着导弹大师,Fly在林长安的指点下,缩在一个圣骑士后面,毕竟他这个adc还是很脆的,切他就跟切瓜似的,手起刀落一下就没了。

    另一边金融系的机房里。

    耗子一看到随机到荒野大沙漠的时候,马上就傻眼了,他现在比Fly还要郁闷。

    因为这张地图根本就是针对盗贼这种刺客的存在,像他这种隐身的职业,在这种光秃秃的沙漠根本就没什么用,完全是送菜,开个隐身搞偷袭怕是还没跑到人家面前CD就到时间了。

    不过转念一想,Fly一伙人都打的挺差的,说不定自己不隐身都能干翻他们,耗子点点头自我安慰道。

    绿洲在沙漠的中央。

    两边人进游戏的时候是在地图的边缘,各占一角。

    7v7的团赛不像solo,一人五条命。

    7v7每人只有一次机会,挂了就挂了,没法复活的。

    一阵风吹过,卷起沙尘。

    Fly和耗子两个队长各自带着人,直端端地就朝绿洲奔去。

    因为这张地图的五根柱子都是在绿洲的里面。

    竞技场里什么最重要?分数最重要。分数哪里来?除了人头只有柱子了。

    绿洲就那么大一块,五根柱子五十分,也就是说谁占领了绿洲谁就基本把半边江山都囊括在腰包里了。

    “那个忍者在干吗?跟着大部队一起走啊。”林长安突然出声道。

    旁边的旁边的位子上,一个玩忍者的牲口本来是要离队的,刺客探路是基本的开局,但听见林长安这么一说就愣了愣。

    然后又听到林长安说:“荒野大沙漠的,你就别探路了,再说了你们分散走我顾不过来,还是开局团吧。”

    Fly一伙人顿时就吓了一跳,说:“开局团?”

    林长安说:“开局团你们不懂?”

    Fly他们都是竞技场的老鸟了,当然知道开局团是什么,可这样做的结果是要放弃柱子的分数,而且要想开局团需要队伍之间配合得当,战士能抗输出能打牧师会加血,像Fly他们这些瞎几把乱冲乱打的,怕是只会被人一波带走。虽然一伙人觉得开局团有点悬,但校队的林长安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好听从着指挥,毕竟对面有苏傲这个新生猛男在,靠他们想打赢,就跟去彩票站买了一张两块的刮刮乐,指望能暴富一样困难。

    于是,化工学院的一伙人就乌拉哇啦的聚成一团冲了过去。

    本来金融系的耗子都快要跑到了绿洲了,但还没等他打探了一番,就看到对面七个人缩成一团,风风火火地冲了来。

    耗子掉头走跑,退到自家队伍的地方,招呼着一缕黄毛他们也缩成一团。

    开局团就开局团,谁怕谁啊。

    这么一想的耗子,就让队伍里的两个战士冲前排,自己和剩下的人紧跟其后。

    顿时,十四个人就碰撞在一起,跟大乱斗似的,什么火球、炮弹、箭矢、冰咆哮这些技能漫天飞舞,两边的肉各自扛着伤害,后排奶妈不停加血,中坚力量只管输出。

    “卧槽,你一个ADC打团跑那么快,去参加葬礼啊。”见Fly一马当先冲在前面,林长安就能理解他们第一把为什么会输了,于是连忙指挥道:“大酒祭不要怕,来个肉顶着,上去给那个盗贼交个虚弱,持续伤害的那种。牛头勇士叠个护甲,上去把对面圣光天使切了,导弹大师打下掩护。”

    Fly一听到林长安叫自己,就很是自信的说了声好嘞,然后操作导弹大师缩在牛头勇士后面,帮忙打着掩护。

    几秒钟后……

    “我靠,你往哪儿开炮呢?这也叫打掩护?你这是打酱油吧你。”林长安站在Fly后面一下子就叫了出来。

    Fly这枪靶子简直没谁了,不求你打得有多准但怎么着你好歹也起点作用吧,十四个人混战成一团,林长安觉得就算自己闭着眼睛一阵突突突都能随便打中一两个,这就跟做英语考试的选择题一样,就算再怎么不会,但全部乱填也能蒙对几个吧,但此时的Fly的神之枪法居然完美的避开了所有人。

    “卧槽,大哥,买彩票也没你这手气吧。”

    林长安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还算命呢,还半神仙呢,还皇甫礼呢,人家是指哪儿打哪儿,你是指哪儿避哪儿吧。

    “哈哈,意外意外。”Fly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尴尬地笑了笑后,做出一副很是认真的表情,瞄准了好一阵子,再次扛着炮管一发重弹轰出。

    Miss……

    林长安:“……”